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中国梦:人民群众的幸福感

李霖生:「中國夢的哲學」摘要

§1

历来多听说美国梦,所以习近平的中国梦格外令人醒目。

习近平的中国梦,在于两大哲学体系的交锋与汇流:马克思哲学与儒家政治哲学。目前习近平的参谋本部,却仍然未能正面解消其所遭遇的质疑与批评。

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资本主义已经改变了中国共产党。昔日强势的组织战力与文宣战力已经大幅削弱。

《孙子兵法》曰战略之五根主轴:「道,天,地,将,法。」目前中国共产党因道理不彰,所以无法「令民与上同意,可与之生,可与之死,而民不畏危。」

中国共产党无法厘清形上学宇宙论的迷雾,无法理解马克思唯物哲学的真谛,以故无能令民与上同意。导致今天精神迷乱的原因,在于学院系统受制于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的市场导向。

§2

马克思的唯物论最佳的定义,莫过于下述的引文:

‘Es ist nicht das Bewußtsein der Menschen, das ihr Sein, sondern umgekehrt ihr gesellschaftliches Sein, das ihr Bewußtsein bestimmt.’

这一章箴言的精采处在于:人性不是基于「自以为是人」的意识。反而,人性的觉醒基于人的社会性存有(ihr gesellschaftliches Sein)。

「人的社会生命决定了他的人性觉醒」,这句箴言才是马克思的唯物论真谛。首先,人生在世并非直接意识自身的存在,而是透过「自身的生产力、生产工具与生产关系」认知自身的生命。人类证成自身存在正当性的基础是生产活动。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的切入点,就是资本家剥夺了个人的生产工具。剥夺个人生产工具之际,也就剥夺了一个人的存在感(le sentiment de nôtre existence)。

卢索说:生命不只是呼吸而已,更重要的是存在感。习近平的中国梦:要让人民活着有幸福感。这是马克思哲学的基本面,也是资本主义的最大坎陷。

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与原理,最大的问题在于它不让人「实现自己的存在感」。一个人的生命力,必须经过资本主义的利润转换机制,变成一堆不知伤感的票面价值记号。

孟子说的,人之所以为人,在于他可以感到伤痛。中国人甚么时候能发心,做我们真实的中国梦?

「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习近平究竟如何能让人民分享他的中国梦?

§3

梦是太阳神的神谕,是真理的启蒙。如果没有梦,我们就成了空心人,空心的民族,空心的国家。

没有梦的民族,势必任由其他国家的文化,胡乱的渗透进来。一个没有梦的民族,也就丧失了民族存在的正当性与神圣性。

八十年代后,中国人的梦密码,几乎尽操之于美国文化之手。但是美国自身深陷资本主义浩劫。

现代民主政治所规定的伦理关系,简化为债权关系。中国人崇信民主,却无法认知资产阶级民主蕴含的商品拜物教神学要义。

中国人舍弃了自身的道统,却未能发现西方人政治文化的神权基因。要知道资本主义的文化工业,即使是动漫游戏,也无法挑去希腊神话与基督教圣经两条龙骨。所以中国人只能追求没有灵魂的民主。

百年以来,中国一直只能追随西方资本主义的旅程,而无力省思与批判西方的民主、自由与法治等理念。

但是,梦是一个人的世界观。如果没有了梦,一切文化都会丧失健康的创造力。我们可以由一个民族的梦,评断他们的文化水平的高下。

习近平「中国梦」的关键句:要让中国人民的生活有幸福感。

这是一句很结实的话,而且是深契于马克思哲学的一句话,不是甚么官腔官调。天下有志之士,都应该同样以天下苍生为念,乐见其成。与人为善,共襄盛举。

§4

现在,习近平提出了中国梦,为什么人民还作着美国梦?为什么一些犬儒,仍然消极的质疑着习近平的理念与诚信?这才是当今中国领导人面对的最严重的问题。

现在中国人还在作着美国梦,如此,使得中国没有办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强国。习近平构想了中国梦,中国人应该从做一个独特的中国梦开始,建立一个泱泱大国国民的自信与风范。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让人民活着有幸福感。但是如果每天要靠手机刷出自己的存在感,怎么会有真正的幸福感?

