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风云][伪冬叉]受伤引发的拍

【 — — — — — — 天下风云 — — — — — — 】

时间:冬

地点:营地
人物:一等兵-林言 装备队长-林间歌

顺序:如上

剧情:由间歌受伤引发的事故
注:禁控戏、禁抄袭、禁穿越.

【 — — — — — — — 开始 — — — — — — — 】

一等兵-林言
【卡车在一望无尽的雪地里艰难行驶着,难为开车的人还记着掩埋在层层积雪下狭窄的道路。凌冽的寒风袭来,已经破烂的油布抵挡不了风雪,刺骨的寒风夹杂着冰雪打入后车厢,将几个新人菜鸟冻得直打啰嗦,惹得其他成员阵阵嘲笑。】
【见身边人只顾随着众人玩笑,完全没发现自己不悦的神色,心中的火气更盛,只碍着在队员面前不好表现。一肚子的火也没心思说话,干脆闭了眼假寐。】

装备队长-林间歌
任务完成,危险解除后紧绷的神经也逐渐放松。简单包扎的手臂还有些隐隐作痛,骂了一句不长眼的东西。对于这次受伤并未过多在意,伤口这种东西对于士兵来说差不多是家常便饭。拿着酒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看着已经见底的瓶子心里像是被猫抓一般的痒。车厢里的气氛永远不会冷清,跟引起话头的战友打趣了几句,余光看着身边异常安静的winter,将对方的安静单纯理解为是进行任务后的疲惫。身子稍微的靠过去用未受伤的胳膊捣了捣闭着眼睛的家伙。】
回去喝一杯?走之前长官告诉我最近要来一批好东西。

一等兵-林言
【被人捣来捣去也没法装睡下去了,睁开眼看到他一脸兴奋,别开头没有接话。作为队里著名的冷漠武器,甚至因此得了代号”Winter”, 除了他也无人胆敢跟自己随便套近乎,只是这次连他也碰了壁。车厢里几乎瞬间就静了下来,即便没回头也能猜到那几个菜鸟偷偷注视过来的样子。那么明显的视线还觉得自己做的很隐蔽也是可笑至极。瞥一眼这群家伙,百无聊赖地向空中呼了口气。】
【卡车发出一声低嘶的刹车声,没等车完全停稳就站了起来。】有事。【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 ,第一个跳了下去。回头看向他,面无表情地做了决定】你和我一起。

装备队长-林间歌
预料中的回应声没有响起,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看他样子是打算当众不给自己面子了。收敛了刚刚谈论到酒时兴奋的神情,皱起眉盯着他侧脸却又探测不到他的想法。车厢里的安静和众人不动声色的围观让自己逐渐开始烦躁起来,无名火到达巅峰值后本来就不算和善的神色显得有些狰狞。一脚踢开之前喝空的酒瓶,压低的声音在如此安静的车厢里还是有些突出。】
你这是吃错药了?
【看着对方身影从车厢里跳出去,命令一般的语气让自己更加不爽。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迎着他目光冷笑一声】我可没有给你擅自做决定的权利。【干脆的忽略了面前人的反应回头朝着身后人开口】晚上去喝酒,我请客。

一等兵-林言
【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副作态,排除了他自己跟上来的可能性。三两步跳回车上,瞬间逼到他眼前,冰冷的手指握住了他的小臂,声音如同寒冰般毫无感情】我说,一起。
【乌黑的眼珠紧紧的盯着他,就这么和他僵持着,谁都不愿意让步。听着身旁其他队员中逐渐响起的小声议论,握着他手臂的手指愈加收紧。表情依旧冷峻,可想到他到底是个要领队的作战队长,眼中流露出几分犹豫的神色。虽不准备放开他,却给出了解释】你受伤了,需要休息。
【仔细观察眼前人的神色,不知他是否有所松动。咬了咬嘴唇,干脆仗着身高和武力值就着这姿势一把将人扛到肩上,准备强行带走。】

装备队长-林间歌
【感觉车厢微微一沉,头都不用回都能想到发生了什么。手臂上传来的触感着提醒着面前人物的固执,原本舒展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受伤?老子可没这么娇气。【耐着性子把语气放平缓一点,希望对方识趣的松开手。】你能不能…【话音未落身体忽然腾空被他抗在了肩上,从未有人这样对待过自己,意外过后想到身后还有一群人脑子里忽然嗡的一声。初始的恍惚过去身体的本能想要攻击,意识到对方是自己刚刚拿命去护着的战友又不忍心下狠手。衡量再三骂了一句该死后侧身给自己受伤的手臂留有一点空隙,完好手臂攥拳收了三分力气直接捣上对方后背】你他妈放手!这么多人面前你想干什么!【膝盖上抬扭动了几下试图挣脱对方桎梏,挺腰直起身子硬生生扭转过来瞪着他后脑勺恶狠狠地想着一个手刀下去会不会有效果。】

