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Hsun Kao

讓我告訴你,網路上最有價值的資產,並不在加密貨幣錢包裡。

你之所以能讀到這段文字,是透過瀏覽器上的“medium.com”。你每天都在點擊使用的工具,蘊含了整個網際網路的價值:網域。

網域就是網際網路

這是真的,網域名稱系統(Domain Name System, DNS)是你的電腦用來尋找另一台電腦的底層工具。而所謂的網際網路(Internet),顧名思義,就是電腦之間的連線。有了網域,我們才能連上任何想要的網站、服務、機構、個人,我們才找得到彼此,才有蓬勃發展的網路世界。

網路如此有價值,來自電腦相互連結的加乘效應、人類對語意的認知、商業品牌的累積。一切都反映在域名上。

就像要懂比特幣的價值,必須學習金錢的歷史一樣;要懂域名的價值,則需要學習網路的運作。DNS是最底層,同時是最有效率,最能大規模擴展的協定,能將解析域名的工作分散到大量機器,才能高速回應,服務數十億的上網用戶。

在這個吹捧加密貨幣的時代,許多聲稱要顛覆舊有網路的Web3專案,網站都是依賴DNS才能夠運作。炒作是一回事,支持數十年來網際網路的商業運作又是另一回事。大部分的Web3專案,真正的用途與價值根本比不上DNS。

然而,DNS也有著多年來未解的缺陷。

  1. 中心化審查、成本高昂的頂級域名。
  2. 缺乏隱私的外部域名解析器。
  3. 第三方安全憑證機構的浮濫與弊端。

這些缺陷讓我們賴以生活的網路有了漏洞,無法公平取得網域,上網隱私洩漏,負責資訊安全的憑證(小綠鎖)也可能被汙染。只要DNS出問題,所有的網站與應用程式無一倖免,號稱要打造新網路的Web3也一樣,無數加密貨幣都是因此被駭。

2020年,一個全新的區塊鏈協定修正了DNS,讓其回到網際網路安全自由的初衷,它的名字是Handshake

繼承DNS的區塊鏈域名

Handshake區塊鏈繼承了舊有DNS的優點,並修正了缺點。可說是真正的Web3 DNS。

Handshake取代中心化機構,將頂級域名的人為審查程序,改為更公平自由的鏈上競標。私有解析器讓你的上網行為更加隱私。更重要的是網域的安全憑證不再依賴第三方安全憑證機構(CA),直接在DNS上驗證,大幅提升網站安全性。最難能可貴的是,Handshake和舊有的DNS一樣高效能、可擴展。

今天,Handshake網域還不能直接使用在Chrome和Safari瀏覽器上,但是或許快了。

傳統域名業界已注意到這個山雨欲來的改變。Opera瀏覽器即將在今年上半年支援Handshake網域。全球第二大註冊商Namecheap已經開始提供Handshake域名註冊。而全球域名主管機關ICANN也針對區塊鏈域名的挑戰發布一份詳盡的報告,通篇提及Handshake。

這是從網域進入民間商用以來,三十年最大的變革,也是區塊鏈在貨幣以外影響最深遠的應用。

這是為什麼我決定創立域名品牌Dott Domains

正式介紹Dott Domains

官網

Dott Domains是一個區塊鏈域名品牌。

在Dott Domains,我們相信,區塊鏈域名是繼比特幣後最有價值的網路原生資產。區塊鏈域名是新一代網站的入口,是社群登入憑證、加密貨幣錢包、數位名片、是最為去中心化的網路身分證明。

