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此訃宜哀

悼念花蓮文化奉獻獎得主 王天送先生

我在花蓮創立花蓮文化奉獻獎,得主包括偕萬來先生、詹燕清先生、楊守全先生、王天送先生、以及一生促進中日交流的灣生國田宏先生。

楊守全前年過世了。王天送先生則於105年最後一天十二月三十一日辭世,十日出殯。花蓮人、關心東部文化的人,聞此訃宜哀。

我35年前在學校教書,因為帶同學寫自己的家族歷史,又帶著學生發動公共事務,總覺得有責任交代窮困的花蓮是怎樣的花蓮,為什麼我們必須比別人更關心自己的家鄉。因此推動認識花蓮的鄉土教學、街頭讀書會 — 豐川書院、進而創辦加禮宛事件研討會、太魯閣事件研討會、七腳川事件研討會,也在這過程中發動搶救了松園別館、山林管理所、將軍府等地方,活化慶修院等。其中花蓮有很多重要的先行者給我們很多帶領和啟蒙。

例如地質、地景人文景觀的李思根教授、動植物的張惠珠教授以及考古人類學、地方歷史的王天送先生、阮昌銳、許木柱教授。

而有關東部的人文歷史研究無人不受王天送先生啟蒙及影響。

王天送先生曾擔任鹿野忠雄的小跟班,此後開啟了他對花蓮考古、歷史、海洋生物的自力研究。他一生經歷國民黨壓迫本土研究的黨國時期、學界剽竊他的研究發現,甚至多處捐贈他的海洋研究標本竟遭學校棄置的事情。但是總是繼續坐在他的小書桌與凳子,挺直腰桿做他的紀錄。拿著望遠鏡、帶著筆記本出門做田野調查。

八十四年我和純敏負責奇美的文藝季,邀請王天送老師領隊解說,開始受他引導、聽他講述研究的新發現,以及委屈。他早已是花蓮的寶典。

而今保存海岸阿美文化成為驕傲的奇美部落,有很多歷史起於他的傳述與調查。噶瑪蘭、撒奇萊雅正名運動都是他分別與偕萬來先生、李來旺校長長期推動的成果。我則是在他的帶領下真正認識花蓮歷史,才旁生延續的興趣與任務。

花蓮地方誌不足矣!

花蓮的文化界有愧於斯人矣!

有關花蓮歷史的研究其實是延續性的,尤其是前人為了文化保存走過孤單、寂寞與壓制。

王天送先生走在灣生研究醜聞之後,一生的感概一定比我還多。

好人會館 02–23223923

花蓮文化奉獻獎由花蓮文化界人士捐贈,每人一千元作為獎金,同時成為該屆的發起人。當時頒獎給王天送先生,我特別問他獎金「現金比較好還是金子」,當時老先生因為愛妻驟逝憂傷致疾,恢復後返老還童。他大聲的跟我講「金子必較好」,當時特別準備了一塊純金貼在獎狀裡。老先生看到時暢快歡笑。

照片引自 時任自由時報記者的游繡華。

照片另一人是灣生的帶領者 — 東台灣開發史作者山口政治。山口先生也是花蓮的日本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