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脆弱並且很容易被喜歡的人影響的自己

當B說出了這句話,我深呼吸了一口氣。過去的幾天,用著像熱鍋上螞蟻的心情活著,一種沒有合上拍的雙音軌電子樂的生命節拍,奇怪的不合諧感讓世界變得有點寂寥和漫長,春天的陽光夾帶著灰濛濛的色彩,讓路人的墨鏡看起昰件多餘的品項。

當在一個關係裡的人說出:「或許我就是註定要孤單一輩子」。如此悲傷的話震懾著當下的我。人生走的方向都是我們選擇下的結果,至此,我終沒有任何的後悔,我想這是最重要的事情了。下班後我將耳機裡的音樂換成了妳喜歡的節拍,只是想肆意地想妳和放任自己軟爛,雖然在歌曲間的停格會氣憤的告訴自己,「明明什麼事情都沒有,妳是在脆弱個屁啊!」。接著又想起了B說的那句話,這一天的結束前我在日記本上寫著:「接受和喜歡自己喜歡人的樣子,在了解自己後開心地做自己,別用自己的習慣去思考其他人,尊重別人也尊重自己的價值。學習愛的更完整,包含所有好與不好,然後用自己自在的方式暴露自己的樣子,不需要偽裝,沒有偽善」。

-p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