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id Financial aid companies helped China’s startup to get survived after the market slowdown

原创 2016–10–08 OPEN开腔 OPEN开腔

夏末秋初,几场阵雨突袭北京,凉风趁夜悄至。盛夏的热潮正在褪去,市民们才开始裹上秋被。而互联网从业人员却早已身在这冷风中。他们讨论的是“Winter is coming”。在《权力的游戏》里,临冬城的史塔克家族,凭借同样一句话作为家训,在微小细节里发现磅礴的时代变迁的征兆,从而推动着故事发展。OPEN开腔,特此同推出《2016年“创业寒冬来去之路”系列节目》,邀请互联网创业产业链的五类业内资深嘉宾分五期节目,从不同维度来解析这波风潮起落。

究竟创业是不是真的进入了寒冬?创业者又该做些什么?对于这样一个问题:有一群人了解最深 — – 他们是为创业者提供投资服务(FA)的互联网投行,在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穿针引线。

OPEN开腔特邀:

李非凡

钛媒体潜在金融的COO李非凡

Will

以太FA业务顾问

祁萌

冲盈资本创始合伙人

大蛇

米龙谷孵化器的项目经理

一、FA眼中的“资本寒冬”

现在都说资本市场趋冷,创业寒冬来临,作为跟投资人和创业者都有密切接触的人,有感觉到这种环境的变化吗?

大蛇:从去年下半年就感受到环境的变化,钱袋子在收紧。去年下半年就听过不少投资人在讨论行业洗牌的问题。2016年下半年更严重。

Will:其实上半年刚开始大家讲寒冬的时候我们其实没啥感觉,但是近几个月发现整体手确实变紧了,几百万的案子一线基金也会倾向两家合投。

但是核心问题其实是好项目变少了,从宏观趋势上判断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两波宏利期过去导致的创业空间缩窄。

李非凡:说趋冷是相对的,只是相对于前几年疯狂脑热,现在无论从资本还是创业者,甚至是市场都开始理性谨慎了。我一直不同意寒冬的说法,资本上看,VC,天使的存量还是比较可观的,只是在选择上更严谨。


成交量有变化吗?最近的影响比较大的有哪些领域?

大蛇:对比2016和2015年的融资情况,天使轮比A轮融资的数量还要少。2016年的时候,基本上是前些年活下来的天使轮,后面拿到A轮B轮,天使轮的数量减少,相反种子轮的有些增长。

无人机的项目目前是在增加的,新技术的出现和一些特殊领域的应用有很多空间。

Will:我们以太这边具体的成交量可能不太方便透露。从趋势上从1月到7月一直上升的,但是8、9月会感到一些下行压力。

以去年年底开始火的文娱或者说内容领域为例,现在早期项目难度几何增加。其实现在市场上整体缺乏热点,主要以始终没有太大波动的医疗、教育来支撑。还有就是AI领域,很多家判断会是下一个趋势,类移动互联网。

李非凡:我现在正好在以色列带国内的一个投资和企业家代表团看科技领域的创业项目,包括了AI和VR。在他们看来,国内的项目技术门槛低但估值相对高 ,许多投资人现在在持续关注国外一级市场的动态。在这个领域,国内强大的一直都是应用技术和市场营销能力。在基础和核心技术前端上国内是没有优势的。

如果市场冷静下来后,会对于创业者和投资者有什么影响?会有人专门为了迎合投资人的思维来专门设计项目吗?

李非凡:直接影响就是项目质量高了 但数量少了 投资者之间的竞争强了。但某行业大部分创业公司会死掉或转型,极少数被并购,几个体面地活下来。现在的VC真的大多数回报率不行。而TO和VC的投机者永远会存在。但真正做企业的人很少会去迎合投资人,借鉴是另外一回事。在最近的案例中,VR就有许多跟风圈钱的TO、VC项目。

Will:创业会有热点轮动但是创业者的背景不会改变。而早期项目的核心是适合的人做适合的事,风口没到就专注变现养人,或者低估值融资,而万一方向火了有必要加快融资节奏。

祁萌:投资人思维其实比较难猜,每个阶段要求都不一样,比如现在大家更注重看盈利能力,但大多数创业公司能打平已经很棒了。

Will:盈利是把双刃剑曾经做过2000万利润的企业 融2000万 大家又会Concern天花板和钱往哪儿花的问题。

就创业者团队自身而言,在这样的环境下您各位有什么建议?

