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scon 選擇在突尼西亞舉辦無疑有肯定其民主化的意義。

文|OCF

世界數位人權大會現場,開放文化基金會攝。

過去數年隨著科技公司掌握的流量與權力越來越大,以及人工智能等新科技的發展,如何使得這些巨頭以及國家的做法受到合理的問責成了當下全世界所急切思索的關鍵議題。從防火牆、搜尋引擎、海關通關系統等,人們對於新科技快速地運用感到越來越擔憂。

2019 年首度在中東北非地區的突尼西亞舉辦的數位人權大會(Rightscon),便以「在數位時代中堅持人權」為主題,將近三千位來自全世界各地的記者、政策制定者、NGO 工作者、學者等聚集在這三天中密集討論眾多圍繞在數位人權問題的各種議題,總共有超過 450 場工作坊、演講與會議。主辦單位 Access Now 是一個致力於開放自由網路的人權、公共政策、與倡議性之國際非營利組織。自 2009 年成立以來,Access Now 主要關著數位安全、言論自由、隱私、網路歧視、以及商業與人權等政策領域。

值得指出的是,這是數位人權大會第一次選擇在中東北非地區舉辦,賦予了這次大會另外一層意義。2011 年爆發擴及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至今八年過後,只有突尼西亞多少完成了民主化的轉型。利比亞、葉門與敘利亞陷入內戰,埃及政局則大幅倒退回到強人獨裁。 rightscon 選擇在突尼西亞舉辦無疑有肯定其民主化的意義。

另外中東北非地區是當今世上數位人權最為低落的區域之一。根據美國獨立智庫自由之家評分,幾乎所有的中東北非國家都落在網路「不自由」和「部分自由」的區段。作為會議當事國的突尼西亞也有 38 分之多(分數越低越自由)。因此在這次會議當中,有不少場次是關於中東北非國家的數位人權狀況,將焦點帶到這個急需令世人關注的地區。

在這次會議當中,佔據多個議程的是網路言論自由相關的議題,涵蓋了網路監控、假新聞、仇恨言論、斷網與媒體等。在第一天第一場關於中國、俄羅斯、伊朗的網路長城討論會便塞滿了小小會議室。這三個國家分別代表了三種不太ㄧ樣的網路長城作法,中國是建立昂貴的防火長城,並且形成自己獨自的內部網路,伊朗也應用封鎖技術,但並沒有封鎖所有網站建立自己的內網。俄羅斯相對開放,「假裝自己是民主國家」(俄羅斯講者語)但技術上完全可以進行封鎖。如同大會結論所指出,網路監控和審查仍然是數位時代對於人權的最大威脅。大會指出對於資訊流通的限制影響民主參與、教育和創新,甚至會對人命產生危害。


準確的演算法去行銷給每個選民時,我們如何做出理性的判斷?

文|林蓉 — 編輯、刊登|OCF

Rightscon 是個以數位人權、公民科技為主軸的全球性年會,每年在不同的國家舉辦,四天的年會有數百場的工作坊、會議、演講、座談會等,2019 年的地點選定在突尼西亞,一個台灣人非常難拜訪的國家。

我是一個在德國就讀社會所的台灣學生,以年會志工的方式前往突尼西亞參與今年的會議。在我參與的場次中,多數都是關於人工智慧以及演算法如何迅速深入到生活當中,以及如何影響我們的日常。

其中一個場次中,一個致力於推動演算法透明化的組織 Algorithms Watch 提出他們對於演算法在大量資料的訓練下所做出非常「準確的」預測,將如何犧牲掉我們的隱私與自由。例如在失業補助的發放基準與人才招募的過程中,當演算法逐漸取代人為的判斷,所帶來的歧視與壓迫將是前所未見的。這將不只是有膚色、性別、族群、社會階級等參數,演算法更能精確預測此人是否會參與工會、是否有可能有精神疾病/未來有精神疾病,是否可能會懷孕生子等,將在招募過程中更加強化職場上的不平等。他們更舉例說明,目前越來越多的歐洲政府開始引進「自動化」的決策系統去分配社會福利資源,例如丹麥正在建置的「自動化社會問題預防系統」,結合稅收資料、犯罪紀錄、學校與醫院等資料去提前發現「有問題」的父母。「社會信用體系」不只是中國的原創,更是世界各地的現實。

