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視覺就不是VR嗎?

當今在討論VR時,影像是最被重視的媒介。精緻的動畫建模、全方位攝影建構出虛擬世界,透過偵測使用者的移動,搭配頭戴式的鏡頭,得以重現虛擬實境。

但VR不是現代人才有的概念。比如說,唐朝有位潦倒的盧姓學生遇到呂姓道士,那位道士給了他一個枕頭,讓他做個黃粱夢,享受了各種榮華富貴;又如十九世紀的英國,一位坐在泰晤士河旁的女孩Alice,靠在一棵樹旁夢遊了仙境。在不同年代,人們用不同的方式建構虛擬實境。

由於傳播媒介快速發展,越來越少人願意花時間將自己投射在一幅畫、一首歌曲當中。我們偏好更直接的形式,也就是影像視覺。不過影像虛擬實境仍面臨著畫素低、畫面更新率不夠等問題。當然,這絕對是人類的終極目標,要做到像電影The Matrix或是Inception般地天衣無縫,但即使技術被解決了,這個產品就是我們真正要的嗎?

其實VR的價值不在於能否自由穿梭虛擬世界,著實的體會才是根本。視覺以外的感官是不可或缺的,視覺在特定活動中甚至只是配角。比如說,在黑暗中打砲會爽,因為有觸覺;無光晚餐中更能品嚐食物的美味 Link;盲碌城市音樂會中,即使看不到演出者,一樣能享受好音樂 Link。換個角度思考,若這些活動只有視覺感知,你還會覺得真實嗎?

人類其實已經有能力,從視覺刺激以外的方式建立虛擬實境,不僅技術成熟度高、成本低,還非常真實,現場音響的再現就是其中之一。美國的3Dio,使用雙路立體錄音 Link 收錄現場音響,讓你光憑聲音就能看到影像,彷彿置身現場 Link。這項技術也被廣泛用於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 Link,激發愉悅感以及失眠治療。

VR之所以讓人瘋狂,因為它看似能將人類的各種夢想、幻想在不改變現實的狀況下被實現,如穿梭於平行時空中。虛擬實境發展論壇(VRDC)近日發佈了 VR/AR Innovation Report Link,顯示VR市場正欣欣向榮、百家齊放,但我們更希望的是多一些從用戶需求體驗出發的產品,結合多元感官以在虛擬世界中實現夢境。要不然,借顆枕頭或是倒在樹旁睡午覺做的夢可能來的更真實,還能寫書成為世界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