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郭台銘在美國大量投資,川普特別與他召開記者會。(翻攝自新頭殼)

政經評論》不要臉的是工會還是郭台銘?

評論郭董想撤換沒有盡責的工會主管

前情提要:

昨晚多家電子媒體刊出日前鴻海富士康集團總裁郭台銘在內部會議上「霸氣」罵工會員工的畫面,說出「不要臉就當眾打你臉」的重話,甚至揚言要換掉工會主管,順便在他生日那天為他「做壽」,理由是工會沒有盡到職責,替員工爭取應有的福利。


這番發言看似非常在乎員工感受,不但為員工福利著想,替員工打抱不平,還對於身邊的「老臣」公正不阿,賞罰分明,對於其他員工也營造出不特別偏頗台幹、拋出讓主管換成中國籍試試看的構想,大方的收買中國籍員工的人心,還能收到對勞工友善企業的宣傳效果。這並不是郭董愛才惜才的第一次發言, 在2014年五月,22K薪水的問題吵的沸沸揚揚,郭董也曾經說鴻海集團沒有任何一個工作低於22K,還要把薪水調成36K,雖然隨即遭到一名自稱鴻海旗下「群創光電」的員工po文打臉,但是霸氣作風仍引起熱議。


在這裡我們幫讀者恢復一下記憶,富士康中國工廠在2007年到2010年間,陸續傳出作業員工跳樓事件,14名員工跳樓,僅兩名存活,引起一時討論,亦有媒體進入富士康工廠「臥底」擔任基層的作業員,把矛頭指向每日十幾個小時的單調工作和幾乎沒有沒有社交和娛樂的例行生活,還必須承擔產品良率的壓力,萬一有任何良率低於標準的情形,整個部門都必須接受處罰,這樣的工作獲得多少薪水?一線的員工當時一個月拿2000到3000人民幣,折合新台幣10,000到15,000元,根據當地的水平來比,的確偏高,甚至贏過多數工廠和國營企業,但和生命的價值相比,不知道富士康的員工價值觀如何,但我可以看見,工會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這點我是很同意郭董的。

鴻海的工會?

回頭檢視鴻海工會的運作,恐怕和一般人認知的有很大的落差。根據蘋果報導在2006年成立,工會多年來,竟然是郭董你說要改選才改選?要換就換?本來是哪些人組成、原本工會運作的章程制度,難道沒有規定授權來源和改選規則嗎?或者像在郭董「霸氣」發言裡,「工會」根本就是鴻海帝國裡的一個部門?這些問題浮現在我的老師,政大法律系勞動法專長的林良榮教授眼裡,滿是感慨的說:「許多企業連對於工會最基本的ABC都不懂,工會是代表員工在企業的安置上若有爭議,代表爭取協商,甚至有罷工的權利,因為向資方爭取福利往往會有爭執。」,而他認為企業多誤解工會存在的意義和立場。

工會不是福委會,作為保障勞工的團結權,無論是中國的《工會法》或者台灣的勞動三法亦即《工會法》、《團體協約法》及《勞資爭議處理法》中的規定,工會是勞工為主體依照自行意願由一定比例的員工組成,設有章程和規則,法令也賦予了許多手段,例如勞工爭議權中的罷工權,讓工會在經一定比例的會員同意下,合法罷工。而且一間公司只能有一個工會,是一個代表勞工、站在資方對立面,完全獨立於公司運作的組織,不但公司無法決定其人事命令,更無權干涉工會的具體作為,若營運的不好,應該由組織內部和成員自行決定發展策略,郭台銘的一番發言,只暴露出鴻海的黑手伸進工會,現在的工會幹部是自己推心置腹的老臣掌管的工會,當然不能發揮團體協約的效果。

和精明的商人談判當然是需要條件的,以去年六月沸沸揚揚的華航罷工事件為例,主導的工會是華航會員佔近七成的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而不是華航企業工會,正是因爲許多空服員覺的企業工會無法爭取應有的勞動權益才紛紛在2015年底出走。至於鴻海要不要走上此一途,在勞動條件並不平等的現代社會,恐怕還是先讓郭董對勞動法有正確的認知才有機會。

延伸閱讀/端傳媒的專題:華航空服員罷工,為何引發了「兩個工會」之爭?,談的是複數公會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