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霖生 醫學哲学《身体野生思考》下卷 生命与真理的三重境界:三重境界间的转译系统 3

牟宗三

牟宗三先生常说「人生是一大坎陷」,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是导的转喻。

所谓阴阳,实一气流行,天籁之隐喻也。并非视觉所见光之阴阳也。然而光之阴阳与气之流行,皆超越误置具体性谬误,不拘泥于时间空间单一坐标定位者也。

由甲骨文与金文的字形观之,阴阳造字的形构与光影的明暗有关。《诗经‧大雅,公刘》云:「笃公刘,既溥且长。既景乃冈,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其军三单。度其隰原,彻田为粮。度其夕阳,豳居允荒。」

阴阳在这章诗里,指阳光下地形的迎光或背光。(41)周人追想先祖公刘开疆辟土的历史,公刘既据日影以定其南北方向,又登高观望形势,视其阴阳向背,以为营居之宜。由光影的向背视察合宜的地形,以决定居住与垦殖之地。

《诗经‧大雅,桑柔》云:「既之阴女,反予来赫。」据王静芝《诗经通释》:「阴,覆荫也。阴,音荫。女读为汝。」阴作为动词,也是从遮住阳光造成的阴影而来。

《春秋左氏传》僖公二十八年所云「汉阳诸姬」,以及《春秋公羊传》僖公二十二年又云「战于泓之阳」,综合上引《诗经》章句,我们可以肯定「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的注释。

阴阳从天光照射大地之上,因山水地形之向背来定义。根据上述引证,易传所云,观象取法天文地理,显然符合作易的原则:

「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周易‧系辞上传》

这里所谓「变化」,不可离天地象形而言,更不可忽视阴阳所立之象。《周易正义》有云:「变,谓后来改前,以渐移改,谓之变也。化,谓一有一无,忽然而改,谓之为化。」

至于《周易‧系辞上传》曰:「变化者,进退之象也。」韩康伯注曰:「往复相推,迭进退也。」可以想象,变化是光影在地上阴阳明暗的推移。

阴阳与乾坤的比类象物关系,也是建立在光影的进退变化之上。或许阴阳变化之象就是「易」的本义,易既非蜥蜴的象形,也不必是「上日下月」的象形。(42)

甲骨文:易

根据甲骨文金文各种「易」之字形,殷商与西周时的「易」,都有容器盛物之象。甚至还有两容器并列,内容物相倾之象。其他尚有日出地上,光线映耀之象。

所谓乾坤为易之底蕴,也是从光影的变化之象立言,因为《易传》同样由光线照进门户与否论乾坤:「是故阖户谓之,辟户谓之,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见乃谓之,形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周易‧系辞上传》

「辟」或象双手推门而开,「阖」或象两户闩以重锁。门户推开,光线射进门,即阳之象也,即干之象也。门户紧闭,阴暗的门内即阴之象,即坤之象也。

但是《易传》并非相信,天地分别是阳性与阴性两个生物,或者天地具有什么生物性形象的生物神。《周易‧系辞上传》所谓:「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

所以「道可道,非常道。」向我们展示了「道」的三个系统。

一个是属于实践的道路,

一个是属于「沟通」之指导,

一个是属于形上学的道理。

这三个系统之间可以转译,接下来我们以「名」的三系统,说明道的三系统之间转译的关系。

(41)乌溥恩,《周易:古代中国的世界图式》(同上)页12–13。

(42)南怀谨与徐芹庭,《周易今注今译》(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8)页4–5。

(43)乌恩溥,《周易:古代中国的世界图式》(同上)页1–4。

(44)参阅《汉语古文字字形表》(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88)页374–5。乌恩溥以为其字形为前述两器皿截去一角。(同上)页2。

_____李霖生 醫學哲学《身体野生思考》下卷 生命与真理的三重境界:三重境界间的转译系统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