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谷青年創業 怎防幫倒忙?(經濟日報-科網神話再現 4.2.2015)

政府谷青年創業 怎防幫倒忙?

今年施政報告的主打為青年政策,其中將成立3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旨在加強協助青年人創業,資助現有計劃未能涵蓋的創新青年發展活動,包括以資金配對的形式,支持非政府機構協助青年人創業。基金的詳情將在諮詢青年事務委員會後擬定。

無獨有偶,阿里巴巴亦剛宣布撥出10億元成立「香港青年企業家基金」,支持香港青年人開拓事業,培養企業家精神,這是集團首個專為香港企業家提供支援的項目。

政府的3億相對於阿里巴巴的10億元是否略欠「誠意」?我們當然不能單從金額來衡量誠意,且阿里巴巴亦有商業考慮,如須在阿里旗下平台上創業。其實政府熱心、積極地要加強力度協助青年人創業,這是好事,但怎樣才算幫到忙,不會「唔幫好過幫」或者「愈幫愈忙」?

青年創業的首批資金基本上是從家人或朋友中籌集,亦可申請不同機構的起動基金,起步看似不難。政府如果希望加強力度協助青年創業,其實除了昂貴的租金外,如聘請一個較有經驗的開發者半年至一年,加上設備、營運及宣傳等費用,筆者應為基金的最低金額應設在20萬元或以上。

初創企業九死一生 投資要知

香港雖以國際金融中心自居,投資者滙聚,但他們過往都是投資在金融、地產等傳統項目上,對於投資初創企業(Startup)往往缺乏經驗。筆者曾遇過一位香港投資者:「你可否介紹一些一定賺錢的初創企業給我?」

首先,初創企業十居其九都正在虧損,就算在矽谷的初創企業,最終死亡率也超過9成多以上,所以投資初創企業是一項高風險投資;再者,創業者不只是着眼錢,更要考慮投資者能否為企業帶來新價值,如獨特的人脈網絡、開拓新市場的鎖匙等,所以雖說香港不乏資金,但有經驗投資初創企業的人並不多,投資者的心態亦要好好「調整」,對整體創業生態環境也有利。

提供誘因 引早期風險投資者

初創企業發展的不同階段,需要引入不同類型的投資者,第一步是天使投資者(Angel Investor),香港有經驗的天使投資者相比早幾年明顯增多,但仍不足夠。企業再下一步引入的便是早期風險投資者(Early Stage Venture Capitalist)或大型的天使投資者,可惜香港在這一方面,嚴重斷層。如果政府能提供誘因,例如考慮資金配對,吸引有經驗的早期風險投資者來港,支持青年創業,相信成效更大,因為相信投資者比政府或其他機構更有眼光揀選優質及具潛質的初創企業作重點培育,可望矽谷神話在香港出現。

程序靈活配合 人才人脈配套

初創企業最重要是專注開發產品,可惜過往想得到政府的科研支援,卻要花費大量時間及人力在行政工作上,不停的填表、交文件再填表,而且一些支援計劃更只是退還機制,即是自己先付錢才可以申報取回,增加企業現金流的負擔。另外,初創企業的商業計劃及運作模式會因應市場環境及公司策略而不斷改變,但支援計劃在行政程序上不容許更改,又或是填表、交文件再填表。其實將所有程序全面簡化,大量使用網上平台,並預先支付部分資助予初創企業,既環保、省時、有效率,又實際。初創企業分秒必爭,資源十分有限,政府如想全力支持,理應程序上靈活配合及全面電子化。

青年創業除了資金之外,人才團隊、人脈網絡、專業知識如法律及會計,以及開拓海外或內地市場的渠道及策略等方面均需要不同程度的協助。例如香港資訊科技人才長期短缺,尤其程式開發員,初創企業往往不能與大企業比人工高,惟有只講夢想,所以請人比大企業困難。今年施政報告建議引入外地專才,冀望解決人才短缺問題,但對於初創企業來說,又何來有更多資金去資助專才來港,尤其是昂貴的住屋津貼呢?

今年初開始政府似乎更「有心有力」幫助青年,但往往政策被批評為「離地」,問題的根源是青年人及創業者從開始也沒參與核心政策制定,沒有「用家」的參與,哪會有「貼身」政策呢?「青年發展基金」以及其他協助青年人創業的計劃詳情仍未確定,如果現在能讓真正的青年人參與,不只是提出意見,是實質參與整過擬定過程,成為決策的一部分,相信政策出台時,會較「合心合意」,真的幫到忙。

馬雲雖然不是我偶像,但我十分認同他所言:「今天我們沒有解決方案,沒有答案,但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會有解決方案……如果你相信未來,就要相信年輕人。」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2月4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