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哲学随笔000008 : 逾越节的激情

Passion Triptych by Hieronymus Bosch

​​中医哲学随笔000008 : 逾越节的激情

Hieronymus Bosch的Passion,画中人的视线耐人寻味。耶稣凝视任何阅读这幅画的人,那是超越时空温暖的凝视。

Passion一般译为「受难」。谁受难?为何受难?如何受难?不妨聆听《St. Matthew Passion马太受难曲》。《马太福音》第二十六章开宗明义,关键词「逾越节」立即浮现。

Passion蕴含着passover(逾越节)的宗教意义。所以受难是为了获得救赎。按照圣奥斯定的《天主之城》所言,人生在世不是为了享福,而是为了受苦受难。

所以人生就是Passover,跨越这个关隘,「逾越节人子将钉在十字架上。」耶稣以巴斯挂羔羊的隐喻,启示基督教信仰生命的意义。

身体所受的苦难是为了教人警惕,尘世的一切终归虚无。贪恋红尘俗世的一切,就是罪恶的开端。

人生就是从伊甸园放逐,最终回归伊甸园的历程。人类因为原罪,遭到剥夺永生的惩罚。逐出伊甸园的生涯,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历劫回归,重回伊甸园。

《旧约圣经‧出谷纪》的逾越节是穿越死亡的幽谷。《新约圣经》的逾越节:人生是等待救赎的归乡之旅,乡愁( nostalgia )是人类的宿命。

身体的神圣价值在于它是赎罪之旅的腰舟。保养与维修身体,如果缺少了永恒的凝视,则一切的关注都失去了隐逝汇归点( vanishing point )。

观卦上九爻辞曰:「观其生,君子无咎。」中国文化里何时开始不谈论天帝对天地万物永恒的凝视呢?还是止有一群短视的理性主义者避谈「绝对的他」对我们永恒的凝视呢?自古「天监在下,有命既集」(诗‧大雅大明)就属于信仰的一部分。

这悬于一线的意识,这幽微的漠然,在时间开始之前或时间停止之后,在一幽冥之光里。这幽光既非日光,也非暗夜。

日光为形貌增添澄澈的寂静,将阴影转变成无常的美景,以徐徐的迁流暗示永恒。暗夜净化灵魂,以剥落肉感掏空色欲,洗净红尘里的温情,既无繁华,亦无虚空。

唯有历劫的衰颜上,一抹微光,寂寞无为的彷徨。神光离合而莫名其妙,无所用心,以致庞然的冷漠。

时间艺术的万花筒空间结构:「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在时间之前与乎时间之后,无边的黑夜,不是我们所处的黑暗,在这絮絮叨叨的世界里的黑暗。

往地狱的更下层,直到那永远孤绝的世界里,说世界却并无世界,因为那黑暗不是外延的黑夜,而是向内溃缩的黑暗,剥除了所有可能的内涵。

断灭一切感官的世界,倾尽一切想象的世界,麻痹一切精神的世界。任何道路都一样,没有任何运动的环节,禁止任何运动的环节。唯一的运动就是,

「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

(现代西医必须看得懂这段文字,否则只是没有底气,装腔作势的痞子罢了。)

— — 李霖生 : 中医哲学随笔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