不少場次中,隱私權、資料被企業與政府濫用是常見的主題,然而討論的層次已經不再只是鼓吹大家拒絕使用社交網站與軟體,而是如何推動政策上的有效管制。歐盟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是目前號稱最嚴的個資法規,除了更完整的用戶知情權,更明確規範了被遺忘權(用戶可要求企業刪除其資料)、資料可攜權(用戶可將資料攜帶至不同裝置)等權利,只要客戶或企業中有歐盟公民、提供歐盟境內服務與商品就都在 GDPR 的管轄範圍內。然而,這樣的隱私規範是不是就足夠,以及如何保障歐盟以外的人的隱私,仍然是一段長遠的路要走。

g0v.news 拍攝

在另一場次中,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社會學教授 Zeynep Tufekci 更是在會議中提出「資料即汙染」(data is pollution)的概念,主張人們看待資料、隱私的方式應該像對待環境議題一樣,這不再只是個人不用社交媒體這種抵制方式,而是政府應該積極介入、限制資料濫用行為。如今每個人都提供了大量的資料給 Google、Facebook 等大企業,只要機器接收到你的好友名單,就可以準確的判斷你的政治傾向、商品偏好、個人特質等資訊;而這些氾濫的資料將讓全面性的監控、操弄更加容易,因此政府與機構必須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最後一天,Tactical Tech 組織提供了詳細的資訊,探討資料如何成為各國選戰行銷非常重要的工具。在世界各地選戰行銷逐漸發展成一個產業,這些公司透過網路上各種測驗與活動蒐羅使用者在社交網站上的資訊,進而提供個人化的選舉廣告,懷孕中的女性看到的候選人廣告有關生育,同一候選人左派與右派選民看到的廣告將完全不同。Tactical Tech 亦提到台灣的案例,柯文哲2014年的市長選舉便曾與新加坡選舉行銷公司 AutoPolitic 合作,該公司以數據分析結果建議柯文哲去刺青店拍攝廣告能夠最有效擴大年輕族群選票,而這果然成為柯文哲的選戰內容。這樣產業的興起使我們不得不面臨一個現實,當候選人、政黨能以非常精細、準確的演算法去行銷給每個選民時,我們如何做出理性的判斷?

作為一個較晚才開始接觸開源社群的異鄉台灣人,會議中許多議題讓我吃驚、困惑,大量的資訊與各式各樣的組織與參與者,總是讓我恨不得自己有十個分身,去了解每個議題、認識更多的人。許多主題仍然需要非常多的先備知識才能跟上討論的節奏,對於我這樣的業餘學生來說不時感到吃力。如同其他議題一樣,專業的討論和最前沿的觀點要進入到公眾的視野以及教育普羅大眾,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

文章發佈 48 小時內,採創用 CC BY-NC-N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文章發佈 48 小時後,採創用 CC BY (姓名標示) 3.0 台灣。


「選民轉為公民」

文|湯雅雯 — 編輯、刊登|OCF

(台南市政府提供)

台南是台灣最早興建與發展的城市,隨處可見不同時期遺留的文化軌跡,也曾是全台灣最先進的城市,現在,台南政府正積極嘗試「開放政府」新思維,掀起市政運作的轉型,準備讓古都再現風華。

受到全球民主新浪潮的引發,台南市政府於2015年3月9日宣佈推動開放政府,由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以下簡稱研考會)擔任火車頭,整合政策、協調各局處單位進行。

研考會主任委員趙卿惠表示,台南市政府將開放政府核心精神定為「公平共享」、「開放透明」、「參與合作」,擬定開放資料、開放服務、開放決策等三大主軸。政策順序優先啟動開放資料,接著促進應用資料的開放服務,於前兩者基礎上,進而讓台南公民參與政策決策,逐步實踐開放政府的目標,讓政策在擬定或執行過程中,能有調整的機會,可以更準確或更適切。

