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交換學生觀察|實地走訪低端人口迫遷現場】

當迫遷成為理所當然

去年12月,人在北京交換學生,遇到低端人口被排除於城市之外的爭端,於是實地到拆除現場觀察,本文記載當時的觀察、實地訪查的經驗蒐集各方對於低端人口的說法

事實上,文章早在去年完成。但當時藝術家華涌實際拍攝、採訪居民,並上傳到網路上,最終被當局逮捕,為求安全,不敢在中國發佈此文。

事情始末

  1. 2017年新華社北京11月19日電(記者涂銘、孔祥鑫)18日18時許,北京市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發生火災。
  2. 火災發生後,北京市在全市範圍内開展了為期40天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
以消防安全之名而為的清查、整治,事實上為了排除「非北京戶籍低端人口」,以管控城市的人口數量。

「清查低端人口」是多數人作為代稱政府此次清查、整治行為。然而,官方卻極力撇清,一是否認低端人口此一用字,二是正當化清查行為,主張清查是為了減少安全疑慮,並非蓄意排除非北京戶籍人口。

真有「低端人口」此一說法?

資料一:

(端傳媒)讀者來函:我在谷歌搜索,發現北京十年前就有「低端人口」了

在2007年,北京11個地區的新城規劃文件中,三份文件出現了「低端人口」的用法。這三份文件分別是「昌平新城」、「平谷新城」和「大興新城」的2005–2020年規劃,這三份文件中與低端人口一詞連在一起的,都是諸如「疏散低端人口集聚」、「防止集聚」之類的用法。這也是已知的「低端人口」一詞最早出現在政府文件中的樣例。
資料來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128-notes-diduan-population/

資料二:

(央視新聞)北京市安委会:不存在驅趕「低端人口」說法

「另外,针对网上传闻的,此次专项行动是在驱赶“低端人口”的传言,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不负责任,也是毫无根据的, 没有“低端人口”一说。」
資料來源:http://news.youth.cn/sh/201711/t20171126_11065186.htm

所以到底有無低端人口的說詞?

白紙黑字的文件上,能得知官方確實使用「低端人口」的用法。但北京市安委會的澄清與事實並不衝突,因為「低端人口」一詞僅在區一級政府部門的文件使用過,目前尚無考證到北京市一級部門的文件中有此詞。

不過,此時僅有北京市安委會極力撇清,但「區一級政府部門多次使用低端人口一詞」卻沒有人出來澄清。當然,作法一如往常 — “刪除掉網路上所有相關的信息”,百度隨便一搜,全都是政府澄清的文章。

的確,清除的標的並非低端人口本身,但當清除的標的是有火災隱患的房屋,而住在該房屋的族群皆是低端人口。此時,隱含的是另一種針對。進一步談,縱然一級部門尚未使用低端人口詞彙,但不代表區一級部分使用低端人口詞彙無需被檢討。一個國家難道能把人分類,並且以將此族群驅逐作為政策目標?

稱之為「低端人口」,錯在哪?

程映虹:「低端人口」 — — 社會達爾文主義政治的不祥之兆
社會達爾文主義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它把在自然界是中性的法則拿來掩蓋由權力關係決定的過程,用結果肯定過程,抹殺基於權利和資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維護這個不平等的暴力、欺詐和壓榨。它甚至跳過論證,直接告訴你現狀就是論證,所以它本質上是為現實的權力關係辯護的邏輯。你在現實中是失敗的和處於底層的這個事實本身,就已經說明你是 loser。它排除這樣的疑問:有沒有某種社會不公正使得你成為 loser,是什麼樣的家庭背景、戶籍所在甚至生理性別使得你先天就處於難以和別人平等競爭的地位。
社會達爾文主義另一個最大的問題是無視甚至否定個人的價值和尊嚴,因為生存的目的就是通過競爭取得各種意義和程度上的成功。人生如果在競爭的意義上是不成功的,那就不但是失敗的,而且是不值得別人關注甚至自己憐惜的。

