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霖生 醫學哲学《身体野生思考》上卷 第二章 认知、语言、与凝视:configuration造型艺术

圖片來源:網路 Roland Barthes

configuration造型艺术

人类认知的第二层建构,由figure而configuration,configuration就是造型艺术,涵摄念念不息的figure。Configuration则如耶稣的裹尸布上出现的影像,那是攸关复活的神圣时刻,是上天的造作,而非人间所有achïropoïétos 。(53) Configuration的造型艺术之一,表现为电影艺术。

Configuration的隐喻:耶稣在裹尸布上死亡的留影。我们必须启动音乐的理解,才能够收摄无数散乱的影像(figure),在音乐的结构里完成每一瞬间的物质零件配置结构组合图(configuration)之持续存在。

摄影不足以令人追忆往事

相片里没有任何普鲁斯特式的东西(proustien)。相片对我所产生的作用,不是重现由时间与距离,逐渐淡薄,终于消失了的东西,而是证明我眼下看到的东西真的存在过。

相片令我惊异的原因在于它变成一种宗教的实体(la substance religieuse)。犹如耶稣的裹尸布上出现的影像,那是攸关复活的神圣时刻,是上天的造作,而非人间所有(achïropoïétos )。

摄影使本人像另一个人一样出现了:身分意识扭曲了,分裂了。人们将精神分裂病人看到自己形象的幻觉与摄影活动混为一谈了。

银幕的边界不是相片的镜框,而是个遮蔽的盲视域(champ aveugle)。从银幕中走出去的人物,继续生活在一个盲视域(champ aveugle)里,不断地重复着那部分影像。(54)盲视域(champ aveugle)支撑了configuration的世界的建构。

《一代宗师》电影开场,二话不说,先来一场叶问雨夜战群豪。我们都知道这不过是一种电影「蒙太奇(法语:Montage)」表现舞踊的美学。

场景接到叶问富家公子的身影,我们隔着精致的玻璃门窗,只见叶问回旋的舞影,在一堂考究的酸枝家具之间,潇洒舞动着长兵器。

舞踊美学的理念源自身体是生命的隐喻:身体的运动表现音乐的特质。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音乐是时间的艺术,生命的意义涌现于时间的地平线,肉体的生命迹象是人生意义最后的证据。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身体死亡宣告,静默的永恒从此展开。

时间在时间的度量中才有意义,「长沟流月去无声」度量的刻度记录定时器无声的节奏与旋律。身体成为生命价值的定时器,因为它也就是人的命运。

舞蹈中不停的跃起,其意义在于无休止的对抗地心引力的宿命。这是人生的悲怆性,舞蹈转喻悲剧英雄的永劫回归。每次跃起虽然必定落回地面,仍不碍舞者再次再次的跃起。

武艺与舞蹈

武艺与舞蹈源自战争与宗教的亲密关系:戏剧里比武与共舞转喻着人生的爱与死。这是王家卫以电影的史诗,诠释生命内在深藏的吊诡(paradox)与乡愁(nostalgia)。

普鲁斯特说:一个人虽有许多相片,但凭着相片想念他,反而不及单纯的想念他来得清晰。(55)

不能称之为恒定,那过去与未来会聚的中心。既不是从「将来」来,也不是向「过去」去,既无升腾,也无沉沦。

若不是这静止的点,将无任何舞蹈,而唯有这舞蹈,我们可以说,我们存在过,但是却无法说出在那里。而我们无法说出时间有多久,因为它深植于时间之中。

深情凝望。时间「过去」与乎时间「将来」,仅允许一丝意识,因为意识不存在于时间之一瞬,然而唯有在时间之一瞬,这悬于一线的意识,这幽微的漠然,在时间开始之前或时间停止之后,存在一幽冥的目光之下。

(53)Roland Barthes1995p. 1167.

(54)Roland Barthes1995p. 1147.

(55)Roland Barthes1995p. 1155.

_______李霖生 醫學哲学《身体野生思考》上卷 第二章 认知、语言、与凝视:configuration造型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