整體開放政府諮詢為蕭景燈博士,在開放資料及開放服務上,台南市政府邀請g0v參與者高嘉良、OPENDATA.TW 站長張維志、時任蔡玉玲政委辦公室研究員王景弘等,提供相關的技術、資訊協助。在開放決策參與議題上,市府則邀請時任台北市政府公民參與委員會委員呂家華、台大社會系林國明教授、台南大學行政系吳宗憲教授、成功大學及崑山科大多位教授,以及台南市各社區大學的參與協助。

建置資料開放平台,公私協力共創開放服務

以開放資料而言,最先面對的繁雜程序,就是將資料電子化。趙卿惠主委說道:「像OPEN1999(原為1999市民服務熱線,後開發網頁及行動載具專用App,提供登錄案件、查詢案件、服務說明與1999專線等功能),話務過去為紙本,轉換到開放資料的資料格式,並將資料去識別化,十幾年資料轉換是浩大的工程。」台南市政府建置了「台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是台灣第一個CKAN 政府資料開放平台,於2015年3月正式上線,截至2019年6月,已開放超過6百個資料集、3千筆資料,且全面符合3星級開放標準,意即編輯使用平台上開放的資料皆無需特定軟體。同時,每年定期舉辦教育訓練課程,也召開資料盤點會議,希望提高開放資料的品質。

開放服務以開放資料為基礎,藉由數位科技有效蒐集民意,建立更完善的政府服務系統,同時公開應用程式介面(API),讓民眾可以介接下載案件資料,進行數據分析或其他加值應用,市府與民間協力合作解決問題,或是激發更多的創意應用,彌補公共服務的不足。

例如,台南市府的開放服務首推「OPEN1999整合服務系統」,因應電子化政府服務的時代潮流,除了原有電話服務模式,亦提供 OPEN1999 主題網及 OPEN 台南1 999 APP 等線上通報管道,並將派工案件公佈於主題網,市民可以自行參閱追蹤,不再只能從媒體了解相關訊息,增加市民主動參與公共事務的意願,去年研考會憑藉此案獲得國家發展委員會第一屆「政府服務獎」專案規劃獎項。

開放資料:善用大數據來分析市政問題、優化市政決策

趙卿惠表示,OPEN1999 在彙集民意和政策回應上皆展現效能,例如改善違規停車問題、精準防治登革熱等方面,能發現關鍵問題、優化市政決策。她笑說:「從市民陳情案件能發現民眾需求變化,從過去倡議空汙、路霸,近年為停車位,可以感受到一座城市的發展,未來可以應用層面很廣。」

研考會曾統計 2015 年 4 至 10 月 1999 派工案件,總數共 14,770 件,其中違規停車案件高達6,365 件,約佔 43.1%,顯見此問題急需被解決。研考會與教育局資訊中心合作,將 1999 資料庫違停案件、公有停車位等資料交叉分析,發現中西區違停狀況最為嚴重,並找出問題在於中西區各里停車席數分佈供需失調,相關單位依據分析結果來擬定因應對策,包含依據需求區位廣設停車位、法規與都市計畫檢討等,讓違停件數逐年漸漸下降。

另一個著名案例是 2015 年有效防治登革熱疫情。當時由民眾通報 1999 待孳清空地空屋資料,與成功大學團隊、資訊高手、民間企業合作,開發出「登革熱疫情地圖」「待孳清空地空屋網頁」「2015 台南市登革熱擴散地圖」,由此擬定最有效率的噴藥軌跡,確保孳清策略奏效,最後提前結束疫情高峰期。

開放服務建立在開放資料基礎上,市府除了用以分析現象、解決現有問題,未來更可以進化成預見需求的智慧治理,趙卿惠這樣形容:「政府在地雷還沒爆炸之前,就能先把引線拆掉,但要拆掉引線,得了解引線在哪裡」,登革熱的案例顯示開放政府的做法已經為城市治理規劃注入新思維。

開放決策首例:飛雁新村


要懲罰還是提醒?