資料來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126-opinion-Social-Darwinism/

當「知的權利」淪為全然擁抱政府的說詞

新聞中政府撇清的內容,除了主張沒有使用低端人口一詞,更是一邊強調火災隱患多危險、死傷會有多慘重,合理化清除的正當性。

強調火災隱患文章:(央視新聞)专项行动展开一周,北京全市仅消防系统就列出了9497件隐患场所清单,累计排查上账的安全隐患已多达25395处。 在查处的安全隐患中,包括:有的企业用大量的易燃材料改建或扩建员工宿舍,薄薄的墙板一点就着,一旦有火星,都可能让整栋楼付之一炬;有的工厂把厂房改成公寓出租,几百人住在一间狭小的厂房里,屋里屋外私拉的电线密得像蜘蛛网;有些村民占着村里的疏散通道盖房群租,万一出事救火车、救护车都进不了村;有些快递收发点里快递摞得两层楼高,屋里的插座一用就冒火星,不少快递员就住在里面,消防通道被密密麻麻的快递车完全堵死。
資料來源:http://news.youth.cn/sh/201711/t20171126_11065186.htm

若無法翻牆蒐集資訊、沒有空閒時間進一步追查事實,很有可能對這件事的理解只停留在:「低端人口是謠言、國家清除是有道理的」

對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管控,確實成功地洗腦部分人的思維,也不再讓他們質疑是否真有低端人口一說。比方說,我的室友認為:「其實我覺得蠻合理的,因為拆除的房屋是針對容易發生火災隱患的房屋或是沒有居住證的對象,也非針對某些特定的族群啊。」

2017.12.14標語。以消防為名,行迫遷之實。

到底是為了「消防安全」還是為了「控制人口」?

他們有多少方法讓你離開?北京「控人」政策梳理 端傳媒記者 楊鈺 整理
北京市統計局數據,2005年至2010年,北京市外來常住人口的數量近乎翻倍,2010年,北京市政府在其工作報告中提出要通過城市功能疏解等促使人口遷移,北京開始通過提升行業審批標準、提高非京籍兒童入學門檻、遷出企業、居住證制度等方式,疏解曾經或正在協助其發展的非京籍人口。自此外來人口增量開始出現銳減,並在2016年實現負增長。

資料來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130-notes-beijing-population/

白信:北京切除的,是威脅政治安全的新流民階級
早在2014年2月習近平第一次視察北京,提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以來, 由最高長官意志確定了北京市2300萬的人口容積上限。自此,清理「多餘人口」就成為北京市先後兩屆政府的首要任務。

資料來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128-opinion-beijing-immigrants/

從上述的政治目標以及具體手段,我們可以得知,當局確實正在清除外來人口。也因此,有許多評論談及這次的火災增強了當局清查的正當性,能以此事件做為藉口大力清查。

當然,當局不可能直接承認,因此這裡的舉證也不可能找到政府直接的說法,僅能透過過去以及現今的政策趨勢,推估此次行為是否讓政府有個更名正言順的理由,清查低端人口,以達到減少首都人口的目標。

清除是最好的做法嗎?

馬麗:我們都習慣談「人力資本」與經濟貢獻,卻忽略了人的尊嚴
台灣大學教授藍佩嘉對民工社區生態的研究,細緻刻畫出這些也是真實的人所生活的地方。而有人的需求,就會有市場。設置制度壁壘,只會將需求導入「黑市」。政府因其「黑」的性質,用強拆或驅散的方法,只能雪上加霜。正如一些新聞圖片所呈現的,打工者社區有自己的生態環境,從餐館、學校、小作坊、旅館、職業和婚姻介紹所到娛樂設施,應有盡有。簡.雅各布斯(Jane Jacobs)在《美國大城市的生與死》中寫到的,這些由居民自發形成的社會結構是一種不可抵擋的「自發秩序」,因為人們將生活需要和創造力都用在自己的生活空間中,給這些雖然凌亂但真實有機的社區賦予了強大的活力。她批判一些僵硬的城市規劃理論,這些理論雖然可以製造出整齊劃一的街道和街區,卻無法複製社會交往的一種生命力。而用強制手段拆除這些社會交往網絡,儘管是藉助清理「安全隱患」之名,仍是一種對社會整體有害的、短見的做法。畢竟這些社會關係是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有機生長出來的,人們投入了他們的情感、夢想和期待。

