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风云]特工组(子末 饰 在渊)

【— — — — — — 天下风云 — — — — — — 】
时间:初夏
地点:国民临时根据地
人物:靛蓝-5A。叶卡捷琳娜 靛蓝-5B -在渊
顺序:同上
剧情:说不清,反正就是揍人要什么剧情。我就配合下头衔。
注:禁控戏、禁抄袭、禁穿越.
【 — — — — — — — 开始 — — — — — — — 】

靛蓝5A。叶卡捷琳娜
[没想到这次的情报会有这么大的漏洞,看情报评估只是个简单的B级任务,自己甚至连武器都没多带几把,可真正闯进这里,看着层层安保,至少也应该是A级任务。]
[没有足够的弹药,无奈之下只能抽出匕首和人硬碰硬,虽是完成了任务,也被人在腿上划了长长一道口子。]
[随意扯下衣服一片内衬绑住伤口,尽可能小心快速地预先定下的接应地点。看到靠在车旁等待的人,二话不说上去就给了人一巴掌。]
[自顾自坐上车子后排,对着还站在车外的人不耐道]
傻站着干什么,过来开车。

靛蓝5B-在渊
【低头看了看腕表,时间照着接应时间晚了二十分钟之久,而自己的人还是没有出来,心里泛出丝丝疑惑,简简单单的B级任务怎么可能拖延了这么长时间。】
【心情略微有些浮躁,便随随便便点了根烟靠在车上吞云吐雾。目光扫向带队出来的人,大概点了下数目之后皱了眉,刚想开口询问朝自己过来的人具体情况,“怎么”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人一巴掌打的发蒙。】
【封闭的车内,淡淡血腥的味道很快蔓延开来,便知道对方受了伤,心中不免有些愧疚,但更多的则是不甘。递给后排的人副驾驶上的急救箱,一言不发地带着车队狂飙会总部基地。】

靛蓝5A。叶卡捷琳娜
[接过人好心递来的急救箱,随意“嗯”了一声表示赞许,咬住一卷纱布给自己上药。没什么耐心地用力扯掉绑在伤口上布条,因为出血伤口已经与布条粘在一起,此时扯开无疑是再一次折磨。紧皱着眉,牙齿扣紧了口中的纱布,将药撒到伤口上。]
[给自己做了简单的处理,深深吐出一口气靠在后座椅背上闭目养神,直到疾驶的车辆停下才睁开眼睛。]
[回到根据地,拒绝了后勤人员再去医务室看看的提议,拿着自己的装备回了房间。]

靛蓝5B-在渊
【取来任务总结回到办公室,伤亡人数高达最低限制的百分之三十以上。揉揉眉心打开电脑翻出这次任务情报备份,重新审查了一遍之后发现了些端倪,没想到从头到尾由自己着手审核的情报居然有这么大的漏洞,行动方的重重失误全部源于自己的疏忽。】
【起身站在落地窗前,回想前几天为了赶上进程,不顾手下人劝阻自作主张略去了一系列审核环节,连最后一次的校对都没有实行就直接上交到搭档手中。由于难度系数评估错误造成军火方配送的弹药量远远小于实际需要量,造成了人员的损失,更重要的则是让自己搭档受伤。】
【回房间冲了个凉水澡换上便装,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拿着任务分析到人房间,轻声叩门】在渊。

靛蓝5A。叶卡捷琳娜
[怕伤口进水感染没敢洗澡,简单擦了擦身子,换了衣服靠在床上休息。腿上伤口还疼着,听到人敲门也懒得动弹,提高声音朝门外道]
进来吧,门没锁。
[倚在床头看人进来,也没有下床迎接的意思。随意挥了挥手招呼人到床边的椅子坐下]
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眼尖地发现人手上拿着的一沓资料,扬了扬下巴示意道]
谈这个?是又有任务了?

