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危機的多角度陰影

委內瑞拉是一個石油輸出國,國家出口的95%利潤都是來自石油,從前是一個富裕國家,連哥倫比亞人都要偷渡到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國家,如今經濟卻崩潰了。

現時民望極底的總統馬杜洛生於左翼家庭,是他的父親工會領導人。而有趣的是,他從政以前, 是一個巴士司機! 後來跟隨父親的腳步,亦成為了工會領袖, 向工友爭取權益。在2013年手在國會大會中勝出,得票率多於50%!但想不到的是,在今天,他提出的公投將提升總統的權力。

馬杜洛承繼前朝查維茲的社會主義,並將至發揚光大,國家主要的收入都來自於售賣石油,在石油價格高企的時候,國富民安。但2016年油價跌至每桶26美元,收入大減,政府於是瘋狂量化寬鬆,通帳率2016年1月的180.9%到今年1月的800%。試想象一下,一年前在香港吃一個McDonald 的超值套餐是HK$24,如果以委內瑞拉現時的通帳率計算,一年後就價錢就是8倍 1。這只是一個估算,而且還未計算其他成本,包括時間的成本,由於現時市面物資短缺,你手中有錢,也不代表可以即時買到,很多人是每天花3、4小時甚至更多去購買糧食。

他們的主食是一款名為粟米麵包(arepas),就像我們吃飯,這是歐洲人未踏足南美洲的土地時,當地土著會準備將粟米磨成粉並做成麵包2,然後夾著蛋沙律、牛油果等不同食物一起吃。在香港,只有兩間哥倫比亞菜,而其中一間較為地記的小店,已經再沒有售賣粟米麵包,但我有幸可以試到Empanadas ,根據餐單上的說明,這也用粟米磨粉做的,口感一流,而且非常可口,難怪他們都排隊幾小時也要買到Harina P.A.N.(當地很出名的玉米粉)。

他們平均一天要吃兩塊粟米麵包,即大約66磅,但以今年的通帳,一人每天只能吃大概33磅的玉米麵包 3,而且他們必須排隊數小時,或者在黑市中徘徊,才能獲得的Harina P.A.N.。而從前的日常必需品,便成為了奢侈品。

今日就已經是公投了,結果往往可以出人意表,但就算最後反對派與現任總統達成任何協議,回歸正常之路仍然很長。

1 https://tradingeconomics.com/venezuela/inflation-cpi

2 http://www.npr.org/sections/thesalt/2017/07/26/538515889/arepas-are-conquering-the-world-but-dying-at-home-in-venezuela

3 http://visionagropecuaria.com/venezolanos-consumen-125-kilos-menos-harina-maiz-precocida-al-a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