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參加了一個為期十日的禪修課程

課程在遠離人煙的營地進行。十天內參加者不能和外界聯絡,不能閱讀書寫,不能使用電話互聯網絡,不能與參加者談話,連眼神接觸也要避免。這猶如與世隔絕的十天,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冥想。

頭三天,要觀察自己的呼吸。觀察空氣從鼻子進入身體,再經鼻腔鼻孔呼出來的實況。每朝四時半起床,除了間中休息和吃飯,一天大約十小時是冥想觀察呼吸。

接下來的七天,改為觀察身體的感覺,由頭至腳,由腳至頭。身上突然有發癢的感覺?不要給它反應用手抓,而改為觀察發癢的感覺。

雖然遠離塵世每天打坐,但到了第五天我的心還是很亂,不停出現念頭和想法。

到了第七/第八天的早上,第一天失戀那種心如刀割的感覺突然湧現…

我痛得流冷汗。

我無法解釋沒有失戀,那刀割感覺湧現的原因;導師說是心靈在排毒。

那想到藏起的是情花毒。(笑)

梵文Vipassanā的禪修方法,主張以平等心觀察感覺,不妄加反應控制或遏止,由它生起、滅去。從身體經驗認知世事無常和無我(不能自主)的事實,減低情緒對生活的影響。

最痛一刻我向它下戰書: 盡情痛吧,我只會全力注視著你。

下午,心如刀割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

第十天最後一次打坐。我的專注提升至一小時內能完全不動,心無雜念,大腦異常警覺,開始和完結就像一剎那的事…

就像電影Limitless的對白:”I Wasn’t High, Wasn’t Wired, Just Clear”

禪修最難是面對自己。我想起讓我內疚的事。你不能與人傾訴,不能寫下感受或做其他事分神,只能面對。

原文發布在:http://qbgabe12.wordpress.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