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的切入点,就是资本家剥夺了个人的生产工具。剥夺个人生产工具之际,也就剥夺了一个人的存在感(le sentiment de existence)。

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与原理,最大的魔咒在于它不让人「实现自己的存在感」。一个人的生命力经过资本主义的利润转换机制,生命的价值感转换为票面价值。如此,一个缺乏存在感的人,必定丧失「恻隐之心」。一个遭到剥夺主体价值的人,必定泯没「羞恶之心」,也就是丧失了人性。Zombie还谈甚么幸福感?

现代中国人作为一个「受薪阶级」,作为一个打工仔,将无所逃于资本主义的利润转换机制。难道这是中国广大人民的悲剧性宿命?异化的人性哪里还会有「幸福感」?

§5

习近平想要与现代中国人分享他的中国梦,但是我们的教育体系早已抽空了人性的超越向度。

仅以中国的大学入学测验为例,无数优秀的青年学子,在学校花费了十几年生命,只学到了应考技巧,自己却无任何知识以契入现实生活,更绝对没有学会独立思考以面对真实人生。

动漫游戏式的思考模式,渗入各级教育体系,新世代的中国人已经将自己好好的驯养了一番。年轻人十几年饱受挫折的学习历程,只不过是不断练习动漫游戏的通关技巧。中国人民驯服成为数码化空心人的流程,早于三十年前已经启动。

既然资本主义的文化工业已经变造了我们的教育体系,所以不仅仅是人民群众遭到剥夺人性的教育,高踞产官学共犯结构顶端的菁英阶层,根本只是通关技巧最高积分的金字塔顶群组,也更加无法幸免于人性的物化。

Georges Bataille早已宣示了,垄断社会资源的顶峰人士,他们严苛的遵守资本主义的竞争游戏,最后换取的并不是幸福感。这一群占据顶峰的菁英,宰制社会95%的财富与权力之后,为什么只是获得了最大的虚无与焦虑?

§6

习近平的中国梦本义是要让人民活着有幸福感。但是当中国的外交部长自豪的说:「你知道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面貌把六亿以上的人摆脱了贫困吗?你知道中国现在是人均8000美元的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

「在下位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矣。」国家民族的菁英阶层,只会惦记着富国强兵,却不明白去食去兵,上国依然是上国。但是「民无信不立」,为政者不能令民与上同意,如何立国?

当此全国,乃至于全球,舍死忘生投入这伊卡洛斯的追日运动之际,国家的领导菁英们,是不是还不能太早自满自豪?

其实,当下中国人民仍然无法超脱资本主义的迷思,全国人民仍然卷入动漫游戏式的虚无与绝望的竞赛里。所以当习近平以「人民的幸福感」来诠释他的中国梦时,无论贫富阶级所能感受与想象的只是资本主义的深刻化,以及人性加速流失后的虚无感。

《论语》里说道:「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何谓「民信之」?显然「足食」「足兵」都不是人民认同国家的前提。就算是《孙子兵法》都能说出:「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民不畏危。」如此才是真正的「民信之」,才是真正的世界级强国大国。

§7

人民愿意与政府共存亡,这才是真正泱泱大国的风范。这个国家的人民才真正有存在感与幸福感。「足食」「足兵」皆其余事尔。如果中国人没有属于自己的中国梦,就算是「人均80000美元的一个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又怎么样?

但是习近平以下的领导阶层,已经忘了「为人民服务」的本心,政府部门应该省思《礼记‧中庸》所言:「在下位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矣。」人民不认同国家领导阶层的治国理念,同国异梦,离心离德,国本势必将会动摇,国家势必将会四分五裂。民不可得而治矣。

愚夫愚妇或许认为,习近平倡导国学,简直就是迂腐,食古不化。但是幸福感不就正是孔子的梦想:「少者怀之,朋友信之,老者安之。」?

