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

這是在我開始注意自己月亮星座時注意到的,星座說:

「在他心目中,母親就是值得依靠的大山,永遠是他的最佳後盾。他的內心對母親有極為深刻的聯結,所以如果硬要找出一件會造成他內在恐懼的事情,那就是母親有什麼狀況或與母親間的關係出現變化了。」

小時候,有一次我在朋友面前讓弟弟受傷,這次受傷讓我弟的鼻子一直很脆弱,時節變化就會流鼻血,我媽痛毆了我,對著我大吼:「你就跟你爸一個樣!只會幫著外人欺負自己人!」這句話在我小時候是無法理解的,雖然我是個非常早惠的小孩,雖然三歲才會說完整的對話,但我媽說當我識字後,幾乎有寫字的都可以讓我安靜下來,還自己背下整本三字經,所以我媽對我的期望非常高,但我貪玩、愛交朋友,就跟我那每次從外島回來的老爸一樣,總不把時間留給家裡,那時的我認為,家裡只會約束誰想回家?

我沒想過,我媽這樣的千金小姐嫁到我爸這樣大家庭,生活環伺在我爺爺三妻四妾生下的姑嫂們中,是一件多折磨人心智的事,我爸那邊的女人一個比一個尖銳,我媽卻這樣活了下來,她犧牲了人生中的青春年華,留在鄉下,我渾然不知,只覺得,每次爸爸半年一年回來,總是在大吵,或許就是在那時,在我的觀念裡就此種下「不回家比較好」的種子;隨著年紀漸長,我從那個快活好學的孩子,長成現在這樣,幾場疲憊的愛情後,忽然想起我的媽媽,還有身為女人無法擺脫的憂傷,我仍舊快活地在我選擇的生活中漫遊,但心中卻多了幾塊一碰觸就揚塵的灰暗區塊。

在那區塊中,有一塊是我媽給我的。

我不知道我需不需要穩定的愛情,我從來不去想要去組織我自己的家庭,因為我一直認為我有一個我不想回去、但永遠都在那的家,所以我不需要也不必自己去尋找,任性又隨波逐流,我媽身上有的堅毅在我身上似乎蕩然無存,可我還是我媽的女兒,在我身上有她留給我的記憶,一直在我長大後才越來越意識到,她給了我一個身為女人該有的骨氣,那是只有女人才會有的風範,我真正的叛逆,其實是她給我的,我展現了她不敢展現的那面,離家、追求自己認為的生活,而我則承擔著她沒面對過的生活的孤獨與自我的疏離,其實我跟她是多麼相像。

父親節時,我打給了我爸,我爸總是不厭其煩地跟我說,我最不該忘的是我媽的生日,還有母親節,以前我總認為我跟我爸像,但今年,我卻發現自己對媽媽的牽絆比我爸還深,我跟我爸都欠她好多,我爸欠她的是青春,我欠我媽的,是愛的回饋;我開始會主動給我媽打電話,問她關於外公的事,外婆的事,但她只說,她從沒問過關於父母親的事,大概也是報應所以小孩也都不跟她分享生活中的事,我當下差點哭出來,情人的離去我不哭、工作的失意我不哭,再痛苦再孤獨我都不哭,但只有家人,尤其我媽,她的憤怒、她對我的評價、她的想法…我這輩子再沒看過為了家庭、孩子付出這麼多的人,從古典美人的模樣到現在,幾乎找不到一點影子,只有那雙有個深刻雙眼皮的眼睛,好像還有點餘光…這些都是代價。

我爸給我思想上的自由,但沒有我媽我的肉體卻活不下來。

我也再也打不下去了…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張喬’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