--

--

加密貨幣是個暴漲暴跌、自由生長、充滿誘惑與陷阱的市場。一不小心你就會變成一個賭徒,從此不在意自己投資了什麼。你有可能賺到錢,卻錯失 了真正的大獎,最可怕的是,一不小心就會傾家蕩產。 我在2014~2019年期間獲利的故事,說明了為什麼長期持有是最好的做法。 我在2014開始投資比特幣,當時的成本約為一萬元新台幣(三百五十 美元)。到了2018年至2019年間,比特幣價格大約在一萬美元的水準。在不刻意挑選極端值的前提下,這是三十倍的獲利。五年三十倍是比特幣真正的價值成長,我不需要懷疑這個價值是虛假的,也不擔心比特幣會跌回幾百美元。從2021年的此時看來,當時的想法並沒有錯,比特幣從未再回頭。隨著時間過去,現在比特幣就是比當時更有價值。 在加密貨幣的世界,早期投資人賺到錢是非常容易的事。不尋常的是,在五年的時間裡,我沒有在劇烈波動中賣掉,也沒有因為價格崩盤而承受不起, 沒有買進太多後來成為垃圾的山寨幣,我甚至沒有遺失過任何一點加密貨幣。 然後我重現了相似的成績,我在2016年初認識了以太坊,並在該年陸續買進以太幣。即使在經歷泡沫破滅後一路跌到二百美元價格來看,我持有以太幣三年後,平均報酬也超過二十倍。

不交易、不看線圖的比特幣投資法則 — — 我如何賺取三十倍獲利
不交易、不看線圖的比特幣投資法則 — — 我如何賺取三十倍獲利

加密貨幣是個暴漲暴跌、自由生長、充滿誘惑與陷阱的市場。一不小心你就會變成一個賭徒,從此不在意自己投資了什麼。你有可能賺到錢,卻錯失 了真正的大獎,最可怕的是,一不小心就會傾家蕩產。

我在2014~2019年期間獲利的故事,說明了為什麼長期持有是最好的做法。

我在2014開始投資比特幣,當時的成本約為一萬元新台幣(三百五十 美元)。到了2018年至2019年間,比特幣價格大約在一萬美元的水準。在不刻意挑選極端值的前提下,這是三十倍的獲利。五年三十倍是比特幣真正的價值成長,我不需要懷疑這個價值是虛假的,也不擔心比特幣會跌回幾百美元。從2021年的此時看來,當時的想法並沒有錯,比特幣從未再回頭。隨著時間過去,現在比特幣就是比當時更有價值。

在加密貨幣的世界,早期投資人賺到錢是非常容易的事。不尋常的是,在五年的時間裡,我沒有在劇烈波動中賣掉,也沒有因為價格崩盤而承受不起, 沒有買進太多後來成為垃圾的山寨幣,我甚至沒有遺失過任何一點加密貨幣。 然後我重現了相似的成績,我在2016年初認識了以太坊,並在該年陸續買進以太幣。即使在經歷泡沫破滅後一路跌到二百美元價格來看,我持有以太幣三年後,平均報酬也超過二十倍。

當然了,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幣價早已變動,我們又經歷了下一波牛市, 倍數可能是五十倍或一百倍,但這數字一點也不重要。接下來我要告訴你,如何運用這個市場把「可以損失的錢」變成「改變人生的錢」。

長期持有反而最難

五年三十倍,任何幣圈以外的人都會感到不可思議:「買了之後什麼也不做,五年就賺三十倍?這也太幸運了吧!」但對幣圈內的人來說,高倍數報酬和快速變化是常態:「三十倍當然有可能,但要長期持有五年是很不容易的。」

五年是很長的時間嗎?對幣圈以外的人來說,五年不長。不管你做任何投資:股票、債券、房地產,都是用過去十年的績效推估未來十年,五年甚至不能算是長期投資。但對幣圈的人來說,五年夠長了,比特幣的歷史也不過十年,短短十年間已經發生過好幾次泡沫與崩盤。在同樣時間尺度內,加密貨幣市場的變化和風險確實更大。而太關注市場訊息則會讓人感覺時間更長。