打击贪腐的官僚与压抑糜烂的生活,只是消极的治国方策。如果不突破资本主义的生产模式,人民永远无法在动漫游戏的生涯里,刷出存在感。中国梦永远无法胜出美国梦,而美国梦也只是一个虚无深渊底的噩梦。

唯有让人民能够透过自己掌握的生产工具,实现自我的生产力,证成生命的实践价值,人民才会有存在感,才会有幸福感。

§8

孔子所界定的人生:「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艺」字的甲骨文象形就是一个人从事园艺活动。「艺」就是所谓中国特色。一个人透过自己双手的生产活动,实践自身存在的价值。一个人由自身的生产活动,正成了自身存在的正当性。

动漫游戏式教育的效果,就是国民丧失表达自身生命的能力。动漫游戏并不是真正的游戏,而只是豢养奴隶与牲畜的训育教程。

动漫游戏教程的训练效果,令人类顺利滑入资本主义的生产模型。学校教育与生产动线无缝接轨。

「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

面对巨大的资本主义文化工业,为什么阅读与写作将是人类最后的救赎?未有书写之前,人民以口耳相传的诗歌创作人民自己的史诗。书写是第一次生命的禁锢。

但是以《春秋》之名的历史著作,在经学的指导下,仍然实践着史诗的天命,表现了超越政治权力之上的真理意志。

但是历史是人民的记忆,然而进入历史时代的人民,因为阅读与写作的权力遭到知识阶层的垄断,人民也因此失去了决定自身记忆的权力。

因特网的发明,是一次科技对生命的解放,人民又可以重新掌握撰写自身记忆的权力。但是人民已经失去了阅读与写作的能力。

§9

资本主义时代,阅读与写作需要巨大的成本。「集体生产程序」首先要排除的就是个人的人性自觉。个人在线只需接收与发出简单的讯号。所以个人的阅读与写作能力,首先遭到剥夺。于是动漫游戏式的文化工业再一次禁锢了人民的记忆。

我们可以透过目前社交网络的现象,发现人民所受教育水平虽然普遍提高,但是表述自我存在感的能力却极度贫乏。网络贴文的素质同样极为浅薄。甚至受过西方高等教育,拥有博士学的专业人士,也只能透过转贴耸动听闻的八卦,或分享他人的影像,哗众取宠。

年轻世代普遍缺乏表述自我存在的能力,只能复制他人的影像,或者复刻公众偶像的生命形象。因为我们的语文教育转驳动漫游戏的程序,语言沦为工具,文学完全丧失探索生命真相的能力与特权。

诗比历史更真实。当人民重新掌握生产工具,有权力撰写一个人自我的史诗之际,人民却已遭资本主义文化工业炮制的动漫游戏,剥夺了阅读与写作的能力。

试问今日还有多少人能够理解语言不是独立自主的存有物(entity),它是社会与政治生活的部分组织。语言塑造我们的知觉,但也受到我们社会脉络的塑造。

语言不是用来命名已经客观存在的世界,相反的,我们乃是透过语言符号,赋予外在世界存在的真实性。

§10

语言才是概念化的经纬,修辞学形构了价值的系统,我们经由语言体验所谓实在性。修辞学在形上学已死,语言学转向的意义下,成就了马克思哲学意义下的唯物论,写作实践了现代人最后的生产力。

现代因特网存在着无数写作个体户。当前解决文化危机的契机,在于启动网络上新一代「火星社」运动。解放资本主义文化工业桎梏的前提,必须先培养与教育人民阅读与写作的能力。

因为任何言语都是修辞,所以语言传达的是一个人对世界的看法,绝非形上学的认知,更不是客观的记号系统。语言在人类的运用下,总是富于表情的修辞活动。

语言塑造世界的面貌,语言表述个人活生生的生命。反观网络上的社交活动,人与人之间沟通的记号系统,不仅缺乏修辞学的涵养,简直贫乏到了意义的终结点。

凌波微步的阅读世界里,阅读者绝非被动接收作者的指令与讯息,反而透过彷徨无为的阅读历程,不息的创造新颖的衍义(figure),在量子跳跃的时空中,解消了死亡的焦虑。

写作的顶级功能在于赋予人类生活一种形式。除了美学的理由,我们阅读小说乃因为它门让我们在这真理备受争议的世界,获得平静与安祥的生活感受。创作虚构的世界反而为我们揭露了世界的真理。

