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5/2017 金澤第三天】 【相見甚歡】

【今日行程】

8:15 搭學校安排的計程車前往金澤高中 (費用已包含在計畫中)

8:40~12:35 討論到目前的觀察、處理瑣事、養精蓄銳

12:35~13:25 和金澤高中學生一起用餐、交流

13:50~15:00 搭車回Guest House下榻處,稍作休息

15:00~17:30 和日本學伴討論教案

17:30~20:00 到金澤大學cafeteria 吃晚餐,在樓下的便利商店購物

【千樹萬樹梨花開】8:15 搭學校安排的計程車前往金澤高中

今天早上大家都很準時的在8:15分上車。日本人討厭遲到,我們都不敢大意,特別在時間的掌握上格外小心。司機先生送我們前往金澤高中,雪花堆積成的銀白世界,對來自南國的我們來說,格外動人,看多久都不嫌膩。大家在車上說說笑笑,討論著這幾天的行程和有趣的事,好不愜意。

【垃圾分類要做好】8:40~12:35 討論到目前的觀察、處理瑣事、養精蓄銳

早上的行程較為輕鬆。我們坐在討論室裡休息聊天,並在老師進來時,向接待的老師處理一些瑣事。Maki sensei通知我們關於明天Taiwan Hour的流程與題目。今年的題目範圍頗為艱澀,主要以food crisis為主題,幾乎像模擬聯合國的程度,讓我們有些不解這和Taiwan的關聯是什麼。其中有什麼關竅原因,我們也不得而知。深諳日本文化的Chloe姊說,日本人處理事情習慣負責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不見得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事情全貌,雖然有時讓人摸不著頭緒,但也是極致分工化的展現。

一位女英文老師給了我們兩個垃圾桶,告訴我們垃圾分類的方式。日本不回收紙,在分類上,紅色是可燃垃圾,藍色是鐵罐,黃色是PET bottle,和台灣分類細緻而最後大家都亂丟的狀況,頗為不同。

多德老師也到達和我們一起討論事情。他和我們分享了金澤的許多觀光景點和交通方式,也和我們聊到台日文化上的種種不同之處。他幽默的談話方式讓討論室裡平添不少笑聲。在知道我們來這裡較少吃水果的情況下,出去又進來後,手上多了兩袋橘子和一盒巧克力,要和我們分享。真的非常窩心!

【午餐時間─social time】12:35~13:25 和金澤高中學生一起用餐、交流

和學生一起用餐交流是計劃裡的行程,也是計畫裡的一部分。我們的午餐費用已經包含在其中,因此不用自己花費,統一由學校準備。今天我們由兩位一年B班的學生帶領著,前往他們班和學生一起用餐。和學生一起用餐是一種既緊張又興奮的經驗。緊張的地方在於怕沒有話題,場面尷尬冷清,興奮的部分在於能和學生真正近距離接觸,非常新鮮。

和日本學生接觸時,一些萬用的話題永遠不過時。台灣文化、日本連續劇、金澤推薦景點、台日高中生活、社團經驗、娛樂影視等,皆是可以聊的話題,學生會特別投入。只是針對學生反應和程度,可以適度放慢速度。六個師大學生和六組同學一起吃飯,教室裡不時穿插著笑聲、交談聲。其實和學生的互動狀況,一定會和有些學生特別熱絡,有些較為害羞,都是正常現象,不需要因為場面好像冷下來了,就心有罣礙。只要心態保持開放正向、積極和學生互動、考慮學生語言能力,其實日本高中生的積極活潑、尊師重道的表現,都可圈可點。

學生對我們豐盛的便當似乎非常感興趣,在打開便當盒時流露出「哇!」的神色。在和學生用餐互動時,也可以找找看哪一些人是未來在試教時的可用之才。程度較好、較活潑、較願意開口的學生,都是優先考慮的對象。學生對我們頗為好奇,也會主動問我們問題。他們三月有來台灣的參訪行程,也是一個可以切入討論的點。

【相見甚歡】15:00~17:30 和日本學伴討論教案

(出場人物:Marumi, Yusuke, Yoshi, Mariko, Yamamoto sensei)

下午時間,Marumi和我們約在金澤大學cafeteria的地方,並帶我們前往金澤大學內部的討論室。今年的學伴五男兩女,除了前一天見到的Marumi和Mariko以外,我們今天又見到了Yusuke和Yoshi兩個男生。大家見面寒暄一下之後,我們送上禮物(吸水杯墊、春聯、面膜、佳德鳳梨酥)。接著大家將桌子排成面對面的形式,開始一個一個自我介紹。今年的學伴英文程度佳,對於教學的熱忱也頗為足夠。對於我們提出的一些想法,能直接給予回應與想法,這點我們感到非常慶幸。金澤大學現在差不多接近期末考,學生壓力可能不小,能這樣參與,實在是非常不容易。而第三週兩天試教的時程,學伴們第二天都不行,只有第一天能協助,因此我們也必須將學伴的狀況納入考量。今天的討論狀況還算容易。Yusuke是international study學系的學生,可能對於成為老師這件事還在初步的階段,因此提供的意見想法就為有限。Marumi、Mariko和Yoshi對於教學的想法較有自己的見解,也能很直接的給予我們想法和回饋。

我們初步將教學內容選定在p172–175,主要以reading的部分為主。教學流程討論初步如下:

Warm-up (I think a friend is like (a) ________________ to me, because…)

Bringing up core vocabulary

Reading strategies (skimming, scanning…)

An activity related to the topic (friendship)

在這些架構之下,我們再討論細部的流程和活動。Yamamoto sensei對於我們的warm-up活動設計(讓學生以譬喻友情展開思考)似乎有些意見,認為objective不夠明顯,且一開始就讓學生練習creative thinking似乎並非日本學生的強項。此外,活動長度也是可議之處。

我發現金澤大學English education的訓練方式和師大稍有不同,對於學生成為老師的分流也不太一樣。他們比較傾向先進入「教育系」之後,再選擇未來任教科目,因此對於該科的能力掌握的成熟度可能也較晚,不像台灣教育體制在大學一入學便有所篩選,然後再篩選成為老師的人才。可能是因為Mariko和Narumi都還只是大三的學生,教學經驗還需要時間體會,因此再詢問觀課經驗、教學經驗、學生反應等問題時,他們的回應仍不夠清楚。(應該不是日本人文化上的優柔所致)但他們的用心和謙虛,是讓大家這次討論教案順利愉快的原因之一。

【後記】

討論完教案,Chloe姐和Cindy跟隨Yamamoto sensei到旅行社處理去京都事宜,而Bob,Aimee,Amy和Carol則和Mariko告別後,回到了Guest House,再和回來的人一起去吃晚餐,結束充實愉快的一天。

這三天的行程,與所接受到的各種待遇,讓我們深深感動日方對我們無微不至的用心。而我們唯一能做也需要做的,就是加倍努力,將這份恩情回饋給高中的學生。我想當老師這件事,除了溫柔敦厚與學養外,「博愛」的精神也是我們必須了解體會的。不只愛自己國家的孩子,也愛國外的孩子;不只為台灣的孩子細心付出,對於日本十六七歲的學生也體貼關懷。人和人之間的交流莫過於此,青春洋溢的生命,不分國界,不分種族,或許都需要我們用一顆溫柔理解的心,去好好的對待與提攜。

By Bob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NTNU Kanazawa’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