我從比特幣賺錢是因為幸運嗎?拿今天的結果來評判過去決策當然是一種事後諸葛,五年前我並不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事,說不定今天發生了某個災難,現在比特幣的價格已經歸零。但身為一個投資人,我只能從既有的風險與報酬之間做出決策。買比特幣一直都是個賭注,只不過從風險和報酬的角度來看,是非常值得的賭注。更重要的是,它可以用非常簡單的策略執行,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當我們從外人的角度看,在這個市場中獲利簡直容易得不可思議。你只需要「買了之後放幾年,看看會怎樣」,短短五年什麼也不做,就可能有高倍數獲利。你甚至不需要像我一樣在2014年買進。事實上,除了2017年年底泡沫的那兩個月(近期的歷史高點),不管你在2015、2016、2017、2018、2020年的任何時間買進,投資報酬率都會很好。

很奇怪的是,長期上漲的市場,賠錢的人大有人在。

長期上漲的市場裡,為什麼有人會賠錢?

比特幣價格波動劇烈,但在過去十年的歷史裡,呈現明顯的指數級上漲,幾乎每年的均價都創新高。奇怪的是,在這樣長期上漲的市場裡,居然還有人虧了很多錢。每當價格波動,我們就會看到關於破產甚至自殺的新聞。

很顯然的,這些人的作法絕不是「買了之後放幾年,看看會怎樣」。他們著迷於短線操作,沒有做好風險管理,投入了賠不起的錢,所以才會破產。請注意,讓他們破產的並不是因為比特幣宣告失敗。比特幣依然有潛力,依然是個好的賭注,但如果你犯了不必要的錯,過度曝險,就有可能看不到比特幣成功的一天。

我犯過的投資錯誤都是因為買太多。例如在某一個山寨幣上投入太多錢,做了錯誤的配置,或是在一次買太多比特幣,導致後來崩盤後就很難維持紀律買入。很幸運地這些錯誤都發生在早期,沒有讓我賠大錢,讓我能夠重新做好風險管理,長期買入有價值的加密貨幣。

風險管理是投資人最重要的一課。你必須有一套原則,保護你在波動與不確定性中不會虧大錢,才能存活到未來。這種重視風險的心態是我在加密貨幣市場最重要的武器。我從很早就將比特幣視為整體投資的一部分,比特幣是我資產配置表格中的一欄,我很清楚這項投資的風險,願意持有幾年,以及我能夠損失多少。

長期投資人在意的並不是「長期做對很多事」,而是「長期少犯錯」。你不能只看樂觀的預測,而要考慮最糟的情況。任何單一災難的發生,都不能摧毀整個資產配置。把風險管理好,投資人就可以安心把時間花在研究上,犯更少的錯,增加長期投資成功率。

在加密貨幣這樣的市場裡,風險管理比什麼都重要。把賠錢的可能性照顧好,賺錢的可能性會自己照顧自己。

加密貨幣是一個「極端世界」

很少人願意承認:自己的預測能力非常差。

每天看到價格起伏,我也會忍不住預測。「幣價還會再跌一陣子,今年不可能破新高了。」「比特幣在明年一定會漲,因為過去每次產量減半後都會上漲。」「以太幣相對比特幣已經過低,之後一定會漲回到原本比例。」

這些預測說不定猜對了,而且可能猜對的機率不小。但問題是,貿然預測會害我們去冒險。當我們很有把握某個時間點會發生某個事,我們就會想要投入更多,開始忽視風險。既然這麼有把握,出錯的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那何必嚴格控制投入的資金呢?

