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我有一個同志朋友」

最近「不知道要怎麼教小孩」很熱門,我卻實在也想不通,為什麼那些家長有必要這麼執著怎麼教,卻又不會擔心自己是否才是那個停止學習、升級,又偷懶不思考,只懂得複製貼上的怪物。
 
某天晚上,跟一位好久不見的朋友一起「忠孝東路走九遍」。一邊吹著夜風,一邊聊起我們十姊妹中的一位「好姊妹」L。
「L有跟你出櫃過嗎? 」,我問。
「沒有阿,」她答,「L從一開始就很自然的提他喜歡怎麼樣的男生,或是偷偷指著那個男生的笑容好可愛。」
「對阿,」我回憶,「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是透過相處的點滴去認識他,他就只是他。」
 
對阿,他就是他,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也從來都不是靠「類別」去交朋友的呀。在我們認識L的時候,根本也沒人刻意想到同性戀異性戀。我們就是一起生活,一起聊喜歡的人的類型,一起抱怨那些道具好難搬,一起為著新語言的文法在煩腦。在我們眼中,L就只是L。我常納悶那些說有「同志朋友」的人,他們對於朋友的定義是什麼,難道是指「臉書朋友」嗎? 或許可能是平行世界的的朋友? 想像的朋友? 
 
如果,如果,那個朋友,是曾經真正跟你的生命有交集,彼此是彼此成長過程的一部份,真正的朋友只會祝福彼此,都可以活得更好更自在阿。
 
還有,那些我們發明出來的分類,從來只是人類最方便行事地,去理解這個複雜世界的作法。甚至極端一點說,名稱是什麼根本不重要,而且這些都是透過後天學習而來的。可是好笑的是,這所謂複雜的世界,其實只有一個最簡單的道理,那就是我們做為一個「人」,如何去尊重、友愛另一個人或生物,如此而已。那到底有什麼不知道怎麼教的?
 
最近常常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充滿著惡意,為此心情很容易沮喪。為什麼,為什麼那些無知又無恥的人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傷害他人,而善良有愛的,我們的朋友、親人卻還必須瑟瑟地待在黑黑的櫃子裏頭? 
天知道,我在說出「出櫃」的時候多麼彆扭,這些櫃子就是無知所砌成的阿,而這個被創造出的詞的背後,到底有多少悲傷多少無奈的血淚…
 
我一直告誡自己,不要便宜行事,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一個完美的詞,可以完美的去歸納分類誰屬於什麼類別,即便是最簡單講到某個國家的人民,例如德國人怎麼樣,美國人怎麼樣,都應該要注意到,那也不可能代表全體。要真的去理解,去認識,去愛,去學習。我知道,這實在是太不容易了,而這個世界仍是會繼續充滿著惡意…
 
可是,好險好險,在那些蔓延的惡意荊棘之間,還是可以看見微光,是好多人接力用生命撐開來的,而即便在最深最深的黑夜中,只要有一顆微星,這一切都還不是盡頭。
 
「要相信愛」,不會只是一個口號。

2016.11.2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