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是如何走過

朋友在除夕夜紛紛出帖回顧2017、展望2018。社會的2017,老實講,是充滿鬱結,充滿消沉,卻也看見許在人在消沉中開始沉澱,黑夜的眼睛讓人留意到暗處的光明。我的2017,又過得怎樣?

翻看相片記錄,這一年好像經過了三年,衝得猛烈。糾纏的事仍然糾纏,卡住的困難依舊卡住,每一刻都跟自己說要沉住氣,一步一步來,先做能做的,先改能改的。幾年前我為自家的網媒Little Post起的中文名「一小步」,本來就有此意,如今是更深地體會了。

總的來說,這一年我是有意識地建立了幾個習慣,以幫助自己更好地過活,與自己更好地相處。


減肥記錄:與身體做朋友

這一年我的體重減了20磅,從187磅減至167磅左右,主要靠兩個方法:晚餐盡量不吃澱粉質食物,每星期有一次連續行7公里的路。

事緣2016年年尾,去了抽血檢查,結果顯示我這個每天差不多吃一斤蔬菜的人,患膽固醇相關疾病的風險竟比只吃肉的同事更高!痛定思痛,我重新檢視自己的生活習慣,決定先從飲食開始着手。

我從小就喜歡吃麵吃白飯,減澱粉質是很要命的一回事。記得計劃之初,一想到晚餐沒有澱粉質,我腦海就已一片空白,想不到可以吃什麼。但白飯是飲食中主要的高升糖食物,磨碎米粒煮成的粥就更快吸收,糖尿病人最忌就是吃這些。而高升糖,加上高脂食物,很明顯是我體重和血脂飊升的關鍵。

身體是生命的載體,用得好就活得好,用不好就成了靈魂的囚牢。這一年我算是重新和身體握手言和,2018,目標是把體重調整到160磅的水平;也希望腹部和大腿的肌肉可以增強,鍛練下盤,免得年老時容易摔倒。


相機先食的食帖:You are what you eat

因為留意了飲食,我開始記下自己吃過了什麼。之前因為記錄不多,我記憶力又不好,於是檢視自己飲食習慣時花了許多時間搜索枯腸。回看今年的相片,原來吃了很多很美味的食物。

其中之一,是吃日本沾麵。這一年之前,我是只見過別人食帖中提過,但就一直沒試過。年中時因為要到銅鑼灣誠品書店主持座談,同事帶我吃了我人生第一碗沾麵,有驚喜。後來這間來自日本的店子關了,我就時不時去別的沾麵店吃吃看。也不知是不是回憶總是一些美化了的記憶,後來再吃的店子也沒有那間店做得那麼美味。

小時候我是以吃得又快又多而聞名的,中學和同學到街市大牌檔吃佬飯加底,會暗中較勁看誰最先吃完。相機先食使我開始留意到自己在吃什麼,也開始慢慢地吃。很久以前,我在自己的blog上貼上一句來自神學家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的說話:「只有放慢腳步的人才能多掌握生命,只有細嚼慢嚥的人才能享受吃喝。」提醒了自己這麼多年,總算開始踏出了第一步。


讀書書摘:慢讀慢想

我以前是買書買得有點狠,在書店貪婪地在書架之間遊走。但書買得太多,有時是一種虛榮,也是心裏穿了一個洞,說明自己對無知的恐懼,意圖以買書來填補。書不讀過就不會是自己的,書上所寫若不細想就沒有與作者的對話,往往只是反覆加強自己早已建立的一套想法。

有些人讀書讀得很快,我不敢懷疑他們中間有人實在讀得又快又吸收,也不敢判斷誰是囫圇吞棗水過鴨背,畢竟這世上真的天外有天,而我只是塵世中一件迷途小書僮,我用自己的步伐去閱讀和消化,享受作者的洞見和深思,這就已經很夠。

為了讓自己讀得慢一點深一點,我今年也做了兩個嘗試。一是安裝了公共圖書館的手機app,從圖書館借閱已出版好幾年的書,提醒自己不要以為買了就是讀了,用還書日期給自己一點壓力,放下手機,讀完每本借回來的書。二是我以Google翻譯app來當作OCR軟件,把書上的文字抄到Google文件平台,當作閱讀筆記。因為要即時校閱複製貼上的文字,所以內容也得即時仔細重閱一次,雖然很慢,但也在重閱中再次思考作者的文字。我是很討厭人在借來的書上做筆記的,我只會在自己買的書上做筆記。而用這個app,就可以既保持圖書的整潔,又可以記下當下的思考。

至於今年的「我的十本書」書目,正在整理中。(剛整理完了,請到下面的連結。)


聖經Screenshot:與上主對話

從圖片庫所見,我今年儲起的聖經段落是很多。也許經歷多了,從前讀不通的,忽然體會到聖經不同書卷的作者,是在怎樣的心情和視野下留下這些篇章語句。

由於種種厄困,許多關於信仰的體會是深刻了,更多感受到邊緣者的視角,也反思何以教會的語言如此拒人於千里。耶穌是讓邊緣者感到親近的存在,教會卻高檔得使邊緣者不敢步進;耶穌說的是平民百姓都聽得懂的日常智慧,教會的道理卻讓人口中充滿空洞的宗教術語。

這一年在朋友的教會講道,試着跟隨他們的傳統,以三代經課來預備講章。每周的經課與教會年曆同步,一般由四段經文組成,分別來自詩篇、舊約、福音書、新約其餘經卷。嚴格的做法,會要求講章串連起幾段經文,讓各段經文限制和深化詮釋的方向。有些教會的證道則只選其中一段(例如福音書),由禮儀演繹其他經文。這一年的練習,給我一次又一次機會和經文摔角,無論提早多久準備,總是到最後一刻才窺見曙光,有時更迫不得已把已寫好大半的講章砍掉重鍊,卻也在每次完成的一刻大感滿足。

而用廣東話意譯聖經,這幾年由於心定不下來,缺少沉澱細味的空間,舉筆重逾千斤,草稿愈積愈多,出稿卻像便祕。為了重新建立節奏,除了在《耶教能人》繼續供稿,也應承了《時代論壇》試寫半年每周專欄,面向比較保守正經的羣體,每次以一篇Facebook status的力度來寫。


驛馬星動:視點的轉移

2015年年尾因為要去馬來西亞出席論壇,給早已過期的護照續期,之後就多了出境。考察、採訪、退修、team building、觀光,雖然以數量計仍是不多,但已是不錯的新起點。受惠於廉航的競爭,出走的門檻是降低了,也明白為什麼有些人三不五時就搭飛機去旅行。

偶爾離開香港,會想到世界之大。香港今天坐困愁城,許多人舉步維艱,步伐與視野都需要重整。魚游於水,感受不到水的存在,直至離水的一刻;環境的改變,會讓我們有所發現。有些人去到哪裏都是食買玩瞓,但即使只是食買玩瞓,這些跳出日常框框的機會,也是能帶給我們不一樣的體會,只差在我們有沒有仔細留神。

無論遠的近的,希望有更多可以靜靜出走的時刻。

Pakkin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