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沈秋君 太师公子。少珩

=========熙和王朝丶开戏=========
人物:先生。沈秋君 太师公子。少珩
时间:熙和二十三年 七月十三日
地点:某酒馆
剧情:少珩请了病假,跑出去玩,恰在酒馆撞见先生
要求:禁水、禁抄袭、禁穿越(自行填写)
备注戏码:罚戏
==========华丽开场============

先生。沈秋君 2014/8/24 16:57:26
【一日事毕,约上三五好友到茶馆酒肆。要了一个雅间,几个人品着清茶美酒,吟诗作对,好不惬意。】
【从雅间出来,正准备回家,却不料看到几步之外一抹几分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竟是少珩。看着他精神十足的样子,眉头微皱。早上才请了病假,这会儿就能如此精神的在这边饮酒取乐了?】
【心中有几分怒气,大步走到他身边唤他的名字。】
少珩。

太师公子。少珩 2014/8/24 16:57:59
一身红衣似火明艳,墨发随意披散,腰间系了个铃铛,一对狭长的丹凤眸微眯着,生来一副笑眼,见之亲切,却透出不羁,
心不在焉的撑开扇子,踱步走在街上,赌坊欠了银子去不得,酒楼新来的那位沽酒女倒是生的清秀标致,可惜了,那身彪悍的脾气,倒是有趣,
该读的书私下里都自发读过了,什么小段子,小人书,小画册,看得上的一个都没落下,至于那些陈谷子烂麻子的老古董倒是没什么兴趣浪费在哪儿,实在没办法规规矩矩坐在那儿摇头晃脑,所以呢,请了病假就出来潇潇洒洒了,
找了沽酒女朝绫人前人后一阵嬉笑耍闹,丫头性格活络泼烈,倒是玩得开,笑闹了一阵子,瞧了日头,该是下学的时间了,要回府了,爹爹可不知道我请假的事….
忽闻一声厉唤,是….先生!我…完蛋了….
僵硬的转了身,拱了拱手,弯腰恭声,“先…先生…好….”

先生。沈秋君 2014/8/24 16:58:17
【看着他僵硬局促的样子不怒反笑,手中的折扇在他肩头轻拍两下,声音还透出一丝愉悦。】
真巧啊少珩,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这刚请了病假就出来玩,身子受得住吗?
【面上带笑,心情却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平生最厌恶的就是撒谎之人,大丈夫就当光明磊落。】
这儿人多口杂,为师在楼上定了一间雅间,不如到那儿再细细说吧。

太师公子。少珩 2014/8/24 16:58:39
先生折扇落下,本是轻拍,心中却涌起了一阵汹涌,闻声戏谑,更是带了心惊,极力掩饰住不安,搭话,“少珩是…为天辰哥哥来取酒的”三言两语卖了人去,为了脱责,一个谎言连带了一串,“少珩身子本就强健,不知昨晚怎地染了风寒,这会子,已经大好了…”缴了脑汁,欲要掩饰,
话间,已随先生进了雅间,强自镇定,带了一丝局促站在靠门的地方,“谢先生挂念,少珩下午便可去上学了”
心思百转,若是爹爹知道了,自己可要完了,此番如何应对先生啊…我该回府了啊…

先生。沈秋君 2014/8/24 16:58:51
【见他一个谎话接着一个,脸色不由的沉了下来。见他攀扯到天宸身上,眉毛挑的更高】
是吗?天宸这小子真是太过分了,知道你身子不好还让你来取酒。我一定要和太师说一声,哪有说自己想喝酒让生病的弟弟帮忙的。
【见他局促的样子,猜想他怕是急着赶回家。收了扇子,在手上轻拍两下】
少珩不用这么急,下午在家里好好休息把,身子要紧。
【一顿,又道】
还是为师送你回去吧。

太师公子。少珩 2014/8/24 16:59:12
闻声心里一阵咯噔,勉强扯了笑,声音倒是软了下,“不必..不必劳烦先生,少珩..自行回去便是”
答话之时,脸上带了惧意,此事欺师瞒父,是决然不敢让先生送了回府的,挪了下身子,倒似挡在门前,“不急…少珩不急,先生有所训诫,尽管指示,少珩定当洗耳恭听,”
垂了首,暗道,决计不能善了了,若是先生苛责,不让爹爹知道…便也怕是好的结局了。

先生。沈秋君 2014/8/24 16:59:18
【见他服了软,似有认错的态度,心下也多了几分安慰。他若是坚持谎言,自己定会失望于竟是教出这等学生。】
【见他似有些焦急的挡在门前,不仅不慢的寻了一个位置坐下。】
少珩哪的话,你生病请假为师怎么会怪你,又哪会训诫于你。
【既然是太师家的公子,交还给太师教导也是正理。】

