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皇子 & 太傅

=========熙和王朝丶开戏=========
人物:五皇子 太傅
时间:八月十九日
地点:御书房
剧情:太傅惩罚功课没完成的五皇子
要求:禁水、禁抄袭、禁穿越(自行填写)
备注戏码:剧情
==========华丽开场============

五皇子 — — [逍遥一日,终究没有完成功课。做了一半的功课,父皇自然勃然大怒。挥了手就让自己去太傅那儿领罚。] — — [有了父皇的旨意,自然不敢怠慢。低着头走入书房。见着太傅,低头跪下,将放在一边的戒尺举起来呈给太傅。]
老师,儇有违师命,未有完成功课,请老师责罚。

太傅
【名 为太傅,地位却是尴尬,教导的学生都是龙子龙孙,就算有做的不对之处也不能过多责罚。】【今日见五皇子交上的功课只完成一半,一时激愤禀告陛下,却不想得 到了严加管教的旨意。】【回到御书房,拿出那把已是做了许久摆设的戒尺擦拭一番,坐等来人。】【见人跪地请罚,没有接过戒尺,也没有命他起身。端起身边的 茶盏轻抿一口】殿下为何没有完成功课?

五皇子 — — [抬头瞅一眼太傅,捧着戒尺的胳膊微微发酸。心中不禁怨恨,哪儿那么多废话,挨一顿不就结束了?面上却是恭谨,言]
昨日与堂兄越王公子龙逍出去了半日,所以…儇如此是有过,请老师重责。 — — [自打入了这御书房读书,还没见谁被戒尺打过。见太傅不语,自己也不敢多言。]

太傅
【便是出去半日,也不至于只完成一半,可他的样子想也问不出什么,还是作罢。】
【伸手接过戒尺,站起身。绕着走到他身后,拿戒尺点了点他的腰眼】
褪了。
【此举并非羞辱,只是自己成为太傅后是第一次拿起这戒尺,怕自己手上没个轻重。陛下虽说严加管教,却也不能伤了他。】

五皇子 — — [戒尺被人拿去,便俯下身子跪趴在地。将臀部略微翘起。腰间被人点到,竟不成想,太傅责打也是要去衣的。] — — [微微一愣,将袍摆撩起,略略迟疑,将外裤褪下只留着亵裤,言]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身体,还是只能给父皇母妃看…… — — [言罢,即便留着外裤也觉着甚为羞愧,将头埋在臂窝]
恭请太傅责罚。

太傅
【本来有些不满他只褪了外裤的举动,听他这说辞倒也不好强迫他去衣,又见他将头埋在臂窝似十分羞愧的样子使得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想来再拖下去只会让两人都更加尴尬,没有再犹豫,扬手挥落。】
鉴于你这是第一次未完成功课,为师也不多罚你,便二十下,你可服?

五皇子 — — [咬着下唇,静静等着疼痛的到来。这宫内,当真什么事情都要受罚。不禁心下黯然,是不是将来自己长大就不必再被责打了。未来得及多想,虽然有所准备,臀瓣的疼痛还是使得自己身体一颤。]
唔,疼…… — — [二十下,这么重的戒尺下来,二十下怕也足以让自己在床上趴个几天了吧。太傅之意不敢违抗,只是沉声言]
谢老师责罚,儇心服口服。

太傅
【控制着力道落下戒尺,听他喊疼,手上的动作不由一顿。想到自己少时不懂事被先生责罚的害怕,想来,再是龙子龙孙,也是怕这戒尺的吧。这般想着,戒尺再落下时,手上的力度便轻了几分。】
不用谢我,只要殿下以后能记住便好。
【心中默默的数着数,见到了二十便停了戒尺,弯腰去扶他。】

五皇子 — — [搁着薄薄的亵裤,臀瓣上的红肿隐约可见。依旧趴伏在地上不敢痛呼出声。太傅的戒尺倒是不比父皇的檀木板子那般难熬,但也是甚为疼痛]
儇记住了,日后不会了…… — — [冷汗津津而下,二十戒尺打完,太傅来扶倒是微微避开,自己撑着起来,言]
儇这回诚心受教了。不敢劳烦老师来扶。

太傅
【见他扭身避开,心下也明白他此刻的别扭,并不往心里去。】
【见其额边冷汗,有些内疚,自己还是打得太重了吗?也有几分埋怨他的逞强,感觉痛了怎么也不说出来。】
【张了张嘴,复又闭上。想安慰他一番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想方道】
回去给自己上点药吧,过两日就该无碍了。

五皇子 — — [忍着痛将自己衣衫整理好,对太傅拜了两拜,言]
儇谨记太傅教诲,日后不会再犯了。 — — [虽说只有二十戒尺,每走一步却也带来丝丝痛楚。咬着下唇走至门口。书房距离皇子宫还有一段距离,生性要面子,也不想让人抬着回去。由两个侍从一左一右,缓步往寝宫走去。]

— — Fin. — -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Witch's Attic’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