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生流之一起跳坑吧

為何有些人對細節特別龜毛、難搞?因為他們的思考,可能是幾千幾萬人的規模與延展性,而不是幾十幾百人。

有時,幾千幾萬人的事不做,卻在意幾十幾百人,因為有些價值要守護、有些路線得堅持。

在時間的死線前,不符合一些要件,寧願死撐至最後一秒、不妥協,因為效果可能九成變五成,甚至走味也走神。

組織龐大最怕官僚階層,即便要溝通、磨合的人多,有些歷程無法少;同樣的,也別因為這些歷程,阻礙了新的可能 — — 戇膽有其必須。

很多事一起做比一個人做更有動能,不管幾歲都一樣 — — 心力的振奮與渲染。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