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霖生(北川若瑟)《易經密碼解密》 〈豫〉 兵凶戰危:權力與風險成正比

第九卦 〈豫〉兵凶戰危:權力與風險成正比

卦爻辭注疏

「豫」卦曰:「利建侯,行師。」「豫」字古文如「象」字陶文,《周易集解》引鄭玄曰:「豫,喜佚說樂之貌也。」《爾雅釋詁》:「豫,厭也。」 聞一多《周易義證類纂》曰:「豫卦字當讀為象,謂象樂也。⋯⋯豫為武王舞名,建侯行師即舞中所象之事。」所以豫卦的主要情節或許仍然是祀與戎, 象可能是軍隊的重裝階級,豫為豫祭,乃像象群出征舉行的象舞之祭。

利乃象耒刺土種禾之形,耒上或有點,乃象翻起之泥土。人藝禾而得利,故曰利。「師」字甲骨文如臀尻,旅途中坐臥止息及止息之處。行旅人數以軍事征伐所集結者最為眾多,故軍旅止息駐扎引申為師眾之師。占得豫祭,預示軍事征伐將會成功,武裝的象群在大道旁駐足,大帥的軍旗樹立之後,部隊暫時安營紮寨。利於建立新的據點,開拓統治的疆域。

初六爻曰:「鳴豫,凶。」張立文曰:「鳴豫即有聲名而享樂。」何以既有名譽又有享樂,卻前途凶險?若釋鳴豫為祭祀時象群哀鳴,出征之際軍陣有變,則其凶可知矣。

六二爻曰:「介于石,不終日,貞吉。」張立文謂介于石:「⋯⋯正直 不移,猶如石子一樣堅硬。」聞一多《周易義證類纂》:「《漢書 ‧ 陳湯傳》: 『百姓介然有秦民之恨。』⋯⋯憂恨與困辱義相因,『介於石』亦猶『困於 石』也。然而坐石之期暫,至『不終日』,則是過小而罰輕,故又為吉占。」 若從張說,則何以介不終日卻貞卜得吉?故宜從聞說也。

「吉」,字形本義待考,馬如森《殷墟甲骨文引論》引于省吾解:「本象置句兵于□盧之中。」陳初生編《金文常用字典》伸其意曰:「凡納物于器者為防其毀壞,所以堅實之,寶貴之,故引申為吉利之義。」但是若參考 「各」的字形,「出」的字形,吉字的「□」未必只能釋為象口之形,在許 多字的構造中,都出現了它,如「命」「吝」「咸」,或許指宗廟重器所在。 即使其象口形,我們也可以說,吉的涵意或許與人的言行舉止有關,明確可言、可行或許就是吉,而禁聲、不可行即為凶。包括象師的出征大軍在石陣 中守備,不久即重新展開征途,前途吉利暢順。

六三爻曰:「盱豫悔,遲有悔。」「盱豫」張立文曰:「跋扈而有享樂。」 盱若從目從于,「于」字《甲骨文字典》解曰:「象大圓規。」釋其義曰: 「介詞,示所在也。」象師于大道旁遲疑不前,「遲有悔」王引之《經義述 聞》曰:「此有字則當讀為又,古字有與又通,言盱豫既悔,遲又悔也。」 總之得此爻者蓋將因遲疑後悔而致更加後悔也。

九四爻曰:「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張立文據帛書周易,謂由豫即猶豫。高亨《周易大傳今注》則曰:「由疑當作田,形似而誤。田,田獵,豫,享樂。田豫大有得,言人田獵以行樂,則大獲鳥獸,此是有益之享樂。朋,朋友。盍借為嗑,多言也。⋯⋯簪借為譖,⋯⋯」如依高氏所言, 由為田之形似而誤,田豫或即表述象師行於田邑之間,征伐頗有所獲。所掠 財貨甚多,無須疑惑。或謂友軍來會盟,亦無可疑。

六五爻曰:「貞疾,恆不死。」貞若指貞問之祭,貞疾或謂在軍陣中舉 祭之時,不幸中了敵矢,但是不必擔心,一定不會死。

兵凶戰危:權力與風險成正比。「豫」卦其實是一匹象困于亂石灘的故事。 象群為作戰主力,敘述著周東進翦商的史詩,這就是周朝封建的神話。象軍 的重裝甲部隊在東征中應該很重要,豫卦所引用的卜辭,生動描述著中國式 的《伊利亞德》(Iliad)。

易經密碼解密: 幸福的哲學,生活的六十四個好(盒裝套書)
https://goo.gl/sMkA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