在《投資最重要的事》 裡,價值投資大師Howard Marks說了一個故事:「有一天,這個賭徒聽說有場賽馬居然只有一匹馬參賽,他見獵心喜地將全部地身家都押在這匹馬上,這可是穩贏不輸的啊!誰知道跑了一半路程後,這匹馬竟然跳過柵欄,跑掉了!」

我們對風險永遠缺乏想像力。即使是在看似溫和的傳統金融市場,我們也無法預測。

當代哲學家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認為,這個世界上的風險類別分為「平庸世界」和「極端世界」。在平庸世界裡,數值的波動都發生在平均值附近,極端值很少出現。但在極端世界裡就不一樣,數值的波動有無限可能,極端值很常出現,而且影響非常巨大。

塔雷伯說,金融市場的本質就是極端世界,會發生全球金融海嘯這類系統性災難,就是因為我們誤把極端世界認為平庸世界。投資人認為極端事件永遠不會發生,所以過度槓桿,希望榨取出更多短期獲利,然後災難就發生。我們通常把這種令我們嚇一跳的災難稱為「黑天鵝」。

加密貨幣是平庸世界還是極端世界呢?波動溫和還是風險劇烈?加密貨幣市場顯然是一個極端世界。市場不成熟、容易操弄、隨時可能爆發駭客攻擊、爆發程式碼漏洞、爆發監管壓力,在這樣一個風險狂亂,充滿不確定的市場裡,我們要認知到「黑天鵝」不是例外,而是常態。你根據歷史作出的預測一定會錯,而且是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出錯。如果你對預測太有信心,就會投入太多,這種行為在極端世界裡注定會賠錢。

所以我的投資策略是:不碰短線交易,不炒作熱門幣,不套利,不追求任何看似輕易穩定的報酬。相反的,我會一點一點累積有長期勝算的加密貨幣。在大部分的日子裡我不會賺錢,甚至會賠小錢,但只要時間拉長,某個意想不到的事件爆發,就會帶來巨大的獲利。

你想「天天賺小錢」還是「不知道哪天能賺大錢」?

如果給你兩個的選項:你比較想要「天天賺小錢」,還是「不知道哪天能賺大錢」呢?

你可以觀察周遭,幾乎所有人都會選擇「天天賺小錢」,因為追求穩定是人類的天性,「不知道哪天能賺大錢」說不定一輩子都等不到。如果在一個波動溫和的市場裡,「天天賺小錢」確實是比較好的選項,因為極端的壞事很少發生,可以用安穩的策略累積財富。

但問題在於,我們面對的絕不是溫和的市場。即使在傳統金融市場,「天天賺小錢」也可能很危險。2008年,當所有人都認為信用評級AAA的次級房貸不可能違約,就發生了金融海嘯。在加密貨幣市場裡,要發生金融海嘯等級的波動有多容易呢?也許只需要一個程式碼漏洞。

「天天賺小錢」的策略其實有代價,「天天賺小錢」隱含了「不知道哪天會賠大錢。」因為追求穩定就是賭這段時間不能有壞事發生。選擇這個策略的人是在賭:極端事件永遠不會發生。但長期來看,壞事總是會發生。在加密貨幣市場裡,賭極端事件不會發生是很糟糕的策略。

另一方面,雖然「不知道哪天能賺大錢」的策略在溫和的市場裡不可行,但在加密貨幣市場裡卻是一個好策略,極端市場容易出現歷史未見的極端值,這是壞事也是好事。因為加密貨幣會崩跌,也有可能暴漲。

雖然「黑天鵝」這個名詞已經被金融業當作災難的代名詞。但在它原始的定義裡,黑天鵝不一定是指壞事。納西姆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在他的書中,對黑天鵝的定義是:「不可預測、衝擊力大、事後可以解釋的事件」。例如金融海嘯是一個壞的黑天鵝事件,但像是Google的崛起就是一個好的黑天鵝事件。Google的早期投資人都因為這個好的黑天鵝,獲得了超過1000倍的獲利。

我們不知道賭注什麼時候會實現,也許永遠都等不到。「不知道哪天能賺大錢」隱含了你必須先忍受「天天賠小錢」。這個策略之所以值得實行,是因為潛在報酬實在太好了。但缺點是,在人性上非常難以做到。

