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

在朋友的Facebook status讀到關於「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的分享,挑起一番思緒。

當下第一樣想起的是,有許多人明明可以兼善天下,但就諸多藉口獨善其身;而有些人明明獨善其身都未必得,但又慾望高漲一心染指天下。這個判斷,外人無咩可以置喙,所以心誠的工夫很重要,無謂自欺欺人,無謂遺害蒼生。

這可以進到內聖外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討論。

天下既是蒼生的居所,也是慾望名利場,權力所到之處,內聖不彰,外王就是地獄。記得讀曾國藩的傳記時,有說法指湖南一脈的儒家,不是由修身一步步推到去平天下的,而是強調在天下中修身。我沒有研究儒家的發展,但這個角度都幾有意思。

意欲在世界有所作為,人生的定點很容易陷入「差之毫釐,繆以千里」的歧途。而這個思考,我總想起耶穌傳道前面對魔鬼試探的記載。

//魔鬼又領他上了 高山 ,霎時間把天下的萬國都指給他看, 對他說:「這一切權柄、榮華,我都要給你,因為這原是交付我的,我願意給誰就給誰。 你若在我面前下拜,這都要歸你。」 耶穌說:「 經上 記着說: 當拜主-你的神, 單要事奉他。」//
(路加福音‬ ‭4:5–8‬)

2013年,在基督教文藝出版社的《道地靈修6》我曾寫過這個,其中一段我是這樣寫的:

//在金錢掛帥的世俗社會,權柄和榮華來自財富的累積;但在教會圈子,權柄和榮華卻是微妙地與名聲掛鈎。
從沒沒無聞到為人所識,是一個人受到群體所肯定的證明。但在華人教會的文化中,名聲的累積往往反過來被視為成功的階梯,成為了事奉者的社會資本,以屬靈的事來論資排輩。本來名聲只是一個人的才幹被肯定的結果,但當名聲不再只是結果,而成為事奉的目標和焦點,成為攫取權柄榮華的手段,名聲就在這一瞬間由事奉的助力變成事奉的負累。
當我們考慮名聲多於天國,開始為了在上者的顏面而盡說好話……當這些考慮開始主導我們的行事為人,即使我們以為這是為教會好,我們生命的主權其實早已被移交──從天國之主交到世俗之主手中。
名聲的追求,很多時是為了自我價值的確認。從人而來的讚賞和榮耀,是那麼的實在;要做到人不知而不慍,忠於所託甘於寂寞,除非我們從上帝那裡得到終極的認同,否則,我們很容易就為了那些掌聲而把上帝的使命賣掉,換取那所謂「自己應得的」。//

在最自以為善之處,就是最多偽善的地方;在看來最有所作為的時候,就是最容易碰釘仆直的一刻。

願上主顧念本是塵土的我們。

Pakkin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