文|陳廷彥 — 編輯、刊登|OCF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已開發國家中,韓國的行人傷亡率偏高,其中一個原因是走路不看路的「智慧手機殭屍」。為了提醒用路人過馬路要注意,國家出資的「韓國建設技術硏究院」(한국건설기술연구원)在首爾近郊城市安裝了新的警示系統,除了地上加設LED燈警示駕駛與行人外,手機畫面也會被蓋版,讓行人不得不注意道路情況。每個路口號誌系統的造價大約是1500萬韓元,約為 40 萬台幣。

智慧型手機發明以來,「低頭族」現象就一直被當成危害不小的社會問題。其中,過馬路滑手機的「智慧殭屍」(smartphone zombies),更成為全球各地的道路安全的新挑戰。澳洲全國道路與駕駛者協會(NRMA)最近觀察兩萬六千個路人穿越馬路,就發現其中超過三分之一過馬路時都在滑手機或聽耳機。因此,近幾年來各國政府祭出大量新作法,要讓行人重新學會「走路看路」。

雷射光、路面閃燈、手機App多管齊下,南韓用多重警示系統治低頭族

最近一個改善「智慧殭屍」現象的嘗試,來自南韓一山市(Ilsan)。南韓有全世界最高的智慧手機滲透率,高達 94% 的民眾都持有智慧型手機,行人不專心而遭逢車禍的機會也就特別高 — — 反映在南韓,有相當高的道路死傷率,2017 年南韓就有超過 1600 件行人被汽車撞死的事件,佔了總體道路死亡事件的 40%。

南韓國營的土木工程與建築工程技術研究所(Korea Institute of Civil Engineering and Building Technology,KICT)看到這個現象,決定開始在部分路口的電線桿安裝雷射光束,以及在道路面上裝設紅、黃、藍色的LED閃燈裝置,希望當行人走上斑馬線,「眾光齊發」之下,行人可以抬起頭來,而駕駛也能減速慢行。與此同時,行人也會在手機 App 上接收到警告通知,讓他們留意自己已經要走上馬路。

這個多重警示系統背後的技術原理,是透過雷達感應器與熱感應相機達成,打造每個路口要價1500 萬韓元(約新台幣40萬元)。測試結果顯示,在 1000 台車輛中,這個系統對 83.4% 的駕駛確實產生效果。儘管目前這個系統還只限於一山,KICT 說未來可望將其推廣到南韓全國。

路面紅綠燈、低頭族專用道,各國出奇招因應智慧殭屍

事實上,不只是南韓,近年世界各地已經發展出許多有創意的解決方案。「地面紅綠燈」,就是包含荷蘭小城Bodegraven、以色列特拉維夫市、德國奧格斯堡(Augsburg)市在內,不少歐洲城市開始採用的智慧措施。這些裝在地面的紅綠燈,會隨著實際的交通號誌一起變化,燈號要變換時會快速閃爍,因此行人即使低頭滑手機,也會注意到是否已經接近紅燈。

在台灣,今年也有民眾在台中市的路口發現地上斑馬線設置「紅綠燈」,只是台中市政府說這是為了增加夜間能見度,而不是為了因應「智慧殭屍」。

除此之外,也有些城市設置了「低頭族專用道」,例如比利時的商業中心安特衛普(Antwerp)市區,即設置「發簡訊專用人行道(texting walking lanes)」,避免低頭滑手機的人不慎撞到別人,或干擾到其他行人。

中國陝西西安市商場設置的「手機低頭族專用通道」則更加幽默,在這條專用道上寫著各類「警世格言」,例如「請不要對你的人生低頭」、「確認過眼神,才知道是不是對的人」,希望藉此讓低頭族重新「抬頭挺胸」、向前看。

懲罰 vs. 提醒,台灣該怎麼做?

