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霖生 醫學哲学《身体野生思考》上卷 第二章 认知、语言、与凝视:启蒙的辩证

《一代宗師》宋慧喬 圖片來源:網路 https://goo.gl/IlxZ1V

启蒙的辩证

终于,打开果实了,小心翼翼剥开的脑壳,浮现出脑壳的灰白质,包在一层充满静脉、黏液的薄膜下。那晦暗与致密的果实,那智慧宝座终于解放,为暴露在白日之光的照射下。此即启蒙的真谛。

但是与启蒙同时发生的正是新的遮蔽。新的知识不断的拓展认知的领域,无知的疆域也正翻滚向外拓殖。

眼睛变成了明确性的提供者与保管者,拥有暴露事物于真理的天光下的力量,但其所提点的也只有那被它引领至天光下的部分:张开眼睛之际,同时揭露了原初之真实。(13)

光(εἶδος)在凝视之前早已存在。它既是形上学理念(idea)的元素,也是万物透过几何学与光学获得理念性形式存在的根源。

点灯

王家卫《一代宗师》电影的序幕,梁朝伟以旁白的方式,直接点入正题「点灯」。他说宋慧乔饰演的张永成:总是点一盏灯,等叶问回来。

叶问的旁白:张永成点一盏灯,等夫君归。《一代宗师》里「点灯」的梗(code)很长。此处妻子点的一盏灯,光影缠绵悱恻,暖人心怀。

「点灯」的典故是《般若经》中说:「诸佛弟子凡有所说,一切皆承佛威神力,与诸法性常不相违。依所说法,精勤修学,证法实性,故佛所言如灯传照。」

灯代表光明,光明隐喻智慧。点灯即启蒙,传灯是觉悟者智慧生命永恒的象征。《维摩经》中也有论及:「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

所以与后来点灯的言语相应,张永成的灯晕里,又不仅夫妻缱绻之情而已。深层隐喻着夫妻的情义与知遇,透过叶问口中的张永成,映衬着叶问的人品。

《一代宗师》的节奏似乎慢了,却并不令读者厌倦。这隽永的品味在于读者的人生省思与涵养。急什么呢?难道期待一包薯片的咸香爽脆么?

阅读《一代宗师》情节之际,读者的彷徨无为(lingering),有时不仅为了放慢节奏,更是为了读者能够享受「凌波微步」(inferential walks)的美妙时刻,因而时间的日常度量流入虚无的世界,所有的时钟皆迁化如流水。

有些《一代宗师》的读者嫌宋慧乔的戏分太少。又怀疑因为语言的隔阂,令宋慧乔开不了口。其实张永成的明眸皓齿与顾盼身姿,无言如天地,徘徊整部电影明暗交迭的时光里。读者在傍徨无为之中,封闭于时间的树林里,生命进入永劫回归的神圣时空。神圣时空里的神话,不容凡夫俗子置疑。

若非无量生命力?何可如此彷徨无为?如是之章句唯有无量之时间可及,无量之时间度量即涌现无限之生命力,实现无限之生命价值。《一代宗师》里,舒缓的画面几乎将凝定成为永恒的史诗,正在开启读者无量无间的生命力。

一旦凝视已臻完美之际,即行回归到光那不曲不折与无止无境的意象之中。

(13)Michel Foucault, p. 10.

______李霖生 醫學哲学《身体野生思考》上卷 第二章 认知、语言、与凝视:启蒙的辩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