資料來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202-notes-wheretogo/

2017.12.14新建村拆遷現場

縱使要清除,手段合理嗎?

沒有比例原則概念的中國

白信:北京切除的,是威脅政治安全的新流民階級
從中國社交媒體上流傳的影片,以及公民記者和傳統媒體在現場發回的報導看,在外地來京人口集中居住的「城中村」,居民被告知必須在兩到三天內緊急搬離。隨後,他們經營的餐館、工廠被暴力人員強行砸毀門窗、玻璃,他們的住所半夜被穿制服的警察或協警以破門方式強行進入,居民在暴力威脅下被驅逐。他們在北京冬夜的寒風中流離失所,有的乘坐火車返回老家,有的在附近的河北省另尋廠房、住所,有的徘徊在北京街頭,成為中國境內的難民。

資料來源: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202-notes-wheretogo/

以暴力的手段驅逐,在短短的時間內被迫緊急搬離,頓時無家可歸。在台灣,我們念茲在茲,公權力侵害人民的權利時,必須要有正當性,必須盡量以對人民侵害最小的手段為之,不過這樣的手段,在中國卻是可以允許的。

2017.12.14新建村拆遷現場

插曲:被監控的大學生 / 被恐嚇的我

自由時報引用明報的資訊:
網上流傳的一份疑似北京公安內部文件顯示,當地警方指清大的15名學生透過微信聯絡,於3日在北京強制遷離人口的重點區皮村針對案件進行調查研究。被監控的15名學生多數已關機甚至停機,其中一位被點名學生表示,她當晚回到學校就知道自己被「點了名」,覺得似乎是「小題大作」。

資料來源: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274655

學生為了調查「政府清除低端人口時,是否真的採取了暴力手段」,因此到當地進行訪談,殊不知卻被警方列入監控名單。

此事並非個案,我在北京大學的朋友認識了另外一組清華大學同學(約六人),亦是前往現場後被監控。根據他們的說法,也沒有看到穿著制服的警察,但後來回到清華後,被叫去清華大學附近的派出所備案,並且被監控。警方是用什麼方式得到他們的消息,怎麼知道姓名,怎麼知道電話,都讓人不寒而慄。推估是根據人臉辨認系統辨認,以下附上網址,不過,我蠻好奇被清除的地方多半是較無建設的地方,不知道是否有引進此系統?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2307561?ocid=socialflow_facebook

2017.12.7皮村入口
我去皮村時,也遇到人(初估為便衣警察),在我們停留在路口查詢要往哪個方向前進時,被特別提醒,「要我們往某一個方向走,趕快離開村子,不然會出事」
2017.12.14新建村

在新建村時,我原本駐足在聚福緣公寓(火災事故發生地點),想要看看現場是否留下什麼蛛絲馬跡,不過,我一靠近,穿著制服的警察便在周遭走來走去,因為這一次是隻身前往,也擔心出事,所以只好趕緊快步離開。

友人傳給我的訊息。

拍照時會被特別關注,想要訪談當地人就會被監控,社會上還是有些人前往當地觀察,但卻都記錄不了太多的消息,可能寫了被刪,可能還沒寫就被關注,不僅連說話的自由都沒有,我們連關心社會議題都成了不可能的事。

近來發現,寫了文章除了被刪之外,還會被抓去關。中國大陸北京行為藝術家華涌因拍攝和報導了一些(大興火災後的)真實情況,已經被警方逮捕。
詳見聯合新聞網報導: https://udn.com/news/story/7331/2878860

被拆除以後?