§11

让我们回到「幸福感」的核心。古希腊文化的特质在于将一切活动都视为游戏。志于道,游于艺。西方古代教育以修辞学为最终的教程,这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政治人最高尚的精神活动。而西方现代文明已丧失了古典的人文教养。

言语即修辞,修辞学乃说服之造化。同时修辞学乃是「共和政体」的艺术,因为人们必须容忍最诡异的意见与观念。

人类在孤绝的宿命里,始终在创作与人生之间担任转译工作,阅读人生如创作,阅读创作如人生。说到人生,阅读可以解消存有的焦虑。同时我们也认知那虚构的实在,其顶级功能即在于赋予人类生活一种形式。于是潜隐于未来的实在,令人生更加宜人。

这是虚构的文学作品产生的生命的再生力,因为语言的圣域让我们在这个真理备受争议的世界,获得安定的生活。而创作世界里,史诗「揭露真理的特权」(alethic privilege)乃是「语言/修辞」提供我们评注人生价值的永恒参数。

美学的训谕,启示给那些执迷于经济决定论的肉食者。这就是尼采所说的箴言:世界与人生,唯有做为美学现象,才能够获得存在的正当性。

§12

有人说:当人面对最严酷的处境时,就会露出真实的面目。或许这是「狗急跳墙」的一种说法,然而人不是狗。

如果一个人没有梦,如果一个人对于自己的未来没有憧憬,他会堕落为一只狗,如同狗一样面对自己的生涯。

人并不是活在当下的现实里。因为我们说「当下」之际,当下已是过去。人活在未来之中,人生的曲线是抛向未来的拋物线project,而人生的取向也就是人性的取向。即使在最严酷的处境里,仍然自我认同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这就是人性。

人性只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选择,一个择善固执的行动。选择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这就是一个人最好的梦想。一个人的梦决定了一个人生存的正当性,决定了一个人生命的价值。

习近平2016年5月19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有三点特别引人注目

第一点、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表达了对于哲学的最高度重视,绝对是泱泱大国的风范。同时,崇尚道统,以道统制衡治统的政治哲学,也强化了中国凌驾世界各国的文化高度。

第二点、当全世界都做着美国梦的时候,中国人终于开始自信应该有一个令世人向往的中国梦。

第三点、习近平竟然揄扬了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的价值。

§13

「民无信不立」这正是今天中国政局最大的危机。历史证明,即使人民生活富裕,国家武力强盛,都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更无法导致国族文明昌盛。

以文史哲学为前提,重视甲骨文字研究,又为什么是当前中国主要危机的方法?

中国立国精神乃是「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以文明教化立国。为政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正名之义,在于「修辞立其诚。」

当今资本主义立国精神,唯利是图。官僚市侩必定以为文明教化不足以立国。只知富国强兵而不恤民命者,必以为孔子所言「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

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习近平揭举中国梦的理想,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政府不能令民与上同意,当然无法九合群力,共成盛德大业。上下不能同心共济,国家又岂得长治久安乎?

§14

「名不正」「言不顺」乃是国家衰乱的根源。世人多以为当此国家富强之际,侈谈语言教育与美学教育,岂非太过迂腐?

然而高明之士岂能不知,如果连人话都不会说了,还能做人么?

Michel Foucault在其扛鼎之作Les Mots et les Choses最后的结语,透过资本主义学院机构的数字化记号学程序,翻转人性的自我论述之后,人性将如大海边缘,沙滩上的人面涂鸦,瞬间漂没无踪。

这一道修辞学的鸿沟,不仅横亘在现代文化与古典文明之间,也横亘在习近平与人民群众之间。

传承道统的读书人,为民先知先觉的知识阶层,首先遭到资本主义文化工业荼毒。因此,中国共产党的组织能力与文宣能力,大幅衰退,不复当年。

所以今天习近平对于人文教育与研究的重视,恰正表现了他的中国梦具体可行,以及实现中国梦的正确方向与条理。习近平的超越时代的政治智慧,也因此令他困处高寒绝境。

西方媒体对习近平的误解,则是因为他们的无知。但是中国知识阶层的资本主义质变,导致他们白色的灵魂与西方人一样,充满蓝色的无知。

§15

Michel Foucault说,在西方人眼中,中国文化犹如堤坝文明。原因在于中国文字的形构(formation)。甲骨文可以说是中国字的原始形构。甲骨文由记号表现意义,属于造型艺术的范畴。

