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帽

棒球帽

平生以浓密的黑发自豪,且以头部忒大,不喜戴帽。尤其厌恶他人给我戴帽子,又或者规定要戴帽。

服兵役时,集合之际,总是有人低语:要不要戴帽子?其惶恐之情,溢于言表。

少年时,因爱国主义激情而入党,所以给戴上了蓝帽子。又因社会主义情怀而耽读马列经典,善组读书会,所以又给戴上红帽子。

初任教职,因痛恨校董以权谋私,藉高等教育之名聚敛财货,所以组织全台第二个「教师联谊会」与开当铺出身的财迷校董斗争。结果又给扣上绿帽子。因为那时候相信所有反动份子都是搞台独的家伙。

早年不知得罪了谁?据调查局的高干私下告知,我的AB档断语为「危险人物」。原来一直有顶黑帽子伺候着。

自获得博士学位,曾递过五十封以上的求职信。许多大学,包括母系台大哲学系,我都投过五次求职哀告。其中许多回,履历资料竟然都是原封退回。

痛恨之余,有些理由似乎令我足以认命。据说这些人不用我,是因为我「看起来太凶。」如果以这个理由说明我运途坎坷,老实说无法释怀。只因向来自视个性忼爽无毒,和善有余。

年前偶然闲步市区,瞥见adidas 帽架。立马为一顶baseball cap吸引了视线。从此无分晴雨,出门必戴此帽。

然而还是因为夫人的一句话,令我明白个中关窍。原来她端详一阵之后说道:「你看起来和善多了。」我随即想起一则故事的片段,如果能早知道,我退伍以后就不要脱帽了。或许,如今早已大发了。我喜欢和善的自己。

____李霖生2018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