一等兵-林言
【冷着脸没有听他的话,随即却被背后的一拳打的有点懵,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被这不重的一拳刺激到,不满的嘟起了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委屈,平日总是湿漉漉的眼睛也危险的眯了起来。冷哼一声,左手用力拍打了一下他的屁股。】【扛起一个身形并不比自己小多少的成年男子并非易事,在他又是抬腿又是扭腰的挣扎下更加困难,甚至差点失手将人扔下去。面无表情地收紧搂着他大腿的右手,限制住他腿部的活动,再次用左手拍上他的屁股。目光将车内的其他队员扫视了一圈,随意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人我带走了。

装备队长-林间歌
感觉到对方半天没有动作,以为自己揍的那一下起了作用。准备下去时余光看到他脸上委屈神色不禁问了问自己是不是下手过于重了。得出否定答案的瞬间身后传来响亮的一声,过了两秒钟屁股上传来火辣痛感才发觉自己居然被这小子揍了。脱口而出的一句我操过后愤怒携卷着羞耻感一路烧到脸上,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脸色现在一定难看到了极点。成年男性士兵的手劲大的有些出乎意料,痛感过了几秒才缓和了下去。刚准备发作没想到接连又挨了一下,叠加在之前挨过的地方感觉有点糟糕。在众人面前抑制住把手往后伸的冲动手指扯上他上衣布料连带着肉拧了一把在他身后低声咆哮着】老子自己会走!

一等兵-林言
【腰上一痛,反射般再次抬起左手补了一巴掌。无视了一路上对自己行注目礼的士兵,强行将人扛回了房间。一脚踹开了房门,还不忘再一脚将门踹合上,朝床走了几步,放松了对他的控制,甩了膀子将挟持在肩头的人扔到床上。】【掀开被子将人卷进去,轻轻巧巧跳上床。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再用膝盖把他固定好,以一个成年男子体重将他强行压制在床。低头看着他,下耷的嘴角、湿漉漉的眼睛、委屈的表情无一不在表示对他的控诉,声音却还不带什么感情】你骂我,你还拧我。【嘟着嘴委屈地看了他一会,不情不愿地从他身上爬下来】我给你包扎一下。

装备队长-林间歌
清晰的痛再次从身后传来,比起疼痛更强烈的是自尊心受挫。已经起了想跟他拼命的心思被自己攥着拳头摁下去。不想接受一路上的围观抹了一把脸干脆闭上眼睛装尸体。听到砰的一声知道到地方了,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布置,却依旧搞不懂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最初的眩晕过后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卷进了被子里,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碍于已经被固定住和伤口的位置不敢过于挣扎,就这样仰着头看着这家伙摆出一副委屈的神色。相处的时间久了对这样的表情已经有了一点抵抗力,冷哼一声朝上翻了个白眼。]这些你不是都还回来了?[之前落我的面子还没找你算账。想到这里忽然又恼火起来,听到包扎二字眉头不自觉皱了一下,想都没想地拒绝了。]不用,小伤不碍事。[坐起来把被子从身上扯下来,摸出口袋里没被甩掉的烟抖出一根来叼在嘴里,看着他背影含糊不清地开口。]有火吗?

一等兵-林言
【被他再一次的拒绝,倒是终于记起了最初愤怒的原因,也不费心去拿医药箱了,回过头几步跳回他床上,侧坐在他床沿上。一把夺下他叼在嘴里的烟,随手塞进自己口中,模仿他平时吸烟的动作猛的吸了一口,又十分嫌弃地甩到桌上,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我不开心”。握住他受伤的手臂,在伤处边上用力按了按,恨恨的磨了磨牙】小伤不碍事,觉得不疼是吧?【快速看了看周围,干脆转了个身将他拉到自己膝盖上,给了他一记响亮的惩罚性的拍打,在他的屁股上。】不用你护着。【又是一下】我自己能躲过去。【左手压紧了他的腰,右手一下一下毫不放水地落到他的臀上。那颗偏了老远的子弹完全不用担心,反而是今天他突然冲过来保护自己才让人吓得够呛。如果不是及时拽了他一把,那个结果可真不敢想象。这么一想,脸色又阴沉下来,手上的力度也更重了。】

装备队长-林间歌
惊愕地看着对方把没打火的烟甩没了影,又看了看已经空了的烟盒不禁感叹真是暴殄天物。烟瘾犯的有点难受,对于对方的神情并未多做注意。已经准备去出门买烟的动作以被对方握住手臂终结,下一秒传来的疼痛让自己轻微的嘶了一声。有些分心的状态敌不过对方的牵扯,最终被扯到膝盖上趴着。并没有服从的打算,完好手臂撑在地板上用力拧着身子企图从他腿上滚下去。】你他妈的…!【能忍耐并不代表自己不痛,脑子里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除了心有余悸还有难以释怀的尴尬。接连的拍打让自己的脸开始涨红,一波重过一波的痛楚几乎让自己快要抓狂。将对方施加自己身上的力量全部通过踹的方式回报在地板上】该死的…当时我以为它是朝着你过去的!【并不知道该怎么跟对方解释自己的冲动,现在充斥在大脑里更多的是自己被这样对待所产生的屈辱感,几乎是想尽一切招数扭动身体从对方腿上下去】

