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鐘聲敲響時 Precious Memories(上)

傑諾坐在搖搖晃晃的馬車上,朝著威斯塔里亞前行,這次的目的是參加明天為了慶祝公主就任四周年的公主紀念日。

(應該快到了吧?)

傑諾的視線飄向窗外,威斯塔里亞王宮映入眼裡。

忽然,幾天前和米爾見面時的對話浮現在了傑諾的腦海裡。

那是傑諾在送別修坦處理完公務的米爾離開時候的事......

傑諾:怎麼,心情不太好?

見米爾似乎沒什麼精神,傑諾不禁出聲關心道。

米爾:沒有.......我沒事。

為了不讓傑諾擔心,米爾面露微笑,但看起來依然和平常不同。

傑諾:你沒有必要在我面前逞強。

米爾:請您不必在意.......

傑諾:......不能跟我說嗎?

米爾:對不起......

(米爾到底是怎麼了?)

那之後,米爾回到威斯塔里亞,直至今日都沒有和傑諾有見面的機會。

(雖然當時我沒有勉強米爾說出來......)

(但是現在看來,還不如想辦法讓她說出來。)

傑諾回想起米爾失落的表情,此時......

從遠處傳來了宣告午夜來臨的鐘聲。

傑諾靜靜地聽著鐘聲,垂下視線。

傑諾:如果,時間可以倒轉.......

在傑諾低聲呢喃之時......

(..........!)

馬車劇烈晃動,同時應該只有傑諾一個人的馬車裡傳來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啊......

傑諾一把抱住被馬車顛簸而失去平衡的溫暖身體,朝著無比熟悉的聲音抬頭......

一個意料之外的身影出現在傑諾面前。

米爾:對、對不起.......

(米爾怎麼在這裡?)

傑諾對懷裡的人兒充滿了疑惑,但仍然開口問到。

傑諾:你沒事吧?

(好像沒受傷。)

米爾:沒、沒事,謝謝......

米爾抬起頭,清澈的雙眸望著捷諾,兩人視線交匯。

這一 瞬間時間彷彿停止了,傑諾也移不開視線。

(雖然以前也像這樣對視過很多次......)

不知為何,傑諾的心跳卻比以往都還快。

(是因為我想起了上次離別之際的事嗎?)

米爾:那、那個......對不起,謝謝你。

米爾害羞地看向一旁。

事到如今,傑諾才發現這張臉竟被染得通紅。

傑諾:......嗯

傑諾放開環在米爾腰間的手,米爾重新坐回對面的椅子上。

確認米爾坐穩後,傑諾環顧馬車內,再把視線投向窗外。

(直到剛才都還是晚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傑諾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扮,發現連衣服都變了。

(大概。我在做夢吧......)

(在馬車搖搖晃晃之間,我不知不覺睡著了?)

有了這個結論,傑諾抬頭看向前面。

米爾:傑諾陛下,怎麼了......?

米爾:難道你心情不太好嗎......

米爾在猶豫之間開了口。

(讓米爾擔心了嗎?)

傑諾:沒什麼......不必在意。

(......怎麼好像把前幾天的情況倒過來了。)

(就算跟夢裡的米爾說,但現在是在夢裡也沒有意義。)

為了讓擔心地看著自己的米爾放心,傑諾微微一笑。

(不過......我居然這麼想見米爾嗎?連作夢都要夢見。)

傑諾向坐在對面的米爾伸出手去......

米爾:......誒?

(......嗯?這個聲音是......)

米爾德里德:「……誒?」

米爾德里德大吃一驚,身體往後縮了縮。

米爾德里德:「傑諾陛下,你做什……」

米爾德里德的臉頰慢慢浮上一層紅暈。

傑諾:「為什麼那麼害怕?」

米爾德里德:「唔、對不起……」

看見這慌張的模樣,傑諾放下想要觸摸米爾德里德的手。

(奇怪……)

傑諾總覺得米爾德里德的態度有些疏遠。

(就好像才剛剛認識不久的時候。)

見傑諾思考良久,米爾故意輕咳一聲,想要緩解尷尬的氣氛。

米爾:「今天有幸在傑諾陛下的陪同下,參觀了修坦市區,非常感謝。」

(參觀市區……?)

米爾:「跟維斯他利亞相比,首先,這裡的街道和人們的裝扮完全不同。」

(這簡直就是初次來到修坦的口吻。)

傑諾突然想起自己跟米爾進行過類似的對話。

(這是那時候的……)

『第2話』

傑諾:這裡的氣氛和維斯他利亞不同,對吧?

米爾:是的……

傑諾:也有人多的原因吧。但我想市區裡的戀人們都會這樣。

傑諾:不要走丟了。

米爾:謝謝……

傑諾想起當時,兩個人牽著手參觀了修坦市區的回憶。

(是那次視察回去之後夢……嗎?)

(我記得米爾當時很開心。真懷念。)

回想起現在,在自己在眼前的米爾,和那天見過的市區,傑諾眼裡閃過一抹光輝。

米爾:這裡有很多我見都沒見過的東西。維斯他利亞沒有海,所以我覺得這裡的海產特別感到新鮮。

傑諾:是嗎……

邊說邊笑的米爾,看起來很開心。
在米爾說話的期間,那時的記憶在傑諾腦海裡漸漸甦醒。

(不…不只是開心。)

傑諾想起兩人漫步在市區時,米爾的模樣。

傑諾: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米爾:……誒?

那時,米爾背過臉去,將自己的眼淚藏起來。

(我連眼淚都沒能替米爾擦掉…)

(就好像才剛認識不久的時候。)

(這是那時的……)

(那時候,我沒能理解你為何要哭。)

米爾:對不起,我只顧自己在說話…….

米爾愣了愣,露出一個羞澀的笑容。

傑諾:啊,沒關係。

(如果『現在』是那時候的繼續,那米爾……)

(在這個笑容背後,隱藏著多少淚水呢?)

傑諾覺得自己不能像過去一樣,無視米爾極力抑制的眼淚。傑諾的手輕輕的伸向米爾的臉頰,追尋眼淚的痕跡……

米爾:傑、傑諾陛下……?

傑諾:你好像已經哭完了。

米爾:誒?

(從那時後開始,米爾的這個特質一直沒變。)

(待人總是以笑臉相對,不讓別人看見自己的悲傷。)

幾天前的對話再度浮現在傑諾的腦海裡。

傑諾:怎麼,心情不太好?

米爾:沒有......我沒事。

(我應該更加主動靠近米爾。)

(即便現在是在作夢。)

傑諾感覺,自己不該再重複相同的錯誤。

傑諾:不要隱藏你的眼淚......特別是在自己的戀人面前。

傑諾把那時沒能說出口的話說出口,米爾驚訝的屏住了呼吸。

(現在,我知道米爾眼淚的意義了。)

傑諾知道,日子一點一點流逝,米爾就是在此時開始戀上自己的。

(對政治婚姻感到悲哀也是從此時開始......)

傑諾:這是我個人的想法。無關乎你我的立場。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Angela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