人類的心智很難拒絕「穩賺」的誘惑。我們喜歡持續賺錢的感覺,為了這種感覺,我們會冒更多風險,自願放棄長期獲利的機會。

不要坐在炸彈上跟機器人打架!上漲有限,下跌無限的投資策略

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很多人不會喜歡。

我認為所有的短線策略都不值得去做。我對短線策略的定義是這樣:任何「能夠重複操作」的賺錢機會都算。這包含了幾乎所有市場上在推銷的策略。短線策略執行起來很累,幾乎賺不到錢,而且非常危險。你是在跟機器人打架,而且坐在炸彈上不自知。

怎麼說呢?不管是你做短線交易(Day trade)、搬磚套利(Arbitrage),甚至看似保守的短期放貸(Lend)都一樣。這些都是確實可行的獲利策略,但只有專業機構能夠執行,他們有資源豐富的優勢,並且有方法做好避險。如果你是散戶,這些策略賺不到什麼錢,只是增加長期風險。

第一,這些都是高度競爭的零和遊戲,你的對手是AI機器人或機構投資人,你必須投入很多時間精力去競爭有限的獲利,如果落敗就無利可圖。

以短線交易(Day trade)來說,不管你在線圖上看出任何模式,認為幣價即將漲跌,機器人都可以預測地更快更好,對手有更快的運算和更多歷史數據。即使你也使用程式交易,依然要投入大量心力來維持競爭優勢。短線策略的有效期限很短,只要對手執行相同的策略,你的獲利就會降低。搬磚套利(Arbitrage)和短期放貸(Lend)也是一樣道理,對手有資金也有機器人,而且可能比你更厲害。只要是軍備競賽,你就沒什麼勝算,而且非常累。

第二,這些策略會引入額外風險,沒有做好避險可能傾家蕩產。

加密貨幣的波動非常極端,很容易發生過去不曾出現的閃電崩盤。除了價格外,還有很多傳統金融不會遇到的風險,例如交易所風險。你必須把資金放在交易所才能操作,你就必須信任交易所不會監守自盜、不會惡意觸發買賣單、有能力不被駭客盜取等。即使你使用去中心化交易所或借貸平台,智能合約也可能會出錯。例如,現在許多人會透過Compound這類平台,放貸穩定幣DAI來賺取高額利息,但你所承受的風險就包含Ethereum、MakerDAO、Compound三者的程式碼出錯風險。

我並不是說,只要有任何風險就不能投資。如果你能夠有紀律的地分散,做好避險,善用資源優勢,這些短期策略都不會太危險。如果壞事真的發生,只要投資夠少就不會怎麼樣。

但最可怕的是:你不可能只投入一點點。想像有一個策略聲稱可以讓你一年「穩賺」25%,你怎麼可能只投1%的資金?這樣你才賺0.25%!你很可能會投入100%,或是50%,這可能不是你理性上願意失去的資金。為了追求穩定獲利,你會開始違反風險管理的原則。短期策略最可怕的不在於風險本身,而是引誘你過度曝險的人性。你可以一直賠小錢沒有關係,但只要賠一次大錢,遊戲就結束了。

至於炒幣(Pump and dump)和資金盤(Pyramid scheme)很危險,我想就不需要說了。很多人明知是詐騙,但相信只要自己及早撤出就可以賺錢,這也是一種短線策略。坊間有各式各樣「穩賺」的策略,但本質都一樣:你沒有優勢,而且很危險。

接下來,我要介紹我認為最重要的投資策略。

正向黑天鵝事件:一千倍回報的投資機會

我在尋找的,是能漲一千倍的投資機會。

也就是投入一塊錢,回收一千塊錢的投資機會。

能漲十倍的投資機會偶有所聞,能漲一百倍的投資機會就非常罕見了,而能漲一千倍的投資機會則大多數人都從未見過。這就是一種黑天鵝事件,符合 《黑天鵝效應》所定義的「正向黑天鵝」。這種黑天鵝是 好的,帶來獲利,而不是虧損。壞的黑天鵝是罕見、極端嚴重的災難,而好的黑天鵝則是罕見、超高報酬的機會。

