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不曾忘記那一天, 黑色油污慢慢地流佈在海面,在礁岸。1月14日「台灣海域受難日」的紀念時刻 ,今年邁入第17年,我們該用什麼心情來追悼這個「國難事件」……

2001年1月14日,強勁的東北季風持續吹襲,希臘籍阿瑪斯號貨輪因為機械故障失去動力,已經在海上漂流了兩天。接近黃昏時刻,季風及海浪將阿瑪斯號推向岸邊,致使船身擱淺在水深約20米的礁岩上,船長發出求救訊號,海巡署接獲海難事故通報之後,海巡隊巡邏艇在晚上十一點多,冒著八、九級大風浪,將待在傾斜船身,等待救援的船員一一救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阿瑪斯貨輪擱淺(2001年)。 攝影/柯金源

1月15日 東北季風並未減緩,阿瑪斯貨輪受不了強風大浪襲擊,持續傾斜,機艙內的重燃油,就從破損的船身慢慢滲漏出來。

1月16日 在墾丁龍坑生態保護區靠近海岸的步道,已受到重油污染並可聞到汽油味的現象,龍坑保護區管制站人員回報保育課。

1月17日 墾丁國家公園保育課人員至現場拍照紀錄,並呈報管理處。

1月19日 國家公園警察隊開出第一張生態保護區污染告發單。

1月25日 農曆年初三,臨時除油工人開始著手除油工作。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墾丁國家公園龍坑保護區因阿瑪斯貨輪油污染,正忙著進行清除工作(2001年) 。攝影/柯金源

根據了解,在油污染的前期關鍵時刻,環保署長、內政部營建署長、屏東縣長等相關首長相繼出國渡假,交通部因為收文人員已下班,來不及轉呈,墾丁國家公園也僅止於由值班人員就近監測。雖然污染情形均已通報各相關權責單位,但因為各單位正準備休年假,無法及時反應,致使污染範圍持續擴大,並喪失處理先機,讓單純的污染事件,演變為複雜的政治風暴,同時也讓保護區內的生靈無辜受害。

當1月底,年假結束之後,龍坑的污染事件,經媒體大量披露之後,各界為之譁然,在野黨也就抓住這個機會大聲撻伐,並引申為海洋污染的八掌溪事件,並轉而要求行政官員下臺。至此,油污染的通報程序、處理方式、責任歸屬、行政缺失等問題,一一被政治口水給掩蓋,加上媒體的炒作,已模糊掉油污事件的真相。

3月初,環保署長林俊義在油污事件中,首先中箭落馬,新聞熱潮也隨著新任署長郝龍斌上台之後,漸趨消退,但船體殘骸的移除,殘油及礦砂的抽除進度並不順利,而宣示性的口號依然響亮,無奈新聞焦點已轉移。在夏季颱風相繼侵襲南台灣之後,阿瑪斯的船身再也承受不住強浪的襲擊,斷裂、解體、殘骸擴散,鐵片隨潮浪四處衝撞、刮磨,海底生物再度受到摧殘,龍坑保護區又歷經一場生態大浩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阿瑪斯號殘骸隨著海浪在海底刮磨衝撞,一再撞擊海底生態(2011年)。 攝影/柯金源

阿瑪斯號事件過了一年,郝龍斌在2002年1月14日,油污染週年記者會上,宣示將阿瑪斯號擱淺之日,定為「台灣海域受難日」,希望大家記取教訓,同時說明船體、殘遺礦砂已無任何危害,並宣示將繼續向船公司求償並盡速移除船體殘骸。但根據當時實地調查,船體殘骸在海底的危害並未稍減。

當時阿瑪斯號擱淺,我們完整紀錄清除油污過程以及後續探討賠償、生態受損等完整的影音紀錄。

▲公視我們的島─油海風暴 (2001–02–12播出)

