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圖兼顧作曲與小提琴的日子

我想這也是來紐約前萬萬想不到的...與學長姐詢問在美國念配樂的生活時,被很多人提醒(恐嚇XD)說琴帶來之後就不太可能有時間練習了,別想太多了吧!

然而,可能是真的太愛小提琴了,我還是在一片可怕的deadline海之中,硬是塞入了許多樂團、錄音、Band演出,也有選了一門樂團片段課。

這個學期少了英文課後,大概95%的生活都跟音樂相關了。

前些陣子有人與我推薦了一個音樂節,叫做Napa Music Academy,活動時間在七月中旬,難得看到現在還能申請的、free tuition的音樂節,就下定決心要申請了(我曾經在寒假猶豫要不要申請很多個音樂節,可是那時候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不應該讓自己的暑假也都是小提琴,於是便放棄了...但我想我錯了,既然這麼心動,為什麼要這樣壓抑自己對樂團、小提琴的渴望呢?我也有花很多時間在作曲、系上課業上啊),然而能花在練琴的時間上真的是少得可憐,在昨天的錄音之前練習就是上一週,與學校樂團片段老師首度私下約課之前。

Mozart No.39 mov.1 bar1-15、Strauss Don Juan first page、一首solo choice。

在上週與老師約課的時候我甚至還沒選好solo choice,於是直接和老師上課討論,討論完就聽了一陣子,我以為我之後有時間可以再琢磨他,但果然直到昨天都沒時間碰,甚至昨天錄音時我把它放在最後一個錄,只剩下半小時,take3次,大概也是甄選錄音裡面最糟的一首了。現在想想不該放棄的,應該再多一個小時,應該要把它錄好的哪....

這是我現在能做到的程度了,當然,巴哈基本上只要再給我一小時就一定能更好...

現在的日子就是一個死線接著一個死線,永遠沒有完成的那一天,且我已經錯過一些死線,甚至許多人情也在為了趕上死線的過程中,賣掉了,虧欠好多好多。至今竟然有三場音樂會/表演買了票,且算是非常期待的場(至少三週前就買好票的那種...),結果去不成。

在兩週前的哥大合作平台上,幸運地接到了一個畢製,殊不知他竟然是整場最趕的畢製,昨天便是全部音樂繳交的最後期限,我也在接到的第一週就開始陸陸續續與導演討論,導演甚至來我房間三次現場直接討論、修改,工作壓力挺大。但是我也出乎自己預期的發現,原來我能做到當別人在我旁邊的時候,還能夠作曲,可能沒辦法做太多特別的東西,但是能做出算是正確的答案。

原本非常排斥練琴時有人盯著、作曲時有人在旁邊的我,真的是從沒有想過有這一天,縱使聽說了許多導演會選擇這樣做,因為討論比較直接、溝通比較不會有錯誤,但我還真沒想到會這麼快就遇上。經驗值up了一些,自己也有些開心。雖然每次討論完(大概三到四小時),導演離去之後,我幾乎都選擇休息睡覺去...實在很累哪。

七月中的那段期間,其實也偷偷地丟了一個電影音樂工作坊,這大概又比Napa Academy再難上許多,我是在死線當天才知道有這個消息的。

是日舞影展的電影音樂工作坊,只收不到十人,還幫忙付機票食宿。

所以屆時收到沒上的結果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心情波動,也許上了我還比較困擾(因為肯定對我來說太早了)....但總之有什麼機會就試試看,說不定哪一天就被我矇上,然後人生又陷入掙扎之類的了...

兩年,碩士班兩年。

真的好快,一下子一年的課就要過去了,就剩不到一個月了呢。

五月中會回台灣三週,想到要與大家見面就有些擔心,雖然非常期待也很高興可以和大家聚聚、吃吃台灣美食,然而我這一年的長進究竟有多少呢?這些噴出去的學費到底有沒有好好利用呢?人脈抓住的又有多少,在紐約又獲得了多少....

世界的腳步好快,紐約的腳步更是急,我想我到現在還是很徬徨,但我想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自己心中的確渴望、的確害怕、的確覺得應該要如何做,以後就順著自己的心吧。

計算著可能的未來、利益、甚至因為大家都那樣做就覺得似乎得跟著,我想這樣做出來的決定,其實會一直在一些時刻後悔,就算告訴自己沒有完美的選擇,現在能做的就是想辦法好好利用現有的資源、好好地努力把自己提升,但還是會後悔啊。比起班上大多數人來說,我(的年紀)真的不需要急,但我選了一個很急的地方、選了一個好容易被淹沒的地方,就算目前掙扎得還算不錯,在班上也並沒有跟不上別人,可是離我心裡想要達成的,認為可以真的出師的距離還有些遠啊。(剛好室友我們三人都當初非音樂系,也因為這樣自學能力算是不錯,但因系上課程有些時候需要更多基礎,或是到了這裡還是在運用強大的自學能力支撐。這幾週也發生了許多行政情況,幾乎每個學生都深受其苦...有時不禁會覺得學費實在太貴了哪。但紐約的確有紐約的好,學校也有一些不錯的資源,可是究竟有沒有值得這樣的學費定價(這裡不討論獎學金的部分),也許要打個問號吧)

況且我是這麼猶豫的人,我還是很想要兼顧電影作曲、音樂會作曲、小提琴,兼顧的意思不一定是都能讓他們達到非常好的樣子,但是得持續進步。很想知道是不是有什麼辦法走出這樣子、像我的個性一樣徬徨猶豫、什麼都想要的路。

明明被死線追殺了卻還是想來發這一篇,著實是因為悶著這些心情挺難受,真的是從小就可看出端倪,就一路做著不斷跳坑不斷崩潰的選擇呢。

然後今天下午要去幫系上同學演音樂會(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