當然,除了上述「柔性勸導」的措施之外,也有不少城市採取更強硬的措施來規範「智慧殭屍」。舉例來說,夏威夷檀香山就在 2017 年立法,規定過馬路滑手機的行人可被處以美金 15 到 35 元(新台幣 465 到 1085 元)不等的罰鍰,累犯者最高可罰美金 99 元(新台幣3069元)。

最近,台灣出生的紐約州華裔參議員劉醇逸(John Liu)也在紐約推動類似的法案,希望透過罰款讓行人不再走路不看路。

而在台灣,2014 年、2017 年也有立委提案修法,希望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新增「穿越馬路時,以手持方式使用行動電話、電腦或其他相類功能裝置進行撥接、通話、數據通訊或其他有礙交通安全之行為」得罰鍰 300 元的規定,不過至今還未通過。

要懲罰還是提醒?什麼樣的科技方法可以解決這樣的科技後遺症?無論如何,看到世界各國都已經採取積極的措施來因應「智慧殭屍」,台灣社會和政府的交通部門或許可以對這個問題有更多思考。

本文章授權條款為以下:
文章發佈 48 小時內,採創用 CC BY-NC-N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文章發佈 48 小時後,採創用 CC BY (姓名標示) 3.0 台灣。

※本文章為 g0v.news 與《天下》雜誌合作的專欄,同步刊載於《天下》雜誌網站,標題和前言與《天下》刊出版本略有不同。


這個軟體設計成早上與晚上各更新一次。

整理撰文|陳廷彥、林冠廷 — 編輯、刊登|OCF

戰火連天的南蘇丹,科技帶領家庭團聚

(Save the children)

2011 年才從蘇丹獨立出來的南蘇丹內戰不斷,導致家庭分裂、孩子流離失所。聯合國兒童基金(UNICEF)與慈善組織 Save the Children 在四月宣布,他們在這個大約 1100 萬人的國家中,已經協助超過 6000 個孩童與家庭團圓。現在,他們想用科技技術,進一步推進救援的速度。新的科技包含了線上資料庫與手機軟體,可以管理孩童失蹤案件,並能添加錄音與照片,降低紙本作業的冗長程序。這個技術顯然全球通用,但為了南蘇丹當地特殊環境,這個軟體設計成早上與晚上各更新一次,以避免貧弱的網路訊號影響日間的工作。

虛擬貨幣,是否可能帶來新的種族隔離?


北約跟美國的研究報告都把臺灣與波羅的海,並列危險狀況名單。

文|劉彥甫 — 編輯、刊登|OCF

「一群口操德語男子,在北約德軍駐紮的立陶宛小鎮 Jonava 附近,強姦了一名15歲的立陶宛籍女孩。」2017 年這封來自歐盟與俄羅斯境外的不具名爆料電郵,不但引起立陶宛當局專案調查,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英國路透社(Reuters)、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以及各國媒體隨後陸續以多國語言報導,北約正指控:「這則俄羅斯巨魔(Trolls 亦稱網路水軍 IRA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憑空捏造的假訊息,試圖挑撥分裂北約盟國彼此的關係」;而俄羅斯指控:「德國與立陶宛當局有義務對外公布完整透明的調查報告、北約正讓 …


雖然使用者可以輸入自己使用什麼方法預防懷孕,但「Femm」也主張「自然」的避孕方式,是認識與管理自己的月經週期,而天主教派正好有反對保險套等人工避孕的傳統。

整理撰文|陳廷彥、林冠廷 — 編輯、刊登|OCF

反墮胎組織資助的生育健康app,長什麼樣子?

(Femm)

生育健康app「Femm」在網路上已經獲得40萬次下載,但使用者多半不清楚,天主教慈善組織Chiaroscuro基金會資助了「Femm」179萬美金。這個軟體收集使用者的敏感資料,包含經期、性生活與生育目標,並提供健康建議。而雖然使用者可以輸入自己使用什麼方法預防懷孕,但「Femm」也主張「自然」的避孕方式,是認識與管理自己的月經週期,而天主教派正好有反對保險套等人工避孕的傳統。即使如此,Femm的執行長還是表示「Femm從未針對墮胎議題提出意見,也不為這個議題服務」。

