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網報導(20171020 01:42截圖)https://udn.com/news/story/7320/2767933

「記者快來抄」作為最刺耳的一句話

從台大濺血案評價ptt和網路新聞的互動關係

台大命案的新聞,我最早也是從ptt上面看到的,當下的反應也是要不要來寫一篇,畢竟這是很駭人的事,一查聯合已經有了進一步的消息,報導文字內容每幾分鐘就翻新一次,剛開始用了一張現場的現場聯合記者拍的照片和ptt的截圖,上面寫「請記者朋友勿抄襲本文」,直到現在有消息的也是聯合和蘋果這兩家,通常他們最快,臉書上也已經很多引用報導的分享。

第一個想法就是這一定會被幹到飛起來。留言下面當然是罵聲四起,反正罵媒體不用錢,好像罵了就比較有媒體素養或社會參與什麼的,是一種體面的興趣,有點像會在電視機前面對政論節目大吼大叫的勞動階級中年男子,例如我爸之類的人,又活脫脫的重現在網路世界,只是這次他們之間有了連結,還有一個叫做記者智商30的社群頁面。批評多半很情緒,像是說記者沒智商、看不懂字、妓者之類的,也有一些人比較冷靜,直指搶頭條、衝點閱率。

其實,他們說的都對,因為處理新聞的人(我想應該也沒有人介意他們到底是記者還是新聞室裡的編輯或什麼人)很可能已經工作了一天,還要輪留值夜班,要尋各大論壇、要注意警用電台、要接收長官的Line、要剪一下明天要的帶子,發生這種事,可能要從內湖或汐止趕到現場或者把回家的記者call起來,要聯絡化學老師、警方發言人、台大醫院發言人,到了現場要速記、要錄音、要拍照、要錄影、回到公司前要剪好影像,發完稿要自己上臉書推播,明天白天要採訪誰,通通要想好,腦袋很可能是渾沌的,除了盡可能清楚、快速的呈現這個事件,真的沒辦法顧慮很多事情,漏了細節、慢了同業幾分鐘,掉了多少點閱率,是有可能被罵到臭頭的。而主管也有他的壓力,一個機構養了多少家庭、儘管同溫層裡越來越少人看或相信的媒體機構,仍是在崗位上服務某些族群的用戶,產生資訊。

合併著我稍早看到到東森用標題把氣象資訊放在內文,要點進去才看得到、之前看到不只一位網紅型教授因為媒體的報導讓他們不開心,直接在臉書上說寫記者不要來抄,否則告你全家類似的公告。

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是現在的記者命運。學院裡我們學的紀實是你講過的話,都算數,在我筆下的盡是真實,貼近真實,或有事實基礎的觀點。一個人不想要公開的事情,就在家裡講、或放在心裡。記者寫的東西不是為了討好誰而寫。問了問題,你沒回答的時候,記者寫下受訪者「不願回應」像是在羞辱受訪者自己,默認了命題。網路上亦是如此,當一個人在臉書上發出了設為地球(空開)的訊息、貼文、照片、影音,他就是在公開的場合對世界吶喊。一個人發現自己的消息,迎上潮流的時候,轉貼媒體報導,引以為傲,自詡紅人;發言顧慮不周、荒腔走板,被媒體修理的時候,就說媒體斷章取義,欠缺專業、不尊重隱私權,就像明星發片前愛搞緋聞上版面,過了風頭又抱怨做人好難,只想過平凡人的生活,「為什麼不給我一點空間?」

要利用的時候,不幫忙報就是主流媒體的傲慢,突然發揮徵候是閱讀法的功力,用頭版比報,說什麼不報就是刻意營造,說了政治不正確得言論,不想曝光的時候報了,就是存證信函伺候,或者在這例,為了享受推文被推爆的榮譽感、維持資訊的「獨家」,而將資訊內容限定在ptt的用戶,用社會制度給予的保護,阻止重要消息的流通,發文者比媒體還下流。

網路媒體和網路論壇的關係,往往是共生的,網路媒體觀察風向、找新議題、觸及新觀眾,論壇也引用媒體、觸及新的觀眾、享受統整後的知識,媒體也有一些受惠於既有管道的獨家消息,有沒有可能後者取代前者?很有可能,但至少現在的生態還不是如此。人們的生活型態如果到了網路上,記者的天職,就是潛水,找出匿名而不可盡信的發言,潮起潮落之間,與現實的關聯,如果一個事件是具有議題的公益,那麼要不要報導,就已經脫離了說話的主人,話變成大家都得知道的事情,變成消息,記者會去驗證、會去比較這些觀點,這是新聞學的訓練,讀者可以罵記者選得不好,可以支持你認為好的媒體,但是沒有什麼能阻止訊息的傳遞,因為貼文者不是在朋友間呢喃,好的媒體讓記者告訴你消息在妖言惑眾還是揭露弊端。

分眾媒體的時代,對不喜歡的媒體機構、特定立場的報導,觀眾大可不愛看、轉台,媒體素養的觀念還停留在史前(剛解嚴)時代的觀眾沒有意識到媒體的門檻降低,專業分工也更細,觀眾的程度也更參差,但他們對於「大眾傳媒」還有很深的執念,所以總是課與現在的媒體難以達成的義務,在所有的「機構」都搖搖欲墜、真實有多個版本的時代,複製過去的那種新聞印象。又愛看中時頭版,又愛罵,殊不知中時還是賣得很好。

最早的新聞不是賺錢的工具,電視台是要靠其他的節目賺錢的來補貼或者政府資助而具有公益性質的,現在媒體機構不但要想辦法盈利、交代財團、還得面臨其他媒介轉介的效果,跛腳而失去議題設定的特權,觀眾被解放出來,享受到更多視野的好處,媒體素養卻還青黃不接。

話又說回來,萬事有一個標價的時代,軟性服務的專業也越來越被社會接受,需要有償取得,例如設計師有設計費而不只是向產品的輸出所費;顧問公司收取高額的報酬,從醫療業到食品業都可以洋洋灑灑的給出意見;獲取娛樂,用戶也知道每個月要繳錢給Netflix或Spotify。

那麼讀者願意付出多少成本,獲得有含金量的新聞資訊?在半夜裡,聯合報派了人現場去拍、確認死者和傷者的身份、問了警方和台大醫院,ptt哪一位網友提供了這些資訊?而那個累的半死的值班記者/編輯/工讀生,要不是對自己的使命還有些認同,早就洗洗睡了,從cp值來看 ,領那些錢,做這些事,根本是在浪費生命。

你可以說它嗜血,新聞倫理有待討論,也可以說它資訊有誤(如果有)不夠精確,揭露不夠多的細節,甚至在法律上也可能站得住腳。但是記者查證了、攝影去拍了,再放個截圖的ptt當作引子或資料的來源,而罵記者完全沒有付出,我不認同。

它是不是為了搶頭條?是啊,還不是為了滿足讀者那貪婪的心而存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