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育綸/攝

政經評論》前經濟部長李世光作為一個先跳船的部長

評論8/15下午的停電事件

船員還在修船,船長先跳船。這就是前經濟部長李世光剛剛做的事。在全台大停電後兩小時,他向行政院長林全請辭,林全也馬上同意了。


今天消失的400萬瓩只佔大潭發電廠滿載時的總發電功率的一成,也佔今天全台總發電量的一成左右。但ATM停電再多停幾個小時,我們就會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和混亂。


早上才整理政府表示絕不會有限電危機,中午發了台電運煤船擱淺在高雄的新聞,接著和平電廠剛修好,鍋爐又破管,下班前,大潭電廠解聯,今夏供電無虞的標題剛下,辦公室的第四台就切成蚊子訊號,外面傳來救護車聲,原本轟隆轟隆的冷氣停了下來,只剩筆電敲擊打稿的聲音。

指南路上黑壓壓的一片,架上滿滿的貨,超商沒辦法買東西,因為庫存系統會出錯,即使我拿算盤算給他找零。這就是政府給我們的承諾,不堪任何差錯的備用負載率,不堪一擊的城市文明。

襯衫脫了,窗戶打開,低頭繼續寫稿。九點了,我問副總編緝:你的小孩和妻子呢?他說:你要做你喜歡的事。他們自有安排了。以前在電視台的時候,一天14個小時,回家還聽警用收音機。

但是你要先回家,他說。


高中的時候打辯論,每個辯手的入門題目要不是廢死,就是廢核,這兩個經典的題目,奧瑞岡制度打政策命題,必須要與事實相反來命題,也就是正方是變動現況,質疑現況的問題而提出解方。最早,民國60幾年的時候,辯題是「我國是否應興建核四」,因為核四還沒蓋,多少張判單上的輸贏,核四總而言之就是蓋了,打到後來命題變成廢核,因為核四幾乎都要蓋好了。

我的朋友裡面支持廢核的居多,也會去那種掛著反核旗幟的文青咖啡店,我自己也是樂此不疲,覺得支持有理想的小店,像支持自己的夢想。騎車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是不是真的有那種兩全其美的事情,電都夠用、不用漲價,我們可以發展綠能,這些彷彿都言猶在耳。空調失效的現在,反而迫使我們開始再想這些問題:我們對文明的捨離、電價調漲以後,對物質文明的衝擊。


隨然我還是覺得應該廢核,因為中油連這種等級的錯都會出了,你還期望同樣公股色彩的台電,管好一個核電廠?不過看到一些陰謀論的發言還是有點失望,同溫層需要一些「覺醒」。

或許我已經忘記ABWR、多少弗西毫可以致命、或者更艱澀的問題,但是我知道:所有會是糾結的價值爭議,可以成為歷久不衰的辯題,都不是一面倒的。選擇總帶有機會成本,而我們是不是準備好接受苦一點,但是多一點堅持的生活?

今天的停電,告訴我們網頁上的備載率是真實的數字。

圖片取自台灣電力公司網站http://www.taipower.com.tw/content/new_info/new_info-c41.aspx?LinkID=21

辦公室裡,沒有人說要回家,隔壁的同事拿出泡麵,推到我桌上。在家的記者,也發了好幾條。回到宿舍一看,長官line給我:抱歉育綸,忙中有錯,上稿的時候打錯你名字。


沒有人說你不用負責,但是台電四點五十讓分全台灣大停電,經濟部持股台電94%,部長在六點請辭,這一夜你的離去,在外面搶修的台電員工,情何以堪。

2017/08/16 02:32補充:經濟部長的角色,是要告訴我們國家在能源上,面臨這樣的價值經濟選擇,不是要你為工程或作業流程當中的任何一塊負責,即便我們知道你是材料和工程的能源的專家。假設受影響的都只有民生用電,人民仍然對用電可預見性有非常大的期待。你下台,是因為我們感受的資訊不對稱,是因為你犯了天下政治人物都會犯的錯,是因為你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