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時的談話

最近有意識地觀察自己的情緒,或在各種長久關係中的反應、互動,譬如:和爸媽講話,是否容易不耐?疲憊時,容易對庶務性詢問感到厭煩?與特定人相處,有哪些慣性?人時常是習慣與標籤化的動物,很多當下判斷會受慣性制約,或長久累積起來的各種偏見所影響。自己有意識是第一步,才有機會在每個似曾相識的當下,分裂出自我觀察與提醒的聲音。

生命是流動的,雖然很多變化很慢,往往需要好幾年,才能挪動一個人在心中的位子,或者改掉自己在某些關係中的壞習慣。但很多時候,我們忘記多給彼此一點耐心,或僅僅是時機不對,彼此需要更多空間,繼續探索生命的可能與茂盛,即便有時兜轉了一大圈,回到起點,但感受與體悟已是不同。

生命不斷在變化,長出新的東西,有時自己也說不清 – —關於想要的與內心真正的感受。人生的迴路線,曲曲折折。

接線時,總說:每個詢問生命困惑的人,心內早有答案,只是必須確認 – —答案從來不在他人身上,只是殷殷尋求切問者,比較容易遇到。

找到為何這麼做的意義?與生命想被改變的樣子?比較不易為得失心所困,也比較能長出自在。

即便人生苦痛,或許苦痛和困惑才代表我們的存在,活著。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