靛蓝5B-在渊
【走进人房间反手关上门,见人并没有下床迎接而是靠在床头上,面色略微有些苍白,想必受的伤不轻,便到座机旁拨打了内线叫来私人医生。】
【听到人问话摇摇头轻声回复人。】不是任务。【然而对方没有回话,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自己有些尴尬侧开头。】
【毕竟是自己是来找人道歉的,从凳子上起身走到人面前,心中有些轻微的紧张,组织了下自己的语言,如同犯错误的孩子一般低着头,深呼吸几口气开始道歉。】对不起,是我自作主张略去了审查,由于漏审导致任务难度系数评估错误,弹药量不足。我的疏忽而造成人员的损失以及您的受伤,我很抱歉。

靛蓝5A。叶卡捷琳娜
[听他这么说,抢过他手里的任务分析快速浏览起来。]
[执行任务时就知道他情报调查肯定有问题,不过虽然过程艰难,最终还是完成了任务,也就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再者,自己出来时给他的那一巴掌也算是两清了。不过他既然来了,自己也不会放过送上门的机会。]
[将任务分析撇到一边,翻身下床。随手从一旁的柜子里抽出一根皮带,对折后将一端握在手中。扬了扬下巴向人示意身后的椅子]
转身,扶着椅子,弯腰。
[简单的下了命令,等待人动作。]

靛蓝5B-在渊
【垂眸站在一旁侯着人,听见纸张接触床面的声音便抬起头。没等自己开口便见人从柜子里抽出一条三指宽的皮带,将其对折握于手中,并命令自己撑在身后的椅子上。】
【心中早已清楚对方的用意但并没有照做,心中自认为对方在自己接应的时候给的自己一巴掌就已经算是了对自己疏忽的惩罚。桀骜不驯地抬起头对上人的眸子,淡然开口】我认为这次的疏忽并不需要用惩罚小孩子的方式来惩罚我让我记住,况且,之前的一巴掌已经足够。
【笔直地站在离人不远处,面目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却紧绷神经,随时准备对人的动作做出反应。】

靛蓝5A。叶卡捷琳娜
[浅笑着摇摇头,低下头看向手中的皮带。一手将皮带两端握在一起,另一手抓着皮带,自上而下缓缓捋动到底部。]
既然诚心来道歉,就应该预料到惩罚,男孩。
[轻甩皮带,落在在自己掌心发出“啪嗒”脆响。抬头直视着他]
而且 — —
[拖长了声音故意吊人胃口,突然一脚踹向身边的柜子,借力翻了个身。长腿交叉,用力绞紧他的脖子,在他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腰部发力,双手往后一撑,用光裸的大腿将人压到地上。]
[瞬间的剧烈运动让本就没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眉毛因疼痛紧紧皱到一起,对于眼前的人生出了更多不满。]
够不够可不是你说了算。
[松开了还夹在他脖子上的大腿,呈半跪姿势膝盖顶上人小腹]
自己去趴好,或者我把你拖过去。

靛蓝5B-在渊
【蹙眉紧盯着人手中的皮带,在人轻甩之后心头轻微一震,本能地做出反应,后退一步,左手紧紧握住身旁的椅背。】
【听了人对自己的称呼,不忿之情逐渐在心中萌生。即使是面对自己最为敬畏的人,不羁之风却没有一丝收敛地表现出来,目光轻佻地扬起下巴与人对视,握着椅背的手又紧了紧。】
【不料对方在接下来的时间并没有与自己有过多的废话,而是直接采取行动。没来得及后撤一步进行防守动作就被人用腿直接粗暴地按倒在地面。虽说对方与自己性别有别,却依旧不敌对方的速度及力量,挣扎无果,腹部的压迫感让自己不安,垂眸点点头,待人放开自己便应人命令回到椅子旁弯腰撑好,却赌气一般一言不发。】

靛蓝5A。叶卡捷琳娜
[看人撑在椅子上,塌腰提臀摆出了标准的姿势。没想到这小子在便服包裹下的身材还挺有看头的,特别是这臀,够翘。]
[将对折起的皮带在人臀上点了点,随即扬起,兜着风落下,斜斜地横跨过臀。活动了下手腕,将皮带落下的地点控制在人左边臀部]
闹脾气?拜托小子,搞清楚你的身份,你以为你还是没断奶的孩子吗?
[皮带在人右边臀部比划着,又加了点力落下]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次情报出现这么大纰漏,主控会不管不问吧。
[刚和人硬碰硬过就要揍人实在不是什么轻松的活,捏了捏右手臂有些酸痛的肌肉,在人小腿上轻踹了一脚]
脱裤子。
[又要揍人又不能真把人打伤,隔着条裤子碍手碍脚的真心麻烦,想了想又补了句]
脱干净了。