2002年6月初,媒體再度報導阿瑪斯貨輪的殘骸大多已被打撈上岸,並運往高雄港區處理,環保署也通知各單位準備結案。但根據了解,阿瑪斯貨輪的船體約二萬一千多公噸,目前打撈起來的殘骸約一千多公噸,充其量實際打撈起來的殘骸也才十分之一而已,如何就此結案呢?龍坑海岸的珊瑚礁岩雖然已陸續恢復生機,但大部分人看不到的海底,其實仍然危機重重。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阿瑪斯引擎殘骸,已經有魚群出沒(2002年)。 攝影/柯金源

2002年10月,記者再度回到海難現場,觀察阿瑪斯的船體殘骸以及鐵礦砂雖然大部分仍遺留在海底,但是環保署長及交通部航政司官員,在2003年1月,均宣稱目前該地區已無污染存在。據實地瞭解,阿瑪斯貨輪的殘骸,在海底滾動、衝撞了近兩年,已裂解成六截、十七塊大殘骸,以及難以計算之小鐵片,幾乎已看不出船體的形象。這些殘骸主要散佈的範圍約370公尺乘以250公尺,離岸約1到1.4公里,水深11.5米到16米之間,初步估計,遭到破壞的面積約一萬八千平方公尺。

而這些殘骸鐵片隨著潮浪翻滾、衝撞,除了刮除附近礁岩上的生物及活珊瑚以外,鐵礦砂和金屬的船殼,受到海水浸泡之後,會逐漸的鏽蝕,大量的鏽水或金屬離子,會進入附近的海域,珊瑚礁及魚苗都會受到影響。而負責船貨移除的交通部官員表示,因為船貨移除經費400多萬美元已快用光,受限於經費問題,已決定將這些殘骸礦砂留在原地,充作人工魚礁,不再加以處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大量的鐵礦砂最後遺留在現場,後續汙染(2013年)。 攝影/柯金源

另外,有關求償的問題,國防部、交通部、環保署等政府部門,花在油污清理的費用,超過9,000多萬元,但船主保險公司,實際只賠償了6000多萬。而第二階段求償部分,如海域污染造成之生態環境損失、恆春區漁業經濟損失、屏東縣環保局罰款一億五千萬、墾丁龍坑受污染區的生態復育及監測經費等部分,因為缺乏龍坑受到污染之前的環境調查記錄,求償談判的進度相當緩慢,環保署在2003年1月,正式提起國際訴訟。

目前,龍坑海岸的潮間帶,雖然已陸續恢復生機,但公部門對於後續污染問題,似乎避重就輕。譬如,破碎解體的殘骸,仍然隨時會移動,怎麼做為人工魚礁呢?而龍坑潮間帶,在受到污染之前,並沒有完整的生態基礎資料,兩年以後,又依據什麼樣的判斷,認為生態環境大致已復原了呢?另外據了解,類似阿瑪斯第三級的海洋油污染事件,台灣在未來五年,都還無法自行處理,雖然環保署已花費了近三億元的訓練及設備經費,但目前,還是必須仰賴國外專業除油公司的支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為記取阿瑪斯號的教訓,時任環保署長的郝龍斌在事發隔年,宣布當天為台灣海域受難日。

環保署長郝龍斌宣示「台灣海域受難日」的意義,應該是希望在失敗的例子中,吸取經驗,不要再讓類似的污染事件重演。不過事隔兩年,龍坑海底的危機仍未完全消失。而阿瑪斯貨輪油污染事件,已漸漸被人遺忘。值此關鍵時刻,實際參與除污工作的人,血汗不能白流,我們有責任將阿瑪斯貨輪,後續污染的問題提出來,才得以告慰已被犧牲的海洋生靈。

2001年1 月14日,希臘籍的阿瑪斯貨輪在墾丁國家公園東岸海域擱淺,7月份,貨輪船體開始裂解,九千多噸船體殘骸鐵片、超過三萬噸鐵砂沉入龍坑附近海底。但五年多來,先後歷經四任行政院長、三任環保署長,墾丁海域的環境生態浩劫,結束了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阿瑪斯貨輪斷裂(2001年)。 攝影/柯金源

回到阿瑪斯現場 海底生態現場目擊

從2002年7月起到2004年,龍坑海底的阿瑪斯號殘骸,就無人聞問,附近的生態環境監測工作,也幾乎停擺。當2004年11月,阿瑪斯號污染事件的求償國際官司宣判之後,12月15日監察院就主動進行官司敗訴原因的調查,在調查會議中,導演柯金源據實際了解,提出敗訴的可能兩個原因:

