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絕,噪音人

【2017年7月,漫畫《微小的災難》】

遠親不如近鄰,如果遇到好鄰居,這句話倒是說得滿有道理的。反之,不幸遇到惡鄰居,日子可就不那麼好過了。遇到惡鄰居,你會怎麼辦?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抑或曉以大義,好好溝通,勸導?不論你使用何種方式,目的都只有一個,即希望住得安心舒適吧?

惡鄰居也分成幾類。亂丟垃圾、不理會其他鄰居安危,在限速的住宅區範圍內亂開車、亂停車、住家積水養蚊子、每逢周末或不定期在半夜十分開派對、習慣推/拉桌椅或其他家具製造噪音、走路的步伐像一頭大象笨重、奔跑跳樣樣齊全,好似一組鼓號樂隊、半夜使用會發出巨響的家電、關門力道彷彿像拆門……以上各種惡鄰居,你可能曾遇到其一或二。若不幸,這些鄰居都住在你左右,日子就會非常難過,甚至有點像活在地獄裡。

安成鎬在《微小的災難》裡描繪的噪音鄰居,在現實生活中一點都不陌生。網絡漫畫家宋申搬到城市近郊的公寓,原本貪圖這裡遠離市區,有個安靜的環境可以創作,結果卻被各種噪音干擾,在上門反映、與警衛投訴皆不果之後,公寓噪音問題卻逐漸升溫,最後甚至鬧出了人命。

雖然這部漫畫名叫《微小的災難》,不過遇到惡鄰居造成的種種災難,其實都不能算小。影響個人居住品質的事情,再多麼微小,都無法讓人不在乎。
來自樓上住戶的噪音因為無法透過「好言相勸」解決,於是宋申只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原本是受害者的宋申,變成了加害者。在這部漫畫裡,沒有一戶人家可以置身事外,包括警衛大叔,都是被害及加害的雙層身分存在,對應了人類的良善與邪惡。

以牙還牙VS息事寧人
我們在生活中總有機會碰上噪音人類,有時候噪音人類是鄰居,有時候是路人甲,例如在捷運上大聲交談的人們、講手機的人,在餐廳裡高聲交談或把手機或平板電腦音量無限放送,與鄰桌共享的人。(在寫這篇稿時,餐廳裡就有兩個噪音人,非常應景。)噪音人無所不在。有些噪音人是可以溝通的,有些則堅持到底「做自己」,完全不理會別人的耳朵和心情有多難受。大部分時候,我都會戴上耳機聽歌,讓自己被干擾的情緒平復,以免發生不愉快事件,然後在自己心裡上演各種「報復」小劇場。例如把手中的杯子扔向噪音人、在噪音人頭上淋上美味辣椒醬等。漫畫裡頭應對樓上噪音的方法:將喇叭音箱貼在天花板,當樓上傳來奔跑跳噪音時,就像是一種誘因的啟動,這時候你家的音樂聲響就可以借由天花板,傳遞到樓上,完成一個「音樂共享」的表演。其實這種報復方法早已不是新鮮事,幾年前已經有人在網路上分享。最近一年,我甚至在網絡上看到有人在賣噪音神器,對付惡鄰居噪音人。

互相報復何時了?在你遇到無法溝通的惡鄰居時,你的良善勸說到底有用嗎?如果奔跑跳在你的鄰居心中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小孩本來就會奔奔跳跳),你得到的回應是「那怎麼能算是噪音」時,或許在自家安裝隔音牆是個不錯的主意,而且還可以在家高聲唱K,把家裡當成電影院,既不怕吵到鄰居,又可以把鄰居製造的噪音隔絕在外,這就雙贏了。祝你,遇到好鄰居。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