太师公子。少珩 2014/8/24 17:00:45
见先生不紧不慢的动作,略略揪了心,亦不知他何意,闻了那般无痛无痒的话更是心里没了着慌,不知死活扯了笑回了句,”先生不怪便好…少珩提了酒便回府了…“
言毕便要出门,慌张转身碰了门框,腰间铃铛一阵轻响,那是朝绫丫头送的,粗贱必是不贵,可若是被爹爹见了,少不得问两句,想起爹爹,忽地有些惧意,转身看了先生神情淡然的坐在那里,先生倒是温和…
纠结了少许,缓步走人前停下,”是…是少珩错了,少珩撒了谎..没病跑来喝酒玩乐….先生不要怪罪..“说到这儿,不禁软声央求,”先生要打要骂随意,莫要告诉爹爹“咬了咬唇,低下头去,

先生。沈秋君 2014/8/24 17:00:50
【见他软声央求,并不多言,扣住他的胳膊将人拉至膝上。手腕翻转,三四下折扇不留余力的落在人身后。】
自己数数清楚一共撒了几次谎。
【声音冰冷,眼中流露着失望。】
一定要为师说去见太师才肯承认吗?
【口中说着,手上又是重重几下落于人臀峰处。】

太师公子。少珩 2014/8/24 17:01:29
被扯了胳膊,跪趴在先生膝上,脑子还没反应,臀部便传来了痛处,紧接着先生的冷冷斥责便入了耳,抓了先生衣袖,不敢讨饶,诺诺答话,”病假一回,提酒一回,风寒一回,再…再没有了“
忍痛之时答话,带了颤音,抓住衣袖的手听闻太师句紧了紧,强作恭谨,伏在先生膝上,身子低低颤了颤,”少珩错了,先生尽管惩处,就不要见爹爹了“
感到折扇手力愈重,加之惧父之心,带了哭腔,”少珩认了,“抓着紧了衣袖,抬眼望向先生,满是哀求,触目失望之色,又低了头去,”少珩不敢了,“

先生。沈秋君 2014/8/24 17:01:39
三回?你还真是了不起。
【手上的动作一顿,拖长了音调说道。反手一扇子抽在人臀腿相接处。】
一回十下,三十下到了告诉我。
【收了几分力,三下一组落于人臀上,臀峰与臀腿相接处被重点关照,每次落下都会添上几分力气。】
至于会不会告诉你爹爹,看你日后的表现。

太师公子。少珩 2014/8/24 17:02:35
趴好了不再敢动,臀部被连打几下一涌而来火辣辣的疼这下怕是要红肿了,感觉扇子也忒结实了,三下一打在臀部上啪啪作响,疼过后痒起来想动又不敢动,听着越来越冷的声音心里后怕,屁股缩了缩,咬牙承受着同时也数着次数,身子颤下趴在腿上,还没够数就呜咽道,“够了够了,先生停下…停下吧”忽地想起先生不喜撒谎,求饶道,“先生饶了少珩这次吧,少珩知错了”
感到衣下的狼藉,低低啜泣了声,可怜兮兮的扯了下先生衣角,“看在少珩挨了这些下,先生就不要告诉爹爹了,少珩以后一定乖乖的,再不敢撒谎了”

先生。沈秋君 2014/8/24 17:02:55
【自己心中也是记着数,虽然对他这还没到三十就谎称的已到三十的行为有些不满,但自己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力度,这顿责罚对他来说也算不上轻。】
【在他臀上落下最后两下,将膝上的人换了个姿势,揽入怀中。丢开扇子,在他的伤处轻揉。】
现在乖了,知道不能撒谎了?看起来还是太师的名头有用。
【听着他的啜泣也有些心疼,将他的脑袋往自己怀中按了按,手下的动作更加轻柔】
可是疼的紧?

太师公子。少珩 2014/8/24 17:03:47
在先生怀里蹭了蹭,满脸委屈的模样,“先生,好疼…”感到先生的动作,伤处一阵触痛,先生..还是轻的…当真扮了可怜才好少挨些,欲是庆幸选择坦白的好,这若是发现了,哪里还有温和的先生可见…
身子抖了抖,带着哀求的神色,道,“先生,我这样回去爹爹定要盘问,先生派个人回去,就说少珩去你家了好不好”说着扯着袖子晃了起来,“少珩下午乖乖去听课,不能坐站着也好,不敢…不敢回府”
满脸可怜之色,也许先生不忍,放我自由一下午也为可知…心里打着小九九,面上却是带了些许惊慌,

先生。沈秋君 2014/8/24 17:03:55
【感受到他似害怕的在自己怀里蹭蹭,又见他满脸委屈的神色不由又心软了几分,却是不知该如何安慰。见他提到太师就害怕,满面哀求的样子,虽觉得有些不妥当,还是答应下来。】
【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尖,口中轻斥,面上却是柔和的模样】
就答应你这回,若有下次,看为师怎么罚你。
【拍拍他的背示意他可以下来了。】
今日下午也不必强求了,就在我院中休息吧。 — Fin.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