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能迴狂瀾於既倒

Wedgwood 玄武岩三件

無能迴狂瀾於既倒

昨日凌晨三點,一個人躺成大字形,任夜風習習吹呴,竟然依舊不寐。

十八歲進大學以來,殊少失眠之夜。尤其陶然引杯之後,豈有不眠之理。只因戒酒中,癮來如潮,於是連飲兩壺espresso 。結果就是久久不能入夢。

放棄掙扎之餘,依然一個人躺成大字形,於如此清明朗潤的夜穹之下。瞑目默想,在咖啡的暈影裡,一層薄薄的冷清包裹著我,或者,我浸泡在透明的星空下。忽然憬悟,一切都已無可挽救。

完全無法追憶,夙昔的壯志豪情,於此清冷的夜,嗅不到任何曾經熱血的氣息。徹底的絕望原來如此的清澈,渙漫著泠泠的幽光,在意識極晦暗的海溝深處。原來一切都已錯過,一切都已無可拯救。這生涯,只是造就了極為豐富的虛無。甚麼「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吉光片羽,只是透命的呼吸。

這恍惚的冗長歲月,竟然做不了一場晴朗的好夢。黑潮將至,無能迴狂瀾於既倒。我錯過了我的時代,而這個時代也錯過了我。

_____李霖生於石舟齋20170830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