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台北辦事處小實習生記事--越南斗笠泰迪熊帶來的謙虛

去越南之前有先找越南伴手禮有哪些(對沒錯,去之前準備的第一件事是要帶甚麼回來這心態),最想擁有的就是這個斗笠泰迪熊!


到越南第三天就被Ruby 在飛機上認識的朋友當地陪帶走。本來心裡暗暗吃驚,「地陪Get」這項成就未免太快達成,後來才知道越南人的愛好交際不是蓋的,往往還沒落地就獲得地陪(笑)

地陪朋友不免俗的帶我們去了觀光區-還劍湖,我一心只想要斗笠熊。殊不知過了幾個月,到大教堂附近意外走進Nagu 才找到斗笠熊!

可是在我看見斗笠熊的標牌後,就默默把它列入「以後有錢再買」的名單內。(所謂名單只是安慰當下的自己,事實上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我才記不清楚)後來,幾次有機會再到大教堂我都只敢在Nagu窗外偷偷望著斗笠熊。

故事本來應該結束在痴痴想望的我的樣子。意外地,卻在某個日子才真正開始:)


2016年3月,我順利到台北辦事處科技組實習。辦事處裡其中一位秘書請我協助翻譯一份政要文件。那份文件並不難,後來翻譯量越來越多,才發現越南文書淨講些繞圈圈,甚至到最後不假修飾地無限重複一樣樣的句子那根本是家常菜。(每次都翻譯到指天大罵原文作者的不敬業)

不過重點不是鬼打牆的政要文件,而是那位令我印象深刻的秘書。

科技組玻璃門上的鈴聲響起,我慣例地轉過頭跟來人點頭示意就回身。這次,來人卻衝我走來,秘書一臉不好意思地告訴我他需要我幫忙翻譯文件的事情。身為實習生的我,自然沒有理由拒絕。

秘書當時還強調我有空的時候翻譯就好,希望不要造成我的負擔。由於難度不高,很快就可以完成,所以兩天後我就交件了。

秘書又是萬般客氣地感謝我,還特地走進組長室感謝組長,謝地我這個小實習生很不好意思。秘書離開後,我一邊覺得鬆了一口氣,一邊也很自以為地肯定我們台灣人的工作態度既謙讓,也不會當我是個拇指般的小輩就認為我理所當然地該幫他做事。這可一點不像越南人把長幼順序看的跟天一樣大。

那天,回科技組那條不長也不短的走廊,我的腳步第一次這麼輕盈:)

過兩天,我送公文到他的秘書室時,秘書竟然拿出一個禮物袋,說是送我的謝禮。我這才嚇地半死,不過是做了該做的事情沒理由收下!不過,我這個人一向不懂拒絕,尤其在秘書拿出斗笠熊時,我心中隨即懇切期盼當下秘書沒有從我瞬間發亮的眼睛裡識破我嘴上的虛偽(笑)

(斗笠熊身上是國服,精細地連暗扣都與一般國服無誤)

總之退出秘書室後,我喜滋滋的帶著斗笠熊回到座位上,也問了組長我是不是不該收。

組長笑了笑說,因為我是科技組的實習生,所以秘書前來委託算是麻煩了別的單位。我瞬間理解了秘書們與各組的不同!一邊佩服秘書們各個有獨立自主的工作能力,一邊也非常感念那位秘書給予我的尊重與他的謙和。讓我想起過去我在廚房工作的大大大師父。大大大師父其實就是品牌廚師,每每他悉心指導我後,說謝謝的速度總是比我這個拇指般微小存在的學徒還快速,而那時我一點都不明白為何傳授別人的人要說感謝:)

(斗笠熊的四肢設有旋鈕,可以讓它站立或舉手)

組長還說之前秘書來委託別人幫忙,當時他也以斗笠熊為禮,才意外發現這個禮物大受歡迎。哈,真希望我可以被他委託第二次呢(笑)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