大蛇:能早拿钱早拿钱,能降低估值减低估值,活下去别什么事情都重要。打铁还需自身硬,我认为现在的环境下创业者更要仔细地审视自己的团队和项目。

Will:想通商业模式,并规划尽可能早的变现或者说合作路径即使短期不能盈利 也要有一个能尽早挣钱的可行路径。这样还是会有一些VC Buy in这类故事的。

今年融资窗口其实只剩两个月的时间,如果确定启动一轮融资,那么故事和商业模式方面一定要用更多精力打磨。

李非凡:回归商业本质 ,盯住自己的现金流,控制成本,半年的资金储备是一条红线。如果你的公司半年成本的现金储备都没有,赶紧融资。做值钱事情的同时,还是要做赚钱的事情,在现在这个资本和市场行情中活下去。TOB的企业级项目一些活得会相对平稳,因为B端的收入相对有保障,前提是你有足够的技术和服务能力,一定要在渠道销售资源上下功夫。

二、寒冬下的FA

今年开始,FA需要做的工作和前几年有什么变化没?

李非凡:面临困境不比创业项目乐观。创业泡沫在相对挤出,项目端的好来源少了,资本端的要求和决策过程更审慎了。加上FA彼此的竞争也在加剧。

Will:从FA角度,以前平均见20家机构可以Close掉案子。如果方向没问题、团队OK,那现在从FA角度我们会带他们见40家或者50家,所以别怕辛苦。

其实“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前,在围绕互联网产业创业产业链上各个环节都开始出现浮躁和泡沫,在早期FA市场上也可以看见不少“走量”的机构和个人,在未来这种现象还会持续吗?

Will:融资不是商业合作,谁都满意才行 1–2家认可就好。FA本质还是一个重服务的事情,商业故事、财务Model (现在天使轮也需要)以及谈判,缺一不可。

李非凡:FA的成本不低,而且跳单率比较高,单单靠走量的机构日子可能越来越难过。本身FA是件非常专业的事情,不是谁都有能力做的,更不用说做好了。前段时间有许多很知名公司的FA业务,也出现了大问题。一味走量,服务和专业度必然没法保证,出了一件事情,就有可能影响整体业务信誉。

一句话,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市场还需要培养的过程,服务标准和规则也在不断试错中完整。

钛媒体、36氪、以太资本资本利用媒体、互联网来进入FA领域的平台,这样的模式和传统FA有什么不同吗?未来会对FA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大蛇:类似fellowplus、逐鹿X、IT桔子、36氪的氪指数,我觉得未来会有比较大的影响,技术手段也在解构FA的业务。所谓的懂代码又懂资本的FA。例如知乎大V何明科,有投资机构、咨询公司的工作背景,本身自己也是技术人员,正在尝试技术手段。

李非凡:大家各自还是有各自的擅长和优势的,肯定会给行业带来新的启发,一个尝试必然会让更多的同行站在其肩膀山拓展开放。

最主要的不同还是数据,参与门槛和效率层面的。

Will:目前我们公司大概30+IT工程师,确实适用的系统可以提高FA某些业务环节的执行效率。将数据结构化并且进行分析,从中提出类似投资人行为习惯、行业轮动趋势、不同类型买方出手频率等对FA业务都是有比较大帮助的。当然一个不断扩展的项目库和足够庞大的投资人信息库是必备的 。

APP只是匹配环节,互联网最擅长在这个环节提高效率。但这个步骤在FA业务中可能只占1/4。

那么对已经拿到融资的企业,比如现在A轮的这些企业,您各位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呢?因为现在他们可能很多会面临着是否要投资的情况,尤其是当资本逐渐趋紧的时候,可能会考虑,我是等着我的估值上升,还是现在以比较低的估值先拿到钱,对于这些公司,您有什么建议?

Will:上半年做了俩A轮,现在A轮难度真的不是一点半点。同样的A轮项目,如果去年这时候能拿两三个TS,我担心现在它一个都拿不到。

以大家最近的交易来看,可以预测下这波寒冬现在有回暖的迹象吗?

Will:18年初应该会好点。

李非凡:今年情况不会明显好转。两年内勒紧裤腰带吧。但我身边的很多投资人已经开始积极抄底了,市场在温和,很多领域都有共同的现象,比如我身边的文化娱乐投资者,企业级项目SAAS,甚至O2O。只是现在的估值相对比以前低很多。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