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霖生 醫學哲学《身体野生思考》下卷 生命与真理的三重境界:三重境界间的转译系统 8

Roland Barthes

《濒湖脉学》临床医学方法论 :镜子反射 commentaire

《濒湖脉学》以一种「镜子反射」(commentaire)的形式,表现了卓越的临床医学方法论,堪为中国学术的典范,充分表现中国科学方法的主体性。

我们特别关注此书以散文诗:「体状诗」,「相类诗」与「主病诗」共同建构起来的「镜子反射结构」。

首先,我们必须证成其形式结构的合理性。「方法」原本有路径的意思,但是「方法」却也意谓着认知主体逃避达到目的地的直线路径。方法成为趋赴一种目标的操作礼仪,服务于一种共相,效命于一种道德。(58)

为什么方法论展示的直线路径,反而成为认知主体逃遁的路线?《濒湖脉学》与临床脉诊的关系或许说明了此中关窍。由切脉之际开始,就展开一连串的镜子反射活动。

语言形成悬在我们生命上方的意义,引导陷入自身盲目中的人类,它原本守候在黑暗中,直到逐步显豁于日光与言语之下。(59)

医者三指临于病者寸关尺之际,倾听身体的天籁,一气流行妙会于心,隐遯于目光之外,五脏六腑九窍百骸,渊默以生。然而临床医学却绝不许此默然独存,圆神妙会之乐。

医者固然必须以语言形构诊断,更须以语言之隐喻呈现默会之妙诠,否则无以完成临床医学之任务。

但是语言终究是生命间接性存在之载体,我们只能透过光的折射,影像的倒影,镜子反射的倒错。

语言所形构的认知并未越过我们的身体而达到对方的身体内部,医者三指临于病者寸关尺之际,真知犹封存于身体幽暗的世界,真理尚未转译,只能「存而不论」,此实「道隐无名」之本义。

(58)Roland Barthes, Comment vivre ensemble : cours et séminaires au Collège de France 1976–1977, Éditions du Seuil/Imec, Paris, 2002. p.33.

(59)Michel Foucault, Naissance de la clinique, Paris,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1963, 8e édition《Quadrige》:2009, 2e tirage: 2012, p 14.

___李霖生 醫學哲学《身体野生思考》下卷 生命与真理的三重境界:三重境界间的转译系统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