西方人难以解读中国文化的密码,正因为以造型艺术形构的中文,在西方人认知的流程中,连绵的方块字恍如截断它们思想流脉的堤坝。

西方人透过拼音字母的音响流程,成就他们认知的记号所指意义的效果。犹如隐喻时间的河流,在流程中忽然遭遇无声的文字堤坝。他们的认知与思想流程因此遭到截断,而他们认知的耳多却完全听不见,中国文字渊默无声的意义。

西方人无法破解的中国文化密码,中文从甲骨文字以来的隐喻结构,不是音乐的数字逻辑,而是Claude Lévi-Strauss所说的神话逻辑mythologique。神话逻辑思维的法律,乃是以换喻(métonymie)成就隐喻(métaphore)的流转。

当我们探询那甲骨文字隐蔽的丰饶余韵,中国文字建筑群固有的流风余韵(surabondance),发出真理悠远的踅音。

现代中国悲哀的命运,摧折了读书人薪传的道统。现代中国人已斩断了文化的血胤,文化的龙脉早已随现代中国人的失语症而断绝。

就算是人文学院里,学风受资本主义唯利是图思想影响,学术论述受制于科技是数字化语言,思想模式也随之僵硬死板,受制于媚俗的市场价值。

§16

许多人以为中国当前的危机,在于经济发展危机,以及科技竞赛压力。而管理领导阶层的腐化只是国家富强宏图中的瑕疵。我们只能说,这种短视近利的想法,虽聚九州岛岛之铁,不能铸此大错。

徒法不足以自行,任何富国强兵的盛德大业,前提都必须是人性。要做大事,须先做大人。「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

即使是一班风尘小吏,须记「在下位,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矣;获乎上有道,不信乎朋友,不获乎上矣。」

在下位获乎其上,不是靠逢迎谄媚,而在于做人有诚信。所以凡是为人民服务者,最重要的不是专业技能,也不是「先意承旨」,最重要的是能「择善固执」「与人为善」,努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习近平倡议复兴国学,而国学乃以人性之觉醒为本。复兴国学确实是现代中国治平天下首要之务。但是现代中国人却已经遗忘了,解开中国文化密码的关键。

解开中国文化密码的关键,正是甲骨文。

我们透过学习甲骨文,体悟换喻(métonymie)成就隐喻(métaphore)的流转。经历古典文学的涵养,启发阅读及创作的生命力。不再被动受制于文化工业格式化的人生,恢复生命的存在感,撰写属于自己的史诗。在自己的人生里,成为值得尊敬的史诗英雄。

§17

Stephen Hawking说,人类所描述的宇宙就是最真实的宇宙。天地万物的存在,其实是在我们的言语启示之后诞生。因此任何创作都提供了作者与读者扎实的存在感,解消了人类面对生死交关临界情境所产生的存有的焦虑。

但是现代人类的生产力遭到彻底褫夺。因为在MAG动漫游戏教育体制下,现代人的阅读与写作能力急剧萎缩。人类将无法表现自我的存在,再刷也刷不出真实的存在感。

资本主义文化工业以流畅的视觉意象,剥夺了人民在阅读时应有的创作余裕。MAG数字化的科技语言,侵夺了古典诗歌美学语言。精确有余的数字语言,只剩下简单的工具性,全无人类语言应有之风流蕴藉,阅读与写作的创生能力,必定成为绝响。

古典诗学的教谕:我们借着语言叙事的布局方略,塑造了宇宙万有无尽繁华的形貌。当我们以语言指点万有之际,万物群生的存在始豁然朗现,暴露在生命的强光之下。

习近平如果想保存读书人的道心,维护道统于不坠,首先要拆解「产官学共犯结构」。不仅截断资本家对学院体系的支配权,也必须抑制传统的绅权系谱。

读书人坚守「忧道不忧贫」「谋道不谋食」的清贵道统,绝不可沦落为「为富不仁」的市侩。同时读书人也必须不再攀登「学而优则仕」的权力的阶梯。

______________李霖生 2016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