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再生的竅門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2015

第七屆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最近在新潟舉行,今年迎來香港部屋,可說是十多年來港日交流的成果。朋友V算是早期參與的先鋒,她寫過一句「地區復興就是老人的臉上重現笑容」,深得藝術祭主事人賞識,還在他寫的序中引用。

興起追回三年前的《拿破崙之村》,一來因為地域再生、振興老區是重要社會議程,越來越迫切。二來七、八年前跟老闆做過幾個項目,後來輾轉放下,離開了本行,一直難以釋懷。

在東京市政府打響名堂的淺井榮治(唐澤壽明飾演),認為公務員的職責就是解決難題,他得知日本有一萬鄉村,人去樓空,搖搖欲墜,統稱「限界集落」,便決定到離東京最近的星河市神樂村一展身手,推動老村復興。然而,星河市長福本純也正悄悄推行他的廢村大計,準備由得村落自然衰敗,然後興建垃圾處理廠賺回扣。一場正邪勢不兩立的對決即將展開……

淺井花了很多時間說服、鼓勵村民,將村民以為是鄉下玩意的技藝發揚光大,例如用和紙摺天燈辦祭典、在瀑布旁開餐廳賣土產農作物,又照顧母親患病入村休養的小姊妹,逐漸得到村民信任,後來索性住進村裡。淺井最厲害之處,在於每次主辦的活動被福本使計破壞後,都能一邊鼓舞村民,一邊落手落腳補救,成事後還感謝福本領導。福本眼看神樂村有聲有色,遊客從全國各地而來,油水大計渺茫,而且頭上光環日積月累,廢村自難啟齒,又拿淺井沒法。

拿破崙說:「在我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這是淺井的口頭禪(淺井口袋裡大概有一百幾十句拿破崙語錄備用,這井一點也不淺啊)。雖然出自公務員之口未免太超現實,但以輕鬆勵志小品來說效果不錯。

前面幾集一直是主角解決困難的橋段,以為沒甚麼驚喜之際,劇情的張力在最後一集推至高峰。話說淺井替福本拆了政治炸彈,使福本心悅誠服,神樂村逃過廢村命運後,一直協助淺井找贊助、用高科技改良農業的學弟戶川,將國家策略發展顧問櫻庭(大概類似中央政策組顧問,不過西村雅彥型好多)帶到神樂村,準備將神樂村當作模範村落,並將成功模式複製到全國。淺井一聽便知不妙。地域再生的重點,是村民之間、村民和外人間的關係,怎可能複製。但戶川是生意人,希望藉舊村復興撈一筆;櫻庭大概也想貯點政績,一拍即合。結果傳說中的國家補助金,因為財政部閂水喉而落空。村民對著鑿爛了的路發愁,最後還得靠淺井鼓舞,說好說歹把村落經營下去。

戶川經營的顧問公司叫Global Consulting,做的卻是貼地之至的村落工作,幽了眾多顧問公司一默。又global又consulting,只差strategic,cap水三寶便齊人了。

故事到最後,淺井說要去離東京最遠的限界集落,開始下一個項目。好不容易建立了關係便要離開。籠絡人心的工作,如何拿捏,難於上青天。

做人做事,處理和你意見相左、利益相反者的關係,往往比較容易,因為要建立關係只有一個方向,就是拉近雙方差距;與你同一立場者,卻往往殺你措手不及,因為他們背後動機、原因未必和你一樣。到了危急關頭,之前共同建立的基礎,可能成了他人的踏腳石或搖錢樹。當然這不一定有害於事態,但經營理念先行的項目時,有時只差一點點就無法挽回。正如淺井所言:

「依靠補助金和制度去振興村落,是很危險的,因為事情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被人操控。」

千規律,萬規律,戰略規律僅一條:戰略就是人心。淺井是明白人。話說回來,井到底是淺的好,一目了然,動機直接;至於深井,可以喝茶和食燒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