黑天鵝等級的投資機會不可能透過炒作、短期交易策略獲得,往往只出現在新科技崛起的過程中。在某個科技被市場採用的初期,為投資人帶來的獲利 會隨著市場採用率,以指數等級上升。Google、Facebook 的出現都是一種黑天鵝事件,為其早期投資人帶來了超過一千倍的獲利。只要能找到這樣的機 會,其他策略都顯得沒那麼重要。

我們相信這樣的機會就隱藏在加密貨幣裡,因為加密貨幣就是科技被採用的過程。我們可以透過這個科技的主要特徵,也就是抗審查性,來找出這個機 會。最重要的是,我們還來得及。

機會就藏在科技採用曲線裡

加密貨幣是一個開放市場,每個散戶都可以對這些實驗性的科技恣意下注。這個市場裡最大、有價值的賭注,就是賭「加密貨幣最後的成功」,也就是最終打入大眾市場。

一個新科技從無人使用,到上百萬人,甚至十億人使用,會經歷一個加速 和減速的過程。前期會加速成長,後期則越成長越慢,形成一個「 S」形的曲 線。黑天鵝等級的投資機會,就隱藏在這個曲線的前半段。上漲速度呈指數增加,但也承擔了很大的風險,隨時可能失敗歸零。

這種低機率高報酬的賭注很像樂透彩,卻比樂透彩更好。因為樂透是人為設計的遊戲,機率和獎金都被控制在有限範圍。投資新科技則不一樣,上漲空 間沒有人為設限,完全取決於科技的潛力及目前規模。

比特幣就有這樣的潛力,來自於指數成長的威力。

當比特幣從三百多美元漲到一萬美元,對我來說是上漲三十倍。如果能再 漲三十倍,到達三十萬美元,就是上漲一千倍的投資。當然,許多比特幣的早 期投資人早已獲得千倍的回報。而我很幸運地也有同樣機會。但如果你現在才 開始投資,比特幣還能提供這麼高的報酬嗎?

這取決於比特幣是否還位於科技採用曲線的前段。我們可以從市值上漲空 間,以及使用人口來思考。

首先是市值上漲空間。如果比特幣最終成為價值儲存的工具,潛在市場約等於各國基礎貨幣(Base Money)的二十兆美元。此時,比特幣市值約為六千億美元,這是一個三十倍的投資機會,確實已沒有千倍的上漲空間。但如果考慮到法定貨幣失敗的可能性,比特幣將進一步成為交易媒介甚至計價單位,上漲空間就不僅止於法幣的目前規模。比特幣確實可能再上漲一千倍,甚至遠遠超過一千倍(如果法幣發生惡性通膨)。

從使用人數來看, 比特幣也尚未打入大眾市場。 根據Geoffrey Moore的經典著作《跨越鴻溝》所提出的模型,新科技必須跨過一個鴻溝,即被大約15%~18%的人口接受,才能成功打入大眾市場。目前全球上網人口是四十七億人,而所有加密貨幣的 使用者估計為一億人,約占全球上網人口的2%,離大眾市場依然有一段距離。即使是比特幣,仍處在科技採用曲線的前期。

很少人意識到,在所有加密貨幣當中,比特幣是最有可能上漲一千倍的加密貨幣。(其他加密貨幣雖然有更多上漲空間,但存活夠久,被市場採用的機 率卻很小。)

我們可以用這個標準檢視其他加密貨幣,尋找更早期,但同樣具備抗審查 性,解決不同問題的加密貨幣。

別錯過好的黑天鵝

科技被採用需要漫長的時間,這可能是一個長達十年的賭注。我們的目標很簡單:在那天到來時,不要錯過。但為這個目標做準備並不簡單,需要最扎 實的研究、最小心的風險控管、最有紀律的長期策略,以及最安全的保管方式。

在這樣的前提下,你只要需要專注在怎麼抓住這個機會。我們可以用反面列舉的方式來思考。想像十年後,加密貨幣成功了,最糟糕的結果會是什麼呢?

