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互联网的一些思考

我的 iCloud Drive 里有 5 个「身份文件夹」,分别是 Family,Persona,Work,Travel 和 Student。5 个加起来也差不多吃了 1G 的空间。Student 这个文件夹有 500MB,里面放着学生时期相关的证件,以及课程作业和笔记。其中体积最大的课占了 300MB,这个分量也神奇的反映了那个学期里我花在这门课上的时间。不过这还不足以展现它在我心中最难课程的地位。

这门课叫做「Values Embodied in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简单说,就是从哲学角度来分析科技的设计对社会的影响,探讨像「科技是善还是恶」,「科技使我们失去了人性吗」,「科技有没有政治主张」和「科技应该有道德准则吗」这类的问题。

在这门课之前,我理解的科技不过是工具,对科技产品设计的理解也只停留在功能和外观层面。但经过了那 14 节课的洗礼,我开始对科技有了些新的认识。如海德格尔说的,科技的本质跟科技毫无关系

The essence of technology is by no means anything technological. — Martin Heidegger

当下,与我们生活最紧密的科技也就是互联网了,更准确的说,是我们手机里的那些应用程序。这些 app 消无声息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影响我们的思考和行为习惯。

因为互联网,我们跟全世界连接起来,看到更大的世界,接触到更多的人。但也因为互联网,我们的世界变小了。世界变小,不是我们的朋友圈变小;相反,我们 Facebook 或者微信里的好友人数或许早就超过我们的社交能力。世界变小,也不是我们摄取的信息变少;我们手机每天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们有新的信息。我们的世界变小,是因为它越来越单调了,缺乏了多样性。

互联网公司为迎合我们的个人偏好,不断优化个性化算法,一个意外的危险结果就是:我们会深陷在「过滤泡沫」中,不能获取到挑战或拓展我们世界观的信息。我们的圈子是基于兴趣爱好和共同经历,意见相左的人或许早已被我们屏蔽。加上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便捷性,真实生活中我们需要沟通的人越来越少;原来必须与人沟通完成的任务,现在手机上几次操作就能轻松解决。就连我们搜索得到的结果都是根据我们的偏好刷选和排序后的。同一个搜索,你的结果可能会跟别人大相庭径。

网络给我们看的,是它认为我们想要看到的信息。但这些信息未必是我们需要的信息。

此时,比起非洲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们,你前院奄奄一息的松鼠与你的兴趣更加”相关”。 — 马克 扎克伯格

Neil Postman 在 1998 年的演讲「关于科技革新,我们需要知道的 5 件事」里,讲的第一件事是:科技是个双刃剑,我们也总会为科技付出代价;越伟大的科技,代价越大。

网络突破了地域和时间的限制把我们连接起来,但也带来了一个封闭的信息世界。这个世界限制了我们看到世界的多样性,形成具有偏见、相互分裂的群体。而主流媒体所在的群体,可能完全不知道另一个群体在想什么,甚至他们的存在。今年好几起事件也都反应了这个现象:英国公投脱欧,美国总统大选。今年稍早关于快手 App 里中国农村群体的文章也是一例。

Postman 的 5 件事里的第二件事是:科技革新里总会有赢家和输家;而赢家也总会去说服输家,让他们相信自己才是赢家。互联网世界里有两种人:创造者和消费者。尽管创造者创造出来的产品五花八门:社区、工具、游戏、视频、图片、文章…,这些东西供我们消费的一直都是资源和内容。Uber 和 Airbnb 提供出行住宿的资源;Facebook 和 Twitter 展示身边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当互联网公司无法直接通过他们的产品赚钱,用户便成了(用来赚钱的)产品。很容易,我们的关心的不再是用户有多么喜爱这个产品,用户使用产品时是否会感觉愉悦、有趣,用户是否有热情把这个产品推荐给其他人…。我们关心的只是一些指标:留存率、回访率、转换率…。我们利用心理学和行为学,精心设计一些「花招」,使用户对我们的 app 上瘾,操纵甚至「欺骗」用户做我们想让他们做的事情,从而(更多地)盈利。这些未必是用户真正需要的,但我们说服了他们。

Good design is honest. (好的设计是诚实的。) — Dieter Rams

Dieter Rams 在设计十诫里说好的设计是诚实的。但整个互联网行业似乎形成了共识:使用这些「花招」并不是在做坏事。毕竟,公司必须要赚钱生存,才能「为我们」创造出更多伟大的产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这些「花招」在产品设计中也有名字 — Dark Patterns。

也许你会想,为什么我没有感觉被 app 操纵或者「欺骗」过;或者你在思考,为什么我们这么傻白甜,被操纵被「欺骗」也不知道。原因,也就是 Postman 的五件事中的第五件:我们倾向于把科技神化(mythic),好像它是自然法则,对它深信不疑。对于科技的盲目崇拜使得我们错误得判断它带来的恩恵,并忽略它带来的损害。梭罗在「瓦尔登湖」里说,我们的发明常常是漂亮的玩具,把我们的注意力从严肃的事物上吸引开来。它们只是对毫无改进的目标提供一些改进过的方法,

对待科技,更好的态度也许是把它当做生活的闯入者,记住它不过是其他人的创造,它的利弊善恶完全取决于我们如何使用它。

也许在设计开发产品的时候,用户不应该只是表格里的一些指标,更要思考这个设计是否能给用户带来价值或乐趣。毕竟,我们都希望自己创作的东西能对别人的生活产生些积极的影响。

Peng

Dec 23, 2016

一年多没写字了,最近重新捡起来。保持一个月两三篇的频率。

原文发在公众号:no-computer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