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嘩

有人說大掰是個富爭議性的人物,喜歡他的人很喜歡他,討厭他的人很討厭他。當然說這話的人是屬於愛大掰入骨的人,他們為大掰組了個俱樂部,俱樂部的主旨是討論大掰各式各樣的作為(多半是大掰說過的話),及想出種種表揚大掰事蹟(還是他說過的話)的方法。

大掰在俱樂部裡侃侃而談,他擅長以動物、女人及孩童為喻污辱對手一博俱樂部成員的笑聲,當然他也以在不同時空下拯救動物、女人及孩童處境的演說激起俱樂部成員的熱情。

這天大掰還未踏進俱樂部就聽到俱樂部大門遭人破壞噴漆並在辦公桌上發現嘔吐物的事情,「像個剛被馬爾濟斯犬嚇壞的娘們般塗鴉」及「在嘔吐物中發現離乳食物」是大掰當天演說的開場白,俱樂部成員滿足地笑了。

第二天大掰和成員們一起進入俱樂部時,發現一個人正大剌剌在他們的會議桌上嘔吐,沒有人認識那張臉。

「大掰揍他!」有人說。

「我不跟沒有名字的人打架,哈哈哈。」大掰說。

「可是他吐了啊!」

「嘩 — 」

「聽聲音就知道他程度很差,我不想欺負人,哈哈哈。」大掰說。

「可是他吐了啊!」

「嘩 — 」

「他只有一個人,我不屑幹,哈哈哈。」大掰說。

「可是他吐了啊!」

「嘩 — 」

大掰嘻嘻哈哈在嘔吐聲中開始他的演說,嘔吐聲掩蓋了他說的話,俱樂部的笑聲嘩嘩掩蓋了嘔吐聲嘩嘩。成員在會後泡茶討論大掰的良好修養,這時那人源源不絕的嘔吐物已經蓋過了大家的腳掌。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