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Kirikawa:

什么叫guilt trip

根据性别出身肤色

(你还可以加上任何决定论倾向的词汇

不管先天后天

不可避免地、非自愿地、注定地要处于某种“关系”之中

而总有人或集体(或者说,有人以集体的名义)根据这一层莫须有的关系,向我们提出某种要求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

以屠杀所有贱屌为毕生志向的迫真女拳主义者

因为你是男的

你就要为父权制take shit

你个人的言说、辩护不纳入考虑范围

这就是本质主义了

不是剿不剿匪的问题

支那人这个guilt trip是必须被毁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