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航拍萧山机场飞机降落想到的……

自由是为自觉的人准备的,可往往少数不自觉的人破坏了大部分人的自由。

1月15日,有一段航拍杭州萧山机场飞机降落的视频,在飞友圈中激起很多反响。

随机,公安机关介入调查:

很快,公安部出台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如无意外,一个月后将通过并生效。

飞友们所担心的“一刀切”的管理办法很快就会来临。所谓一刀切,就是没有得到允许,不能飞行。除非是在以下情况下:
 1. 在室内运行的无人机;
 2. 在视距内运行(半径≤500米;相对高度≤120米)的微型无人机(空机重≤7公斤);
 3. 在人烟稀少、空旷的非人口稠密区进行试验的无人机

这些条件就大大减少了玩无人机的乐趣。如小于120米的高度,基本市区内的很多大楼都是这个高度,自动返航的时候,往往小于120米就会撞楼。

一刀切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懒政。

我试着和微信群里面的一些朋友聊天,我认为无人机是个新鲜事物,进步的事物,应该得到保护。而在后续制定规则时,传统的民航部门往往据有话语权。这是不合理的。新鲜事物应该得到保护,应该在规则的制定中更加积极的融入其中,扮演更多的角色。

电灯泡不应该被蜡烛送上绞刑台。

逆向思维的说,我无人机为什么要避让你民航,你民航有告诉我你的升降高度吗?当然,正常情况下,这样的话往往是民航说出来的。

我的想法是,这件事件上,我们不应该仅仅是指责当时在萧山机场拍飞机降落的飞友:
 1.为什么要在机场附近飞无人机
 2.就算你在机场附近飞,为什么还要拍航路上的飞机降落
 2.就算你拍了航路上降落的飞机,为什么还要放到网上来

这种指责的逻辑,其实和指责陈冠希老师拍照片出名是一个道理,为什么你要拍;如果拍了,你就不应该保存在电脑上;就算保存在电脑上,你的电脑不应该拿去修。

我觉得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无人机行业和民航,需要积极的合作,共同制定相关规则,并且通过国家的认证。如机场几公里不能飞,跑道延伸朝向的几公里不能飞,而不是大疆只是划了一个5公里的圈。飞机在几公里范围能不能下降到多高的高度,无人机在几公里的范围内不能超越多高的高度。

说起认证,当前我国的认证是“三国演义”,都是行业认证,不是国家标准:
 1. 由民航总局发的AOPA证书。主要针对大于7kg,超过120米高度,500米距离的无人机。
 2. 由国家体育总局发的ASFC证书。主要针对小型无人机,穿越机,航模等等,听说在上海地区比较认可该证书。
 3. 有大疆旗下的慧飞公司颁发的UTC证书。目前只有植保机的证书,后续会增加摄影机的证书。

由于三家证书都仅仅是行业证书,所以都互相撕逼,互不承认对方。三家证书都有不少培训机构,诋毁对方,以获得圈钱的优势,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所幸,大疆将在技术上做出改进,将推出全新的ADS-B广播式预警系统,帮助航拍飞行器的操作人员避开民航客机。但这仅仅是在技术上,说到指定标准,还需要积极的和民航以及其他部门的配合。但是与肉食者鄙的部门配合,你也知道,在我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请证明你妈是你妈给我看看。谢谢!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