  1. 加密貨幣失敗了,但因為過度投資,我破產了。
  2. 加密貨幣成功了,但因為買錯了幣,我錯過了。
  3. 加密貨幣成功了,但因為短線交易太早賣掉,我錯過了。
  4. 加密貨幣成功了,但因為沒保管好而弄丟,我錯過了。

最悲傷的事情就是當你賭贏了(「看吧,我就說加密貨幣會成功!」),卻錯過了獲利。當然,也要小心賭輸了不能破產。我們不能控制未來,但可以在正面黑天鵝事件出現時,想辦法不要錯過。身為一名長期投資人,有四個我可以控制的面向:

  1. 控制風險:只投入可以損失的錢(不被黑天鵝傷害)
  2. 不買錯幣:尋找有長期價值的加密貨幣(尋找黑天鵝)
  3. 不亂賣幣:不做短線交易(別殺死你的黑天鵝)
  4. 不弄丟幣:保管加密資產(保護你的黑天鵝)

我們可以用一個簡單的公式來描述:

你的獲利 = 你投入的資金 * (1 — 你犯錯的機率)*加密貨幣成功的機率*加密貨幣成功的市值倍數

你不能控制黑天鵝,但可以儘量參與黑天鵝帶來的獲利

舉例來說,假設在未來十年間,有某個隱私幣取得了空前的採用率,被廣泛用在抗審查網路交易上,市值成長了一千倍。你能夠參與這其中的多少獲利呢?如果賭錯了會虧損多少錢呢?

投資人要做的就是控制風險和增加勝算。

控制風險很簡單,就是訂定有紀律的投資計畫,只投入可以損失的資金。只要把這件事做好,投資人就可以把大部分心力放在增加勝算上面,減少犯錯的機率(不買錯幣、不亂賣幣、不弄丟幣)。要長期做對這三件事極端困難,需要有正確的心態與深入研究。

這邊有一個重點:你不需要投入更多資金來增加獲利,你是透過選對幣來增加獲利。我們都知道,選對幣和選錯幣可能是千倍的獲利差距。買對比買多更重要。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投入「可投資資產的1%」是一個很好的指標。這個數字適用於任何規模的資金,先前,比特幣安全儲存公司XAPO的執行長Wences Casares發了一封信,建議各大避險基金應該在投資組合裡加入一點比特幣,他所建議的比例正是1%。當然,如果你可以容忍較高的損失,也可以投入更高的比例。

結語

加密貨幣投資是一場高風險高報酬的遊戲,有機會把「可以損失的錢」變成「改變人生的錢」。

這個市場裡,毀滅性災難(壞的黑天鵝事件)比你想像更常發生,另一方面,加密貨幣成功的報酬(好的黑天鵝事件)也比你想像中優渥。長期投資的心法,就是你必須在壞的黑天鵝事件中活下來,才能迎接好的黑天鵝事件。

在過去五年間,我在比特幣的獲利看似輕鬆。事實上,是不斷地嘗試錯誤和研究,我並沒有把時間花在預測價格上,而是希望找出這四個問題的答案:如何控制風險、如何選擇加密貨幣、如何面對短線波動、如何保管加密資產。只要專注在重要的問題上,即使今天還沒有任何獲利,我也已經為下一個要爆發的機會做好準備。

未來五年,我也依然會做同樣的事:找出最有機會的加密貨幣,並用安全的方式保管,有紀律的投入資金。這個加密貨幣可能是全新的科技,但也可能依然是比特幣。

沒有人知道未來五年會發生什麼,過去五年最好的投資組合在未來可能完全不一樣。今天是新的起點,你我都在同樣的位置上,我們都是早期投資人。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看到更多的黑天鵝投資心法,就拍手讓我知道,並記得追蹤我的medium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