新建村幾乎是滅村了,所有的商家鐵門拉下,招牌也都不見,村子裡皆為瓦礫、碎片,拆遷的標語也全都撤走了,只剩清潔人員以及工人留在那裡善後。而皮村目前沒有被拆掉,但是有許多公寓已經無人居住。這些低端人口,有些返鄉,有些流落街頭。

因為室友也關注此議題,他手中有著一份暫時住宿地點的表單,要我如果點外賣時,可以把這些資訊提供給一些外賣小哥(較有機會被清除的低端人口),有一次取快遞時,我沒有帶著那份表單,為了把表單給需要幫助的人,於是我加了快遞員的微信,他過了好久好久才按下確認,他說:「我們已經找到居住的地方了,但我的同事,他與他的丈夫目前還沒有地方住,已經睡在車上一個禮拜了,你的那份表單距離我們上班地點有點遠,還能幫忙找找別的地方嗎?」我的心情是沈重的。我想幫卻幫不上什麼忙,突然覺得承擔了他人生命的重量,但卻又無能為力。我問了室友還知不知道有哪些地方提供住宿?他說他也沒辦法。

被箝制的新聞自由,消失的批評

社會還是有一些批評的聲浪,不過會被河蟹掉,現在能搜到的,只有因為在澳洲發表,所以尚未被中國政府刪掉的文章,又或是被轉載在台灣網站上面的。

  1. 數名學者書寫公開信<<知識界人士就近日北京大規模驅趕“”外來人口事件,致中國中共、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信>>為題。公開信必整出驅趕行動導致北京成千上萬底層民眾一夜間流離失所,預計還有數十萬底層民眾將被清理出北京,前景堪憂,直指此舉是“一起違法違憲及嚴重踐踏人權的惡性事件,應予堅決制止和糾正。”公開信指出,相關單位在沒有任何過渡措施、救濟安排、安置方案的前提下,在零下幾度的寒冬天氣,驟然強令外地人口在幾天內無條件搬離租住地,“甚至今天通知明天就必須走人”,這是對公民生存權等基本人權的極度蔑視與肆意侵犯。信中提到,悲劇的發生“顯然主要是政府責任”,本應追究政府責任。但北京有關部門卻反其道而行,追究於“千千萬萬徙居北京的外地人”。任何一個具有公共關懷、有責任心的公民都絕無可能容忍,必須“旗幟鮮明地抨擊和抵制”。
    資料來源:公眾號 — 微搜艘澳洲
    http://au.wesousou.com/index.php?m=promotion&a=show&id=51339
  2. 早在2011年大興村就曾發生火災,若政府當初有採取措施,也不至於再發生一樣悲劇。並強調這樣悲劇的責任應在政府,北京卻推任於人民,且是以如此不公義的手段。他們要求北京當局追究相關部門的政治責任,並依法補償此次受違憲「清理」的居民、企業。
    資料來源:上報
    http://m.match.net.tw/pc/news/international/20171127/4320891
  3. 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直批,官方創造「低端人口」這種納粹式名詞,單方面把在北京居住謀生的人趕走,毫無法規依據,無視人民權利,且手段野蠻,是對所謂的核心價值觀的極大諷刺。
    資料來源:風傳媒http://m.match.net.tw/pc/news/international/20171127/4320810

不過,這些批評都消失在常見的網站中,取而代之的是官方的回應。

當然,還有吹捧官方的新聞。

結語

與此事真正息息相關的人,不大敢說話,想要到當地問問情況,大家是拒而不談,以免惹事,想關注的人也同樣會受到監控等種種打壓。漸漸的文章被刪光,網路上留下來的只剩有利於政府的消息,於是這件事便慢慢地成為歷史的一部分,已經不再被討論,但是人民無家可歸的問題,依然沒有被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