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沒有時間去對我不感興趣的事情再產生興趣。」 — Albert Camus

昨天看到朋友 Raphael Chen 在臉書上發了一張很棒的照片,同時 tag 了這句話,深深地打動了我(當然還需要配上那張照片)。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沒有餘力去思考影像以外的事情,說得好聽是專注在工作上,講得難聽就是成為一個生活快要無法自理的人。

仔細想過,大概是從我意識到「生命是很短暫的」這件事情之後。

當我理解了其實生命很短暫這件事後,我很積極的沈浸在我所愛的一切事物上。

如果稍微了解我過去的生活,我一路都在台灣的教育體系下不停的升學,直到博士班,事實上我在博士生涯中也過得不錯,有著收入不錯的兼差工作,在自己的本業中一切研究也算順利,建立了自己的一套系統,如果持續做下去,也許也能做出一點不錯的成績來。

但那些就像靴丁格的貓,在沒有翻開箱子前你不能肯定任何可能性。

在求學的過程中,其實我已經意識到攝影可能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只是過去的我,為了符合社會大眾的期待,一直處在一邊應付學校的學業,一邊穩定地發展自己的興趣,我想很多人走到最後就是這樣,有著不錯的公做,同時在休憩的時間有個長期發展的興趣可以調劑生活。

但我卻沒有辦法繼續這樣下去,有一天我發現,除了我想做的事情以外,已經沒有任何餘力去思考其他事情了。

因為人生很短,因為一次做好兩件事情很難,與其一輩子當個各領域的半吊子,不如專心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

最近看了「壽司之神」這部讓二郎壽司再也沒辦法訂到位的電影,對於窮盡一生的磨練跟鑽研,我相信是成功不可或缺的基石,電影中也很殘酷的提及,當你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去鑽研,你一定可以成為業界的佼佼者,但卻不一定能爬上頂峰,剩下的還要靠天份、機運跟那些無法描述的。

既然窮盡一生努力都不一定可以做到最好,那最好的做法就是從現在開始不斷地努力下去。

每次重新去回想自己入行幾年,都會驚訝時間過得如此的飛快。

「已經要沒有時間了」像是隻龐然巨獸在身後追趕著,於是我們只好喘口氣然後繼續往前跑去。

圖文無關,這是晨曦光廊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Taotzu Cha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