一、缺乏環境基礎調查與監測資料:龍坑海域在阿瑪斯污染事件發生之前,沒有進行過完整的生態基礎調查。污染事件之後,更沒有持續監測環境的變遷,導致求償證據薄弱,埋下敗訴之最大敗筆。

二、掩蓋真相:阿瑪斯號發生污染事件之後,相關單位持續對外表示,污染問題已被控制、船身殘骸散落處沒有珊瑚礁活體群聚、生態損失並未如外界所說的嚴重、污染區附近的環境生態已逐漸恢復中。導致被告律師團以及承審法官,認為台灣先前已表明當地環境污染輕微,也沒有珊瑚,所以無須復育為由,判定不用理賠。而環保署等相關單位,最後還將污染訊息不正確與求償官司敗訴的部分責任,推給媒體與保育團體。

▲公視紀錄觀點─【海】阿瑪斯短片│導演:柯金源

另外,台灣珊瑚礁學會也曾建議環保署與交通部等相關單位,應立即著手阿瑪斯號殘骸的移除工作。因為,這五年來,經過數次颱風的侵襲,在2005年間,龍坑的潮間帶上,又發現了一塊數噸重的大船艙蓋,顯示海底的船骸仍隨著潮浪海流飄移滾動,並且持續碰撞刮磨珊瑚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台灣珊瑚礁學會前理事長鄭明修

台灣珊瑚礁學會前理事長鄭明修曾表示:「有人說殘骸有聚魚效果,其實這是一個誤導,那些是鐵片,而不是人工魚礁,假如這些鐵片塊沒有清除,讓它繼續在海底翻滾,會像割草的鐮刀一樣,在水下任意移動切割,況且珊瑚在充滿鐵銹的環境下,珊瑚苗也沒有辦法著苗、生長,從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樊同雲博士,在2005年的監測報告中,就能印證船身殘骸的破壞力度。尤其,根據國外珊瑚礁污染區的案例,其生態系要恢復原來的樣貌,保守估計也需要五十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調查發現淺水十公尺的珊瑚礁遭到撞擊刮平

為了確實了解阿瑪斯殘骸的分布現況與生態破壞情形,台灣珊瑚礁學會與中華民國水中攝影協會,共同號召關心海洋環境的義工,在2006年4月15日前往阿瑪斯號污染海域,進行大規模的聯合田野調查。

調查結果,事實證明了海洋生態學界的憂慮,部分阿瑪斯的殘骸,確實持續在海床上飄移、滾動,相關單位應立即著手後續的處理與環境監測工作。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恆春海域阿瑪斯沉船殘骸(2011年)。 攝影/柯金源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阿瑪斯貨輪殘骸海底汙染(2013年)。 攝影/柯金源

◎阿瑪斯污染事件肇事船東各項賠償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阿瑪斯污染事件-與船東各項賠償比較一覽 (製表:柯金源整理)

被告阿瑪斯船東原提議賠償一億五千萬之「生態汙染損害賠償」的和解方案,2003年,環保署長郝龍斌決定跨海打國際求償官司,以挽回環保署的顏面,並由陳長文律師所主持的理律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打官司,前後花了二千四百四十餘萬元高額訴訟律師費。最後是以敗訴求和收場,台灣的海域環境被嚴重破壞,還打輸官司,造成金錢與環境、國家顏面三輸的窘境。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阿瑪斯號油汙處理專案小組會議

當油汙事件發生 ,政府成立跨部組專案小組密集開會 ,要與時間賽跑 ,每一分一秒都是生態的浩劫。

2001.1.13 22:00主機故障,失去動力,在海上漂流十九個小時

2001.1.14 13:00船漂往岸邊,下錨固定。17:40搶修無效,觸礁擱淺。

2002.1.14 環保署長郝龍斌舉行阿瑪斯油污週年記者會,宣布1月14日為台灣海域受難日,表示污染已清除,並公開將向阿瑪斯號船東求償十億元。(詳見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水保處

