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歲

32 歲也許是一個找工作可能會被嫌老的年紀;可能是一個許多人會覺得還一事無成,這輩子就註定是個魯蛇的年紀,32 歲的我是一個沒太多成就,又為所欲為的人,不喜歡規範,不喜歡別人對我有所期待,就是一個叛逆的初老男子。在這週末的晚間,靜靜的回想踏出校門那一刻到今天 —— 十年,這一段崎嶇又值得的旅途:

2007 年,高鐵通車,台北到高雄只需要兩個小時,但一個宅在大學四年的學生,對於社會、未來一無所知,更不知道一日北高生活代表了什麼,只知道現在修完教育學程,走出去考個教師,接著進入學校教書,三年換一批學生,最後領著終身俸登出教師 online。但是在阿宅的軀殼底下那叛逆的靈魂一直鼓動著,試想著一個完全出乎意料的路,最後會帶我走到哪? 這一趟旅途,終點又會獲得什麼? 很快的這些想法,就因為經濟考量沒有更多的延伸。進入學校實習就變成了不得不的選擇,開始為期半年瘋狂家教和實習教師的生活。

實習過程認真回想起真的是一個打雜小弟,偶爾跟課改聯絡簿,但每當鐘聲一響起,我們被賦予了一種威權,限制大家的自由,灌輸坐在台下十二三歲的孩子,現在你只能有兩種選擇: 「唸書」與「不唸書」,我們從限制行動的自由,進一步用標準答案限制了思考的自由。二元對立的思維充斥在這個空間裡,衝擊著我的信仰:思想的歧異是人類重要的資產,突破性的思維總是深藏在看似沒有邏輯的面具底下。就在實習快到尾聲的時候,我看到一位正式老師訓斥著一群惹事的中二生:「你們這樣的態度出了社會,要怎麼找到工作。」,而在場的老師裡有絕大部分的人第一份工作就是老師,而終其一生也只會是位老師,又怎麼會知道踏出臺灣社會需要些什麼?我又拿什麼告訴孩子那個我一無所知的社會。

那刻決定順著我反動的靈魂,去看一看這個沒有圍牆沒有鐘聲的社會到底怎麼運作的。但當前還有一個更現實的問題「養活自己」,好在大學翹課的日子除了睡覺,學了不少軟體和一丁點程式,幻想著從接案開始新的生活。

但才踏出第一步,就被惡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以為靠著這股熱情就能接到案子,投了數不盡的提案都石沉大海,不是本科系,沒有作品、經驗,要找到一個像樣的案子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連找個練功累積經驗的機會都沒有,好在我有一個優點也是唯一的優點: 很能撐。無業的日子,每天早上起床練功累積作品,午後找專案,這樣日復一日,身旁的人可能都會以為我很愜意,但實際上心理慌的很,因為那時大多數的大學同學正忙著教師甄選,有些人甚至確定工作已經有著落,很難不在意這些事情,畢竟過去我們都被教育著凡事都有最佳解,內心這時就會浮出小惡魔問:「是不是選錯?」,如果在加上親朋好友問起:「你最近在幹嘛?」,HP 直接扣到紅血,差點就被 K.O.,就在這樣矛盾地拉扯中堅持了半年,某天晚上例行性的尋找專案中,看到一個技能符合的案子,寄信去詢問專案相關的訊息,雖然賺不了多少錢時間又很趕,但眼睛都沒眨的就決定要接了,也真的沒想到那一刻起就是十年的工程師的職業生涯。

魯蛇的我三十二歲,跟二十二歲回到台北時一樣還是買不起房子,還是搭著捷運,但現在我正在做一個自己很喜歡的事情,正在與一群人試著用網路科技改變知識傳遞的方式,希望能為別人帶來價值,同時冀望著這一趟新旅行可以再一次豐富自己的人生風景。

離開學校十年了,這趟旅程帶我到了哪裡?我又獲得了什麼?說真的自己其實不是很清楚,過程也他媽的有夠辛苦,但這段時光總是充滿著值得回憶的事情,也許這就是旅程中最重要的獲得。感謝十年前的自己,沒有因為親朋好友的你在幹嘛 K.O. 掉;沒有因為恐懼自己活不下去而放棄;沒有因為大家的眼光而走了一條既定的道路。十年後希望也能再一次感謝現在的自己做了這些選擇。也期待那時能成為更好的人,能不再用情緒綁架任何人;不隨易地對任何人評價;擁有更能包容不同思想的心胸,最後最後還有一顆好奇心。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Peter Hua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