一等兵-林言
【头朝下的姿势看着就不会舒服,往床内坐了坐又把人往里拽了拽好让他将身子放在床上,双腿夹住他乱踹的双腿好将人更好的固定在自己腿上。听到他的解释,暂时性的放过了他,一手固定住他不停躲闪的腰,一手在他身上的作战服上摸索了一遍,将他宽大的军裤扒下褪到腿弯。手掌停留在只剩一层遮挡的臀上,感受到手掌下略微热起来的温度,低沉着声音道】错了就要罚。【随即巴掌又落了下来。沉默地打了一会儿,又再度开了口,表情有些悲伤】如果被打实了,你知道你会……死的吧?【平淡地语气掩饰了心中的担忧。害怕眼前这个人死去,更害怕他为了自己死去,所以对他这次并不严重的伤口分外关注,所以现在在这里用这种形式惩罚他。这种温和的惩罚伤不了他,却让自己安心,感受到他还好好的在自己身边。】

装备队长-林间歌

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几乎都在跟自己对着干。从小到大自己还没被人这么教训过,对于这种新奇的体验基本上全都是抵触。被结实的按住有点不甘心地正视自己目前逃不出对方控制的结果。…随他吧,这家伙可能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受了刺激。艰难地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等发现自己的裤子被他脱下来的时候依旧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人的心情。】
你把我当小孩子教训?!【重重地捶了身下的床,憋着一口气把脸埋在手掌间。身后的疼痛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加上胳膊上的伤口一起折磨着神经。生着气不想跟对方搭话,听到话里的内容心情一瞬间有些复杂。松开手改为撑在床上,半仰起头瞥了他一眼。】死了又怎么样…【后面的话在看到他悲伤表情时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内心逐渐泛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但是这并不是让他可以这么对待自己的理由。过了许久也不能适应自己跟个小孩子似的趴在他腿上,两条腿交替着在他大腿上移动磨蹭,】我当时没想这么多……能把我放下去了吗,你当教训三岁小孩呢?

一等兵-林言
【被他气的不清,有心好好教训他一顿,虽知道他不怕这么点疼痛,也想羞一羞他,并不准备轻易放过。只是他在自己身上又是扭又是磨蹭的,加上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竟是这么被勾出了火。在他臀上又拍了一下,抓了他撑在床上的手强行覆上自己半勃的欲望,声音喑哑】够了,在蹭下去我现在就办了你。【本来只这么一说,可欲望被他手这么碰着、勾画着,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引起了回忆。想到两人之前在床上胡闹的画面、他动情的样子,心中更热,也不想着教训他了。干脆一把将他从身上拉起来,鼓着包子脸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像只求投喂的浣熊】我要你。【热切地看着他,等不及地自己上手扒他的衣服。正准备从内到外好好感受他,房间内猛的响起的电话打破了一室旖旎,本不想管它,可听这不屈不饶的劲头只怕是有什么急事。虽然很不情愿,但军中大事更耽误不得。恨恨的磨了磨牙,即便不满被抢了食也不得不爬起来,最后嘟着嘴索了个吻,这才不情不愿地推门离去。】

装备队长-林间歌
满心期待着他能把自己放下来,这样自己还能休息一会儿。等了半天最后又是手掌着肉的清脆响声,翻了个白眼伸手揉了揉被他蹂躏的又麻又痛的屁股。没想到另一只手被拽了过去,失去支撑后整张脸埋进了被单中。一声被闷住了的骂声从里面传出,温热手心覆盖上去凸起部位,五指并拢处于本能的捏了捏。觉察到自己手中是什么的时候整个人僵了一下。比趴在这儿挨打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虽然如愿以偿的被拉了起来,但是接下来的走向又出乎了自己的意料。瞪着面前这个随时随地发情的家伙,看着他的脸色坚决道。]
想都别想!
[看着他毫无悬念地开始上手扒自己衣服,迅速地抓住对方手腕抵抗了五秒钟后败下阵来,这家伙的武力值在这种时候总是高的吓人。拼着最后的力气抓着他手不让动作,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熟悉的铃声。]上头的专线,你松手。
[看人神色变化松了口气,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对方鼓起来的某个重点部位觉得心情愉悦了不少。任人凑上来索吻在他嘴唇上留下一个深深的齿印,在人走后起身接听了电话。]
……任务完成,对了头儿我要申请外放……嗯,时间越长越好。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