2005.1.10 監察院調查報告出爐,認為行政院在阿瑪斯後續污染處理應改進。

2005.1.11 環保署接獲挪威法院傳真判決書,阿瑪斯號船東應賠償中華民國953萬3,337元,但中華民國應分擔挪威船東責任互保協會Gard及阿瑪斯號船東訴訟費用1670萬4,460元,整起求償官司台灣敗訴。

2005.2.8 環保署針對挪威Arendal地方法院判決希臘籍「阿瑪斯號」貨輪擱淺漏油嚴重污染墾丁海域,不需賠償生態及經濟損失之結果,環保署決定提起上訴,以重申維護環境保育生態之決心。

2006.8.10 環保署向阿瑪斯船東求償的損害訴訟達成庭外和解,和解金額為105萬美元(換算台幣3千4百萬元);雙方各自支付訴訟費,台灣須分攤台幣1,670萬元,環保署已代表其他機關與船東Gard完成庭外和解程序。

挪威法院針對台灣公部門以阿瑪斯號污染損害賠償進行訴訟,第一審判決結果,明確指出船東及Gard確應負有損害訂償責任,但對於台灣提出的珊瑚復育、漁業復育、觀光損失及稅收損失等求償項目均不採證,僅需賠償台灣環境監測及專家服務費用約953萬元,而台灣卻需分攤對方1,670萬元訴訟相關費用。即船東雖負有污染海域的責任,卻僅需賠償極少金額。
詳見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水保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受到油汙汙染的龍坑保護區,放眼望去幾乎都是黑油覆蓋(2001年)。 攝影/柯金源

阿瑪斯號的生態浩劫,在2001年掀起大眾關心海洋保育人士的關注,歷經多次的清理,花費高額費用,海岸的創傷透過鏡頭,被紀錄了下來,但是海洋汙染從此就不再發生了嗎?

▲公視紀錄觀點─【阿瑪斯】│導演:柯金源

導演的話:
阿瑪斯貨輪油污染事件,已漸漸被人遺忘,但是,實際參與除污工作的人,血汗不能白流,我們有責任將阿瑪斯貨輪污染事件的真相公諸於世。同時也能在這一個失敗的例子中,吸取經驗,不要再讓類式的污染事件重演,才得以告慰已被犧牲的海洋生靈。

▲阿瑪斯貨輪殘骸-短片(2011年4月重回海底現場)

2001年1月份,希臘籍阿瑪斯貨輪行經台灣屏東恆春海域,因為機械故障而擱淺,發生海難事故,導致船體破裂、燃油外洩,嚴重汙染墾丁國家公園龍坑生態保護區。半年後,船體斷裂解體、沉沒海中。隔年,環保署長並將每年1月14日,定為國難紀念日。但十年後,人們已漸漸淡忘此一汙染事件,不過,公共電視新聞部的記者,還是每年定期前往紀錄。本短片為了提供人工結構體被棄置在海中的對照,前小段落,是恆春南灣眺石附近枕箱,接著是阿瑪斯貨輪殘骸與鐵礦砂的現況。

▲公視紀錄觀點─【海】阿瑪斯│導演:柯金源

環境導演柯金源,長期紀錄台灣海洋故事,在紀錄片『海』中,也收錄了阿瑪斯事件,藉此提醒眾人,別忘了那一天。2001年1月14日,希臘籍阿瑪斯號貨輪在屏東恆春東方海域擱淺漏油,嚴重污染墾丁國家公園,引發一場生態浩劫。解體的船隻殘骸至今依舊躺在海底,宛如一座廢鐵廠, 控訴這一段幾乎快被遺忘的海洋受難記憶。

▲公視我們的島─阿瑪斯真相 (2003–01–13播出)

2001年1月14日,希臘籍阿瑪斯貨輪,在墾丁國家公園龍坑生態保護區附近的海域擱淺,洩漏了一千多噸的燃油,嚴重污染附近海岸,也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與生態災難,二年後,阿瑪斯的消息,沈沒在海底無聲無息。

▲公視我們的島─ 重返龍坑(2002–01–14播出)

