recently

倒數十天就要前往一個未曾拜訪過的山中小國(?),算是有點慌有點怕,但認真說起來成分還是太低,十天的距離對我來說還是有點太遙遠,構不成甚麼認真緊張的原因。

從台北運回來的幾箱行李衣物甚至還沒整理罷就要去下一個地點的感覺。(事實也是)


今天上完倒數第二堂家教之後,家教媽媽給了我一盤蛋糕,他家小妹也端著蛋糕跑來我旁邊一起吃,好可愛 ❤ 還問我好不好吃,都不怕姊姊把你拐回家(扭動

說起來我最近真的是對小蘿莉沒有絲毫的抵抗力,上回去奶媽家的時候也忍不住對她家長孫女上下其手(?),超可愛,穿著小白洋裝就像個小洋娃娃,今年才剛上小學一年級。道別前還同意給我抱抱,約好我從日本回來之後再來找她玩 ❤,但我真的太欠缺鍛鍊了,差點抱不起來(扶額)。


看到李新增了一堆new friends,算是有點五味雜陳。And還有一些上兩屆學姊的舊識,說了甚麼話都要在那邊鬧他,算有點不爽。但就這樣,新環境,新人,總是會以你看不清的速率汰換掉一些東西。(但很多還是汰換不了的吧)

說起來台大也開學了,看到維倡啊淨淳啊發文,我才意識到總是撐著一定的淡漠面具的自己,也是會覺得想念的啊。我們可能再也沒有機會坐在同個教室,抱怨同一堂廢課,下次見面又是會在甚麼時候呢?

如今想來才格外傷感,我好想你們。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