上路一年的「最嚴個資法」,執行卻超寬鬆


使用的農民平均月收入從 71 美金暴漲到 500 美金。

整理撰文|陳廷彥、林冠廷 — 編輯、刊登|OCF

收入漲七倍,Android APP 助菲農民發大財

(Riceup)

大約 40 名楊百翰大學夏威夷分校的學生,在菲律賓推出了 Android 手機程式 RiceUp,除了用 Uber 的概念媒合農民與消費者,也在手機軟體中提供商業與財務知識。導入 RiceUp 後,使用的農民的平均月收入從 71 美金暴漲到 500 美金,也幫助 RiceUp 在美國的商業競賽中拔得頭籌,目前幫助了大約 3000 名農民。未來,RiceUp 團隊將會進軍柬埔寨,幫助更多農民擺脫中間人的剝削。

數位資源回收,讓公民科技開發更輕鬆


凝聚公部門以外的利益關係人,述說屬於自己的故事,打造出「有目的的地方」。

文|傅莞淇 — 編輯、刊登|OCF

導言:經過三年,英國脫歐已成為另一個與全球化、區域合作、社群媒體去中心化趨勢等議題類似熟爛的主題,歷經政治、經濟、社會、地方認同等多種角度切入的辯論及分析。當英國脫歐本身由事件發展為背景般的存在,英國的地方推廣實務工作者如何看待這為他們帶來的挑戰與機會?在全國、地區、首都以至邊境城市層級的應對又有什麼重心與特色?

CNP論壇

在5月14日的「城市,國家與地方」(City/Nation/Place UK)論壇上,以「B word」代稱的英國脫歐與另一個 B 開頭的「品牌」(brand)概念,反覆地以背景姿態存在所有對話中。這也正是這場集聚全英地方塑造專業人士的研討會聚焦的核心:如何以品牌的概念打造地方 …


政治人物的權力,是開放政府的血液。

(協作會議現場照,作者提供)

文|林雨蒼 — 編輯、刊登|OCF

編按:雨蒼曾於PDIS工作一段時間,工作業務為開放政府,多擔任協作會議的主持人的角色。這篇文章是他經歷了一年半的工作後的一些心得與體悟。期待這些心得與反省,能幫助更多也在開放政府、或是審議民主領域工作的朋友。

旨在提升政府透明度和問責度,涵容多元意見開放多方參與「開放政府」概念有很多層次,但對我來說,政府在政策前期,就要用開放的態度,廣邀民眾進來參與政策形成的過程,並在過程中盡可能保持透明,讓民眾與政府內的人能一起協力,推出真正符合大家需求的好政策。

開放政府有哪些重要的角色?我個人喜歡法國南特副市長 Bassem Asseh 所提到的三個重要角色:願意參與的人民、願意分享第一線經驗的公務人員,以及做出決策的政治人物。尤其是第三項,政治人物除了要願意信任程序,爭取資源來進行程序之外,在會議之後,也應該聽取相關意見並做出決定。如果依照會議結論執行,出了問題一樣是由政治人物負起政治責任,因此,如果政治人物不願意參採,也可以給出詳細理由之後拒絕。

當然,參與的程序中,不能免俗地,開會仍然是很多時候解決歧見、找出共識,或尋求最大公約數的好方法。只是最難的在於:怎麼把會開好?

康多色陪審團定理(Condorcet jury theorem)做過這樣的假設:如果開會的時候,與會者在一個對、一個錯的二選一的選項中投票,越多人做出正確決定的機率超過50%,越多人一起開會,就越可能得出好的結論。

當然,這邊預設了有「對」跟「錯」的選項,而政策不一定能如此。如果我們相信越多元的角色與觀點,越能夠幫助大家往比較好的方向移動;那麼,在政策早期,若能盡可能將多方利害關係人聚在一起,讓他們一起交流相關資訊,彼此理解,就有機會提昇彼此做對決定的機率,進而讓會議的結論盡可能往較好的方向移動。不過,這個看似簡單的過程,仍存在許多問題:人、資訊與菁英。

OCF

Open Culture Foundation,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which focus on promoting open source, open data, and open government.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