一年後,我們的島看守台灣小組重返龍坑現場,發現沈沒的阿瑪斯號早已四分五裂,成為海洋中的不定時炸彈,為什麼一年了船還沒有拖離,究竟一年來政府做了什麼?我們又從這一場油海風暴中學到了什麼?重返龍坑,不是追悼而是反省,只期待海洋不再是沈默的受害者。

▲公視我們的島─浩劫過後的墾丁海岸(2001–02–09播出)

在國軍的動員下,用盡各種方式,龍坑的珊瑚礁岩油污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但黏附在珊瑚礁上的油垢,又該怎麼辦,從整個處理的過程來看,這項重大油污事件出了什麼問題?浩劫後的墾丁海岸該如何生存呢?

▼更多海洋油汙事件影音

其實,不只是阿瑪斯號,台灣海域陸續又發生船舶漏油事件,更彰顯出台灣急需要海洋保育專任單位的存在,但喊了許多,似乎還是沒有下文。

▲公視我們的島─ 黑油‧綠島 (綠島油污)

2017年3月9日,綠島北岸的珊瑚碎屑海灘和礁岩潮間帶,被大量油污沾染,就連海底都沉積著厚重油塊,潛水教授俞明宏潛入海底觀察,發現油泥呈長條狀,像蟒蛇一樣盤踞海底,一些底棲類、移動速度較慢的海洋生物,受到的影響最大,有些螺貝類身上有油污的痕跡,甚至有海蛞蝓、海參,受困油堆之中。

▲公視我們的島─ 油染西子灣( 莫蘭蒂颱風吹倒擱淺船)

2016年9月14號晚上,莫蘭蒂在高雄港造成重大災害。停泊在前鎮漁港的四艘漁船,因為繫纜在一起,被颱風一路由南往北吹,漂流了八公里,擱淺在西子灣北側堤防。太陽出來後,海面上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色油污,成了西子灣的惡夢…

▲公視我們的島─又見油污 (石門晨曦號 2008–11–17播出)

冷冽的東北季風,吹襲著北海岸,空氣中瀰漫中濃濃的油味,烏黑的重油混雜著柴油,不斷隨著海浪沖襲上岸,海岸線已經整個被黑油覆蓋,滿身油污的螃蟹,難以在油海中脫身,這樣的場景,你我並不陌生,海洋油污事件,又再次在台灣北部的石門海岸上演…

▲公視我們的島─吉尼號油污事件(蘇澳吉尼號 2007–01–05播出)

2006年12月24日清晨,一艘二萬三千噸重的散裝貨輪吉尼號,發出通報在蘇澳岸邊隔淺。面對突發的事件,險峻的海象,甚至法律的談判,在人員、物力與組織的提昇上,依舊有著改進的空間。當巨大的貨輪擱淺岸邊,重油污染海域,守望海洋的心情,不該隨著一場事件終結,而告鬆懈,永遠必須自問,在下一場環境巨災之前,我們可是做好了準備?

▲公視我們的島─ 蘭嶼油污事件簿 (蘭嶼油污 2005–07–11播出)

碧藍的海,青翠的山,豐富的生態,以及純樸的居民,構成蘭嶼迷人的樣貌,那是吸引全球目光的珍貴島嶼。每年夏天,成為度假者的天堂,或是生態家的聖地,但是橫來的災禍,開啟蘭嶼油污事件的頁扉。

2005年7月3日,蘭嶼西南方的海岸上,漂來大片的油污,岸外浮潛的遊客,發出第一道警訊,但是急湧的潮浪,加上疏忽的警覺,錯失海外攔油的先機,黏稠的污油大軍,群湧上岸。在潮汐的作用下,污油侵蝕礁岩岸際,從椰油部落到紅頭村一公里的海岸線,全遭污油污染,其中漁人村前的泊船區,成為受害最深的地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bout

我們的島Our Island

1998年11月1日公視「我們的島」節目正式播出,從開播以來,「我們的島」就一直以守護台灣環境、監督環境政策為理念,不只從永續發展的角度來探索台灣未來出路,同時也期許成為環境教育的推廣管道。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