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心得/十八歲起,你的格局不一樣

作者鍾子偉是現任三麗鷗中國區的總經理。

看一本書的最一開始,我會好好的把封面、封底、作者介紹看過一次。當我初次看到作者的經歷時,覺得他很厲害,離我很遙遠。

看完書之後還是覺得他很厲害,但是不一樣的點在於,他好像離我很近也很遠。

怎麼說,他大一時過著普遍大學生的宿舍生活,熬夜、掛網、玩線上遊戲,也跟現在的我有著一樣的迷惘:我的興趣是甚麼?要怎麼找到我的興趣?

但是他大一時的想法跟思維就跟我不同,更遠,思考更多事情,而因為這樣的不同,一點一點的累積就造成了很大的差距,所以我才離他這麼這麼遠。

書中並沒有讓我覺得很驚訝的觀點,但是有一種停不下來的感覺。他從18歲一路寫到28歲,把他這幾年來遇到的問題、處事態度都寫了出來。因為有別的事情要做,所以想說先看到大二這個階段好了,但是看完大二,我又想繼續把大三大四看完。比較印象深刻的有幾點:

有時候放手並不需要說抱歉

在文中,他說了一個他辦系上活動的經驗,完全符合我現在的狀態。他這樣寫著: 「我們不過就是辦一個只有自己人會參加的活動 ,辦完之後自己拍拍自己的肩膀說辛苦了,我們好厲害,明年在辦一次!」因為我們是小系,所以很多我們認為是大型系上活動的活動,基本上就是辦開心的,沒甚麼人會來看。辦這種活動的目的到底在哪裡?只是因為每個系都有,我們就要跟著一起辦嗎?只是因為要延續傳統,就要把這麼多的時間與精力花在投資報酬率低的活動上嗎?

可能是因為大二了,開始去思考未來,所以比較關心自己的成長,現在才開始感到疑惑,為甚麼當初要辦一個自己爽的活動,但是因為這是系上的傳統,所以也不太敢說不辦就不辦。然而,下學期我還是接下了活動股頭的角色,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是因為人情壓力,一方面是系上真的沒有人想接,而我自己覺得和學弟妹關係不錯,所以還是扛起了這份責任。

但是當被詢問要不要擔任財管營副召時,我就拒絕了。一樣也有人情壓力,總召在我辦宿營的時候幫了我很多忙,所以拒絕他的當下其實心裡不好受。但那真的不是我想做的事情。而現在也深深覺得當時的抉擇是對的,因為我反而接了多媒體兼公關股頭,是沒有做過但是有興趣的事情。

所以有時候拒絕別人真的不用愧疚很久很久,不要因為大家都在做,就覺得自己應該也要做,而是要好好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不要因為別人的情緒或行動而影響自己下的決定。

先處理 「哲學性的問題」再考慮「技術性的問題」

我們應該先問Why,而不是How to 。現在的我也碰到很多事是想去做,而直接去問怎麼做,卻沒先搞清楚自己為什麼想做。

或許這就是因為亞洲的教育總是這樣,發考卷下來,學生寫就對了。我們不會去想是為了甚麼而考試,考完試能得到甚麼?每個問題只有一個正確答案,以至於我們想的總是怎麼找到那個正確答案,而不是思考正確答案是否一定正確。

A要經過B才會到C

書中這段文字的意思與我接下來講得不同,只是這段文字讓我想到這個觀念,而我覺得可以通用。

這個觀念已經在之前的一些文章講過了,而一直提起就是因為這個想法還沒真的變成我自己的,雖然有進步,但還是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好高騖遠,想著一步登天,要按部就班,靜下心來好好學習。

這本書或多或少也印證了異數以及恆毅力裡面的觀點。看完作者經歷的第一個反應是:「他一定很聰明!」是阿,他真的很聰明,但他也很努力,而且家境應該也不錯(從美國回來,父母從事醫學相關職業,有一定的教育程度),也有好的時機(當時只有台大有模聯社,所以只有他們能代表台灣學生出席聯合國會議)。他的恆毅力肯定也很高,他對他做的事有熱情、有自信,做事情全力以赴,不給自己找藉口,設定了目標就會去完成。

總之,也許是因為書中很多觀點對我來說不新,所以並沒有想像中驚艷。但他的確是一本好書!也很貼近我現在的生活,可以做為我未來幾年學習發展的一個參考。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