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是慈母底下的法西斯

終於,三套伊藤計劃的動畫都看完了,可以繼續小說的閱讀。

伊藤計劃是日本新晉科幻小說作家,2001年確診患癌,擴散,抗癌,2009年逝世。這三套改編成動畫的小說,只有《虐殺器官》和《和諧》是在他生前完成的,《屍者的帝國》只留下大綱和試筆篇章,由他在科幻小說比賽中屈居他之下的好友圓城塔執筆續寫而成。而動畫推出日期則剛好逆轉了成書的次序,《虐殺器官》是三部中最遲上畫的。

這三個故事各有特色,但主題都是環繞科技操控與生命政治(biopolitics)。

《虐殺器官》的故事環繞着因反恐之名而犧牲的自由和人性,涉及以藥物消除痛感以換來的反恐暗殺效率,以減輕糧食短缺壓力為名而發動的復仇恐襲。伊藤計劃這部獲獎小說所營造的反烏托邦世界觀,帶來一股熱潮,影響了他之後許多日本科幻小說的作家。

《屍者的帝國》基本上是以科幻的格局結合喪屍片,重寫一次《科學怪人》的故事。故事的世界,設想死去的屍體能如電腦主機般,只要重新灌入operating system,就可以像操控機械人般役使這些屍體,做勞力工作,做打仗的步兵。以屍者帝國作為奴隸社會的想像,對應之處叫人拍案叫絕。

而《和諧》的主題則和他身處醫院接受抗癌治療的經歷高度重疊,所講的是一個醫療科技高度發展的世界,在這醫療系統的保障底下,人不再因患病而逝世,可是與此同時,人的生命都伏在醫療科技之下,鉅細無遺地暴露在監察之中。三個故事中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小說也是先以這本開始,一邊讀一邊驚歎他用詞的犀利,單單一句「如同用棉花來勒人脖子般,溫柔得令人窒息的世界」,就已通透尖銳得令人一再細味咀嚼。

面對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的科技前設(包括: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自動化生產)逐漸成形,《和諧》所描述的世界其實不遠。科幻小說最好看的地方,在於人面對科技時的人性反應,《和諧》在這方面很能帶來共鳴。

//彌迦除了和我們聊天外,其他時間都在孩子們遊玩的公園裏,坐在長椅上靜靜看她的書。拿着紙張造成的死媒體看文字書,這是我們所知的彌迦唯一娛樂。我曾問過她,為什麼要刻意用書本閱讀呢?只要用網路讀取至「擴增實境」中就能閱讀,根本不必帶着書做我。

「如果有人想保持孤獨,仰賴死媒體是最好的辦法。就只有媒體和我兩人獨處。」

彌迦如此應道。他以冰冷、流暢,引人想睡的聲音接着說道:

「例如像電影、繪畫。不過,就持久力這點來說,還是書最有韌性。」

「你說的持久力是什麼啊?」

「孤獨的持久力。」

彌迦從網路上的全書籍圖書館下載想看的文字檔,再大費周章請製書業者印製成書籍。為了這些愛好者而製書的業者,至今仍有少數存留着。彌迦的零用錢大半都用在「書籍化」上頭。彌迦的知識似乎很多都是從「書本」上得來。

彌迦在這般悠遊於文字之海的過程中,似乎每天都在學習如何將自己磨練成一把鋒利的社會凶器。//


//就這樣,我墮入日常生活這個沙漠中。

由公共性與資源意識所構成的遼闊沙漠。

名為和諧的吃人地獄。//


//不論採用何種形式,無可否認地,巨大的建築空間還是會逸散出時尚的氣息、帶有紀念意味的權力傲慢。巨大建築會將人矮化。就算是像機場這樣的公共場所也一樣。

因此,為了完全除去那種氣息,絕對會動員大量和「溫柔」有關的科技;令人發毛的溫柔。而這種大量聚集以消除權力臭味的手段,令我特別厭惡。若說這是修女所主宰的政治,感覺基督教色彩又濃厚了點;但現今我們生活的世界,大致上便是由這樣的人在治理。慈母底下的法西斯主義。//


//這世界變得極度溫柔。連藝術也是。

諸多健康保護應用程式累積在生活中,形成心理側寫分頁,也就是另一個我。

一個將我厭惡的一切全部接收的我。

它存在於生府的伺服器中,從平日的生活中檢測出我的好惡與倫理傾向,平時都全日監視我的生活,不讓文學或繪畫傷害我。今後我要看的小說或隨筆,會與治療履歷對照,若發現有和過去心理創傷抵觸的描寫或段落,便會自行做心理側寫,或是事先發出警告。例如說——這項藝術作品有可能觸及你心靈的創傷;這部小說恐會抵觸一般倫理驗證項目40896A ( Health & Clear生府倫理評議會2049年12月4日制定)。//


一切都是為你好。

因大愛之名,因安全之名,因方便之名,因幸福之名,奴役取得了合法性。

甘之如飴得不寒而慄。

如果想了解伊藤計劃的故事,可以看看這條介紹短片。

Pakkin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Pakkin Leu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