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探職業麻雀世界的收入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當大家看到職業雀士對局的片段,有沒有想過要自己當職業雀士?這雖然是日本國外都不存在的職業,但就給不少讀者成為有名雀士的憧憬。

先說一下,日本對智力競技一向都十分重視,給一流棋士的待遇絕對是優厚,七冠王羽生善治在全盛時期,每年單是對局費收入就有超過一億日圓(下同)。就算是最底層的新晉職業棋士,憑每局最少數萬日圓的對局費,要做到三餐溫飽都不是問題。

那同樣是智力競技的麻雀又如何?有名的一線雀士如二階堂亞樹,估計每年收入亦超過二千萬,表面上看也很風光,但事實是,絕大部份的所謂「職業」雀士,都無法單靠麻雀來維生。

為什麼呢?我們先從雀士的主要收入源去探討:

對局費

將棋圍棋每場職業對局都有對局費,但麻雀則不是,絕大部份的職業比賽,包括自己團體內的低級別聯賽,都是沒有對局費,相反雀士要自己掏腰包去參加這些賽事,這些比賽對大部份雀士來說,都是負現金流

不過能夠在這些比賽取勝,知名度就會上升,從而有機會在其他地方賺到收入,因此他們也會樂於參加。

比賽獎金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將棋頭銜龍王戰的勝出獎金有4350萬,是棋界之冠,但麻雀的比賽獎金相對之下,實在是太少了。

目前各團體的主要頂級聯賽或者是大型麻雀頭銜戰的冠軍,獎金大概都是200萬左右,而針對新晉雀士或其他贊助的比賽,獎金大概也只有10萬到數十萬不等。

近代麻雀舉辦的麻雀最強戰,冠軍可以獲得300萬的獎金,這在日麻界來說已經是十分高額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當然,比賽獎金的收入只是偶發,不能保證每年都有,單純靠打比賽去維生是絕對不可能的。

雀莊嘉賓活動

大家很多時都會在Twitter看到「某某Pro當日來店」之類來自雀莊的廣告,這都是雀莊其中一個主要的宣傳渠道。當然雀莊是要花錢去邀請他們。

有名氣的雀士去雀莊客串一天打牌可以有數萬日圓的收入。而大家亦可以想像得到,女流雀士會比男性雀士更受歡迎。因此,女流雀士在這方面的賺錢能力,絕對比男性雀士優勝,這對很多一二線的女雀士來說,是一個主要的收入來源。

麻雀著作的版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松本成為M-league選手後的著作

市面上的日麻戰術書籍,很多時都是由職業雀士寫的,而他們亦可從書價中抽取5–10%作為版稅收入。

以一本書價1500的日麻書來說,每賣一本作者大概可以賺到100日圓,如果賣到數千本,對雀士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收入。

問題是,並不是每個雀士寫的書都會有市場。有出版社肯幫忙出書的雀士,都必須有一定程度的實力或名氣。這兩年間,松本、內川和萩原成為M-League一員才出書,這都是受惠於他們知名度大幅提升。

另外,雀士也可以透過在報章雜誌撰稿,甚至是在note寫收費文章去賺取稿費收入,當然有能力這樣做的雀士,著實不多。

其他收入

除以上的來源,雀士還可以透過在其他綜藝節目的演出,開辦麻雀教室,為直播比賽做解說,甚至開設自己的YouTube 頻道去賺錢,有名的麻雀頻道,例如平澤元氣的教學,一個月也可以為製作者帶來30萬的收入。

此外,職業雀士的收入可以說是五花八門,有些工作也未必跟麻雀有關係,例如岡田紗佳也有賣寫真集,二階堂亞樹也有出演不少的拍青哥節目。而ABEMAS的工作狂多井隆晴每年接到的工作就有500–600件,到肺炎在日本疫情惡化,多井的工作大半都被取消,結果就自創Youtube頻道為自己「製造工作」。

當大家讀到這裡都不難發現,雀士要在上述地方賺錢,其人氣和比賽實績都是關鍵。對於很多還是白紙一張的新人,只能另覓其他收入途徑。事實上全體70%職業雀士都要靠打工去餬口,他們的其中一個主要出路就是到雀莊打工,當然他們並不是上面所提到被邀請的嘉賓 – 除了「戥腳」,他們還要負責接待客人,沒人的時候就要做打掃和清潔麻雀等粗活。而且在雀莊打工,工時通常都很長,每月要超過300小時。此外亦有一部份是平日只是一般的上班族,工作跟麻雀完全沾不上邊的「サラリーマン雀士」。所以競技團體中較低級別的聯賽,很多時候都是在是期六日舉行,就是為了方便他們。

不過,要從事跟麻雀有關的工作,也不是非要考職業試不可。日本也有不少沒有考過職業考試,但就能從麻雀賺得不錯的收入,其中比較著名的有麻雀界KOL的福地誠,製作大量教學動畫的うに丸,以及朝倉康心的兄長ゆうせー等。

M-leaguer這份工

因此,成為職業雀士只是一個起點,離可以單靠麻雀生活還差很遠。

2018年發足的M-league,除了令競技麻雀更廣為人知,更重要的是大大改善部份雀士的收入來源。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M-league發足時,只有21人能成為當中的選手,佔所有職業雀士的1%以下。

M-league所有的隊伍都是由日本的大企業持有,而比賽本身也是以大和證劵和朝日新聞冠名,這些財團在從前都是極少贊助麻雀比賽。至於有幸被挑進比賽的雀士,根據規定每位的年薪最少要400萬,這已經是略多於一名普通的打工仔的收入,而如果把穩定性和知名度等連帶利益都算進去。M-leaguer的待遇在麻雀界來說是極優厚。

加上M-leaguer很少會被辭退的關係,雀士如果可以在這裡上岸,起碼可以得到最基本的生計保障。

ABEMAS的日向藍子前年因懷孕向所屬的競技麻雀團體最高位戰請假一年,孩子生了下來,日向還是以育休之名,繼續缺席團體內的所有賽事,但她在ABEMAS的活躍程度如舊,此舉當然引來不少網民的非議。雖然她有解釋M-league的對局時間容許她把育兒工作暫且放下,但由此事可見,對一名已上岸的M-leaguer來說,本身團體內的聯賽相對之下還有多重要,恐怕已經是心照不宣了。

不單是局內人,就算大家都知道M-leaguer是一個競爭甚大和稀少的位置,過去一年去參加職業考試的人都以倍數幅度增長,其中有大部份都是希望成為未來的M-leaguer而作準備。

但當中能真正了解職業雀士苦況的,又有多少?

Written by

原魔女blog(已佚失) 作者,日麻及桌遊愛好者,愛鑽研戰術,但不擅長表達自己,文筆也不好,只希望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分享。 「特上雀力強化講座」開講中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