靛蓝5B-在渊
【双手握拳撑在椅面上,身后灼热的目光弄得自己心里发毛。皮带轻触自己身后,预示着责罚即将开始,不由得绷紧身后肌肉,拳头紧握,赴死一般支撑着。】
【皮带破风而下,隔着裤子径直砸在左臀面的同一个地方,几下之后皮带换了另一侧作为目标。虽说被人打的呼吸有些急促,但还是张口反驳对方的话。】
“捅到他那里又能怎样?大不了老子他妈的让他抽一顿,有什么的?”
【口出狂言一般说出了这些不经大脑的话,顿时间有些后怕,毕竟身后站着一个正在气头上还握着皮带的人,自己这番话不知道又为自己争取了多少额外的惩罚。】
【人张口而出的命令让自己红了脸颊,试图跟人讨价还价,最终还是按照人的要求把裤子脱到膝弯处。】
【皮带又一次落下,抽到自己的裸臀上发出的声音异于刚刚击打在布料上闷响,疼痛却不知比刚刚加重了几倍。】

靛蓝5A。叶卡捷琳娜
[听到人激动地口不择言,毫不犹豫地挥手在同一处落下更重的鞭挞,冷冰地开口]
Language, boy.
[皮带粗糙的表面压着他臀上的新鲜的肿痕划过,抵在臀腿交接处,接连着抽下,语调堪称严厉。]
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你果然需要更多的管教。
[眼前的臀肉随着皮带地不断落下一片连一片地烧红起来,激烈地运动也使自己感觉到疲倦。呼了口气扔掉了皮带,上前两步掐住他高高肿起的臀瓣。]
[掌下的臀肉厚实而富有弹性,随着五指的陷入展现出美好的形状。]
不得不说,你现在的样子让我觉得顺眼多了。

靛蓝5B-在渊
【对方不带有一丝感情的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上一次由于态度轻浮受人责罚已经是几年前,只记得当年的疼痛足以让自己牢记良久。】
【皮带横贯自己臀面,几乎没有停歇地落下,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身后的疼痛愈发剧烈,双腿也开始不受控制地轻颤。紧紧咬住嘴唇硬生生地咽下不该发出的声音,不一会腥甜的气息弥漫自己整个口腔。】
【随着较重的一下过后,皮带应声落地。本以为惩罚结束,不料身后的伤却被人玩笑一般地掐住。】呃……嗯……【下意识发出痛呼声又即使收住,随着对方手上的力道缓缓增加,火烧火燎的疼痛让自己不由自主地想要躲开。抬脚侧开一步,意料之外地腿一软,自己几乎半跪在椅子旁。】

靛蓝5A。叶卡捷琳娜
[看人站立不稳的样子还是放弃了继续揍他的想法,好心得拉住他胳膊扶了他一把。扯住他头发,凑到他耳边,微笑着威胁道]
这次就饶过你,下次再敢躲……
[在他伤痕累累的臀上又补了一巴掌,这才放开他的头发]
……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拾起皮带挂回柜子里,随手拍上柜子门。重重倒到床上,压的床板吱嘎吱嘎响。这一放松下来才觉得腿上的刀伤火烧火燎的疼,不满地啧了一声,闭着眼睛稍作休整,冷淡开口道]
休息够了就回自己房间去。小子,别再让我找到揍你的机会了。

靛蓝5B-在渊
【没有想象之中的呵斥自己起来,反而被对方扶起来,心里还是感激的。听了人威胁一般的话语连忙点头回应人,却又被人后补的一巴掌拍的发出轻微的痛呼声。】知道了…呃…【放开自己下唇轻声喘息着,心中暗暗嘀咕着人怎么还打。】
【闭着眼睛撑在椅子上缓了好一会,有些狼狈地起身提上裤子,心中暗暗感叹自己穿的是便装,裤子裹着带伤的身后并不好受,让自己背后又泛起一层虚汗。】
【礼貌性地朝人鞠了一躬之后转过身走出人房间,却看到刚刚自己叫来的私人医生已经在门外等候已久,隔音性能并不是很好的门定将刚刚发生的一切传到人耳中。】叶卡捷琳娜腿上的伤口有些撕裂。【心中有些难为情但是面目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淡淡地嘱咐人一句便装作无碍的样子向自己房间走去。】

- 结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