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難明》真的有時盡嗎?

《長夜難明》是中國本格推理小說家紫金陳的作品,但這本是「刑偵小說」,以反貪腐為主線,大概是之前嚴打貪腐環境下才能出版的小說,現在的環境可能比較難(?)。

作者好像也頗埋怨當時過審批弄了非常久。

小說中的推理確實很少,但也不是很深入的在講某一個刑偵單位,整體而言還是一個整體描寫的,比較商業的作品。

不過我想在大環境下,寫實的作品頂多也只能到這裡,不能再往前一步了。

#下面開始要雷了喔#

這確實是一本很悲傷的小說,其悲傷並不只是被性侵的少女、官官相護的體制,或是為了平反冤案所犧牲的兩個青年,他們的青春和生命,最悲傷的,我認為正是最後看來正向的結局。

ㄧ波波平反冤案的行動一次次失敗,最後主角群執行了一個要付出生命與牢獄之災的計畫,終於讓這個冤案以體制內、程序正義的方式取得絕對性的證據,並公諸於來自不同刑偵組織/部門的專案小組及其高層,這本身已經是一個極大的諷刺,亦即尋常的體制內,甚至不尋常的體制外手段,都只能換來一次次的失望和犧牲。

但更大的諷刺是,即使是小說主線,這個結合刑警、律師、檢察官、鑒證諸專業之力的計謀,最後得來的居然也只是犯罪者不正常死亡(未有司法審判),「大老虎」依然在位的結果。

可是(中國的)反貪腐小說怎麼能夠有壞人逍遙法外的結局呢?於是作者用了一頁的篇幅交待結局(也是有評論說最後結局可能是為了過審才加的)──某個更高層的「書記」將一篇報告,摔在一眾高層面前,然後大老虎落網了。以什麼方式落網,作者並沒有交待。

翻看網路上關於《長夜難明》各種評論,總是說,長夜難明終有盡。

但這哪裡盡了呢?體制內外的十年努力,最後達到的並不是法制的公平正義,而是彷如展昭護著小民一路上京,終於把一份罪證放在包青天案前,包青天不惜得罪權貴,終於把事情捅到皇帝面前,請來聖旨,打開了龍頭鍘。

包青天好歹在公堂砍了罪人的頭,而長夜難明中的場景更為不堪,沒有審判,只有憂鬱症自殺,或者不慎墜樓。一切的努力,一切的法制,最後也抵不過高位者的一句責問。這是刑偵小說嗎?我認為以結局而言,這或許只是公案小說吧。

ps.網路上對紫金陳的評論,大概也是要符合某種主旋律吧,就像這位粉絲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